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至尊剑皇 >章节目录第三十一章 宝剑锋从磨砺出
    “怎么可能?”

    “释丹化气盘!?”

    两双眼睛紧盯着桌上的乌木圆盘,仿佛是想将圆盘的轮廓印刻在脑海,又仿佛是想确认,这个乌木圆盘是不是假的。

    桌上的这个乌木圆盘,与拍卖会上的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则是圆盘的颜色更深一点,其中的纹路更复杂一点。

    秦墨神情平静,缓缓说道:“在秦家墓园七天,我无意中发现了先祖遗留的宝物。这种释丹化气盘,就是先祖留给秦家子孙的馈赠。泽平族长似乎不信,可以确认一下。”

    嗖!

    冬泽平早已按捺不住,凌空一抓,一股强烈的气劲卷出,隔空将这个乌木圆盘摄取过来,仔细端详辨认。

    “真是释丹化气盘!”冬泽平霍然抬头,又惊又喜,“秦家小子,你手上还有几片这样的宝物,我们冬家愿意不惜代价买下来。”

    “泽平!”旁边,冬源波沉声一喝,瞪目道:“你是一族之长,注意自己的行为,别让秦家小兄弟看笑话。”

    冬泽平立时反应过来,老脸一红,不再言语。

    一时间,房间里陷入寂静,冬源波皱眉思索,神情不断变幻。

    冬泽平则是很焦急,如果秦墨手上的释丹化气盘,还有六片之多。那就意味着,他的儿子冬旭豪,完全可以追上火家那小子的进步速度。

    至于秦墨一直很平静,从进门开始,他的情绪就没有过多的起伏。

    良久,冬源波一声叹息,道:“秦家小兄弟,这么说来,拍卖会上的释丹化气盘,是你拿去拍卖的?”

    “是。”秦墨点了点头。

    “什么!?”

    冬泽平不由一惊,顿时反应过来,对秦墨怒目而视。

    秦墨拿六片释丹化气盘去拍卖,让火家血拼拍下,现在又拿着这样的宝物,深夜来冬家谈一笔交易,分明是想设计他们冬家,全力相助秦家。

    这样的作为,这样的用心,着实可恶之极!

    同时,冬泽平感到一股寒意,这样的计划,这样的手段,难道是出自一个少年,未免太可怕了!

    冬源波则是面无表情,浑身散发着一股寒意,显然,被人这样设计,逼到这样的境地,令冬家的这位大长老很愤怒。

    这时,只听秦墨继续道:“先祖留下的释丹化气盘分为两种,火家得到的那种是劣品。而我手上的则是优品,能使丹药的吸收速度提升十倍,吸收效率提升三成。如果旭豪兄用这种释丹化气盘修炼,一月之后的三族大比,足以全面压倒火家。”

    “先祖留下的释丹化气盘,劣品,优品加起来,总共14片。剩下的七片优品,我都可以交给你们冬家。”

    这一番话,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冬源波无奈叹息,低沉道:“不过,我还有一个疑问,这个计划是你的主意,还是你爷爷秦正兴的主意?”

    “我爷爷并不知情,源波长老如果心中不快,等秦家族会结束后,尽管来找我算账就是。”秦墨这般说道。

    闻言,冬源波微微点头,深深看了这少年一眼,道:“秦墨,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冬家一定鼎立相助。”

    “好。我只要族会那天,源波长老,泽平族长,能到场观礼,就可以了。”秦墨提出交易内容。

    “什么?!”

    “我和父亲,只是两人,到场观礼?”

    冬源波、冬泽平瞪大眼睛,两人几乎以为听错了,他们没想到秦墨提出的交易内容,竟是如此的简单,根本是不费吹灰之力。

    “秦墨小友,你确定,只是我和泽平,到场观礼就可以?”冬源波眉头紧皱,“不需要我们冬家全力出动,帮你们秦家族长一系,击垮长老一系,你可要想清楚。”

    秦墨笑了笑,道:“确实只是如此。源波长老德高望重,我爷爷一直很敬重你,如果你能到场观礼,做一个见证,他老人家一定会很高兴的。”

    说着,秦墨将六片释丹化气盘拿出来,递给冬源波。

    紧攥着六片释丹化气盘,冬源波心中很不是滋味,他自认为眼光过人,对三大家族的局势捋得极为清晰。可是,眼前这个少年的行为,却令他猜之不透,却又几乎肯定,不久之后的秦家族会,必定会有大变故发生。

