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至尊剑皇 >章节目录第四十章 震惊全场的战斗
    “宗家,秦墨获胜!”

    裁判的声音充满异样,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一战的结果竟是这样。

    “怎么可能?秦达可是武士三段的修为,怎会败得如此彻底?”

    “刚才是不是我眼花了?秦墨从头至尾,似乎都没施展过武技。”

    “你没有看错,秦墨仅是依靠单纯的腿力,就破解了铜鹰碎骨踢。”

    人群中爆出一阵哗然,这一战的结果令他们难以接受,即使战前有人猜测,秦墨有可能战胜秦达,但是,如此摧枯拉朽的击败对手,让在场众人瞠目结舌。

    据说,秦墨之前的修为是武士二段,难道传言有误,他已经达到武士三段?

    可是,即使是武士三段的修为,又怎能如此压倒性的,战胜同等修为的对手,并且,秦墨还没施展任何武技。

    人群中,弥漫着异样的情绪,秦墨的表现令人吃惊。

    忽然,贵宾席上,传来大长老的厉喝声:“同族比试,竟然下如此狠手。秦墨,你小小年纪,未免心肠太狠毒了点。”

    广场上,回荡着大长老的声音,一些人点头赞同,皆觉得秦墨心性狠辣,对同族子弟也太不留情了。

    场上,秦墨头也不抬,仿佛是充耳不闻,甚至没有看向贵宾席一眼,转身便走下擂台。

    “秦锦锋,你眼瞎了么?秦达刚才施展铜鹰碎骨踢,每一腿都不离墨儿的头部,如果一腿踢实,都可能有生命危险。墨儿只是将秦达惩治一番,你却在这里颠倒是非?”秦正兴冷然说道,洪亮的声音徐徐传出,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

    顿时,整个前院的气氛凝滞,剑拔弩张。

    “锦锋长老,正兴族长,现在族比进行到精彩阶段,你们这样吵闹起来。还让我们这些客人,怎么欣赏秦家年轻子弟的实力呢?”

    一旁,冬源波皱眉,不悦道。

    这位冬家大长老板着面孔,自有一股威严迫人的气势,四周空气的流动,骤然加速,产生一股肉眼可见的透明气旋。

    这股气旋很奇异,其中有着八道旋纹,隐隐约约,似有第九道旋纹出现。

    贵宾席上的三族强者们脸色一变,心中皆呼:第九旋纹,气丸九旋!冬源波的修为,距离武师第九段,只差一步之遥!

    顿时,秦正兴、大长老不再言语,如今的焚镇,冬家大长老算得上是第一高手,不可得罪。

    端坐贵宾席,秦正兴沉声道:“族比继续进行。”

    场上场下的众人松了口气,若是因为族长、大长老的争斗,致使秦家族比中断,传扬出去可就成了笑柄。

    第二轮比试再次开始,前百强的选手们相继上场,展示他们的实力。

    人群中,秦墨暂时不用上场,第二轮比试与第一轮不同,需要等前百强的选手比试一遍,淘汰掉一半,再继续抽签,由此循环,决出秦家三代子弟的前十强。

    接下来的比试中,秦云江,秦憾相继上场,依然是一拳击败对手,成功晋级下一轮比试。

    在场众人庆幸不已,秦云江是此次族比的黑马,展现出来的实力,拥有争夺族比前十,甚至前五的资格,如果太早与秦憾碰上,反而是一种遗憾。

    至于秦墨,很多人皆抱有怀疑的态度,毕竟,秦达的实力,只能勉强挤入三代子弟前50名,即使被秦墨彻底击败,也并不能说明,秦墨拥有三代子弟中顶尖的实力。

    随着时间流逝,傍晚时分,第二轮比试结束。

    又一轮抽签开始。

    这一次,秦墨又抽到了“1号”竹签。

    “这一轮,我又是第一场?”秦墨有些讶异。

    擂台上,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走上场,秦云江,他也抽到了1号竹签。

    “宗家,秦墨。”

    “旁系,秦云江。”

    一霎那,前院整个广场沸腾起来,人群中哗然一片,议论纷纷,这一战太有意思了。

    很多人大笑不已,秦墨的好运气终于完全到头了,让这个昔日焚镇第一天才彻底摘下天才的头衔吧。

    人群中,一个中年男子双拳紧握,眼中有着异样神采,“云江,你长久以来的愿望,今天终于实现了。”