    凭借释丹化气盘,便将焚镇三大家族设入局中,令冬源波一度准备,耗费十数年修为,为冬旭豪灌顶传功。

    单是这样的手段,就令冬家的这位大长老忌惮不已,他难以想象,这样的计谋手段,是出自一个14岁的少年。

    “好。秦墨小友的这份心意,我和泽平一定到场。”冬源波肯定说道。

    “恭候两位,告辞。”秦墨不再逗留,起身告辞。

    凝视着黑发少年俊逸的面容,冬源波不禁叹息,道:“年仅14岁,便能如此智慧通圆,焚镇年轻一辈中,恐是无人能及。我家旭豪如能有你一半的智计,我就能放心了。”

    这时,冬源波看到秦墨身躯一颤,进入房间以来,这个少年首次露出别样的神情,带着一丝悲伤,一丝无奈。

    “旭豪兄豪迈磊落,身为武者,本该如此。阴诡之谋,如非不得已,何必用之?”

    说着,秦墨再不停留,径直离去。

    “焚镇上的人们都以为,秦家这少年经历八年的空白期,一定一蹶不振,再难成为一名天才。却是谁也没料到,八年时间的打磨,竟将这少年锤炼成如此人物。”

    “幸好,秦家内乱纷争,秦墨必须拿出释丹化气盘这样的宝物。否则,他自己独享这等奇物,数年之后,凭他的心智,凭他的天资,焚镇年轻一辈,恐无人能与之争锋。”

    望着少年离去的背影,那肩膀很瘦削,却仿佛能扛起万仞巨石,宁折不屈。

    冬源波神情变幻,终是一声叹息:“宝剑锋从磨砺出!真想看一看,不久之后的秦家族会,到底会发生什么变故。”

    旁边,冬泽平沉默不语,今晚发生的事情,实是给他造成太大的冲击,也不知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

    与此同时。

    远处,秦墨展开“耳闻如视”,听到冬源波这些话语,不禁笑了笑。八年的磨砺,又怎能锤炼出这样的心性?

    七片释丹化气盘作为交换,仅是让冬源波父子到场观礼,这样的交换确实不对等。只是,秦墨想起前世,为了掩护焚镇居民们撤离,丧生在火海的冬源波长老,他觉得七片释丹化气盘的礼物,或许还轻了一些。

    抬头,望着夜空的明月,一抹银辉洒在少年脸上,“这一夜,好漫长啊……”

    ……

    漆黑的夜晚,距离秦家不远处的万仞山脚下,有着一片茂密的树林。

    此时,夜雾弥漫,林中夜鸟鸣叫,声声惊心。

    忽然,一个身影从远处掠至,身形轻盈,在树梢上连连跳动,弹跳如丸,窜进树林中。

    “人呢?”

    这身影环视周围,极是警惕,借着一缕微弱的月光,依稀看清这人的面容。

    这是一个双鬓泛白的老者,穿着一袭褐袍,身形极高,又极是瘦削,远远望去,仿佛一根竹竿一样。

    此时,不远处的树林中一阵响动,一个少年走了出来,正是秦墨。

    看见少年的身形,这名老者眉头微皱,微微躬身:“墨少爷,这么晚,唤我在这里相见,不知是何事?”

    “丁执事,我与你老许久不见,今夜月色不错,正好一起叙叙旧。”秦墨笑道,语气难得的透着一股子调侃。

    望着面前这位褐袍老者,秦墨暗中唏嘘不已,这位老者是丁执事,乃是秦家三大执事之首,亦是秦家有数的武师高手之一,修为是武师三段,在家族中有着相当的份量

    不过,丁执事既不是族长一系,也不是长老一系,是一直跟随太上长老身边的人。

    记忆中的丁执事是一个极风趣的人,经常喜欢捉弄儿时的秦墨,但是,十年前,太上长老外出游历后,一直没有音讯。这些年,丁执事也变得深居简出,意志极为消沉,现在已是双鬓泛白,尽显老态。

    “唉,墨少爷,我大概知晓你的目的。可是,我只是秦家的一名执事,不能左右任何事情。”

    丁执事眉毛抖动,摇头叹息,“前段时间,大长老私下里找过我,想让我加入长老一系,我拒绝了。我能够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丁执事,你想错了。我找你过来,真的是叙旧的。”秦墨认真说道。

    闻言,丁执事不禁愕然,不明白秦墨到底有何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