    站在擂台上,注视着浓眉大眼少年,秦墨暗道:“秦云江,他的武技很奇特,通过这一战,应该能知晓,他武技的真正威力。”

    对面,秦云江垂首而立,他的神情首次有了波动,露出尊重之色,行礼道:“墨少爷,我是旁系的秦云江。从我孩童时开始,就盼望与你全力一战,今天得偿所愿,希望墨少爷不要留手。”

    “哦,从孩童时开始,就盼望与我一战?”秦墨有些意外,点头道:“好,我不会留手。”

    “比试开始。”裁判宣布道。

    不过,擂台上两个少年并未立刻开战,征得秦墨同意,秦云江脱去外袍,认真叠好,交由裁判保管。

    ……

    贵宾席上,三大家族的高层人物,皆是安静下来,他们都想看看,擂台上的两个少年,真正实力到底如何。

    “父亲,秦云江的修为至少是武士四段,并且,他武技奇特,霸道非常。一定能逼出秦墨真正的实力。”冬泽平传音道。

    旁边,冬家大长老缓缓点头,沉默不语。

    秦正兴则是脸色凝重,半个月前,他测试过秦墨的实力,是武士二段。即使秦墨武学天赋非凡,能够战胜同级,甚至胜过武士三段的武者,可是这次的对手非同一般,秦墨的胜算很小。

    另一边,大长老,副族长秦义德却是面带笑容,他们早就从荣执事那里得知,“引气贯体”仪式中,秦墨所在的那座墓地,先辈骸骨已被毁去。

    这少年武士二段的修为,很可能是在墓园七天内,自行修炼突破的。与秦云江这一战,秦墨根本没有获胜的可能。

    砰!

    擂台上,秦云江一身劲装,左脚踏地,右拳顺势轰出,只听一声闷响,整个擂台似是颤抖起来,一道透明拳痕激射而出,在半空中划出一条笔直的痕迹,竟是传出阵阵雷鸣之声。

    “好快的一拳!”

    面对奔袭而来的拳痕,秦墨身形不动,一指点出,透明真气在指尖吞吐,刺在那道拳印上。

    轰!

    刹那间,拳劲被刺破,地面狂风叠起,隐隐传来一阵雷声。

    秦墨只觉手指一阵酸麻,仿佛是触电一样,心中暗惊,秦云江的拳技,果然不仅是威力霸道那么简单,其中还蕴含着特殊的力量。

    “好锐利的剑指!”

    一道声音响起,秦云江纵身而起,疾冲过来,步法犹如铁蹄踏地,震得地面阵阵发抖,双臂化为一道道残影,交替轰出。

    这一刹那,场下的众人竟是看不清出拳的轨迹,只听到阵阵爆裂声传出,仿佛是暴风骤雨前的轰雷齐鸣。

    空气中,隐隐有一道道电弧流窜,朝着秦墨呼啸袭去。

    这样的拳势,当真称得上拳如奔雷,迅疾如电,让场下的人群惊呼失色,其中一大半的秦家三代子弟,皆暗中承认,根本接不下这一轮的攻势。

    并且,秦云江显露的真气修为,分明达到武士四段的境界,这样的修为,配合这样的拳技,年轻一辈谁能正面抵挡?

    “步法震地而动,拳势如疾电奔雷,这是身法、拳技一体的武技。”秦墨在一瞬间,做出这样的判断。

    顿时,秦墨身躯不动,脚下如同安装了滑轮,左右滑动,运转回风剑指第一层,剑指如风,以快打快,将一道道拳劲刺穿。

    一时间,擂台上狂风席卷,烟尘飞扬,两个少年的身影渐渐模糊,淹没在烟尘之中。

    轰隆!

    一道轰响传出,两个身影笔直倒退,分立在擂台两端,秦墨袍子的右袖尽碎,秦云江则是衣服上多了十数个孔洞,两人皆未受伤。

    “墨少爷,你果然还是八年前的墨少爷。”秦云江脸上,浮现一丝激动。

    “你的这门武技,身法与拳技一体,已经堪比灵级下阶的武学了。”秦墨微微颔首,说道。

    整个广场上,一片安静,场下的人群再说不出一句话来,擂台上的两个少年,真是武士级别的武者么?

    贵宾席上,大长老脸色铁青,眼中跳动着杀意,他怎么也想不到,秦墨的真正实力竟达到这等地步。

    秦正兴也是一脸错愕惊诧,秦墨展现的真气修为,分明达到武士三段的境界,短短半个月,这孩子是如何突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