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至尊剑皇 > 第二十九章 轰动落幕
    夜幕下,焚镇中央的广场灯火通明,人群黑压压的一片,却是相当安静。

    广场上的人群都在翘首以望,听着三栋木楼中一道道声音传出,不断刷新压轴宝物的竞拍价格。

    “30万劣质真元石。”

    冬家所在的木楼中,冬泽平再次提高竞拍价格,这位冬家族长的声音有些不平静。显然,30万枚劣质真元石,即使是冬家想要拿出来,也是相当吃力的。

    “32万劣质真元石。”火博阳的声音响起,这位火家族长的语气中充满志在必得。

    “33万劣质真元石。”秦家族长秦正兴也是紧咬不放。

    呼呼呼……

    广场周围的火盆呼呼直响,火焰在夜风中摇曳,映照着一张张瞠目结舌的面容。前来参加拍卖会的人群中,很多人的心都在颤抖,他们没想到三大家族为了释丹化气盘,竟能血拼到这种地步。

    此时,后台的冬东咚、秦小小也是张大嘴巴,两人虽是家族子弟,但也被这样惊人的竞价,吓得说不出话来。

    “焚镇拍卖会上,既往的最高竞价纪录是50万劣质真元石,三大家族这样血拼下去,很可能会刷新纪录。”

    唐石双手尽是汗水,虽然之前猜测过,释丹化气盘一旦展出,必定会掀起一场血拼争夺,但是,却是没有想到,三大家族能血拼死磕到这等程度。

    突然,前台传来秦家大长老的喊声:“51万劣质真元石!”

    “超过了,超过既往的最高竞价纪录!”

    唐石口干舌燥,暗中寻思:“如果是之前的压轴宝物易脉肉骨丹,恐怕最多竞价到40万劣质真元石吧。毕竟,那丹药虽能救治濒死之伤,但是,焚镇上也没有几个人的性命,值得上40万劣质真元石。”

    正在这时,唐石忽然想起,拿出释丹化气盘的正主,就站在他旁边。现在看到这样疯狂的竞价,这位少年心中,难免会产生大大的芥蒂。

    转头望去,唐石不由一惊,只见秦墨神情平静,前台喧闹震天的血拼竞价,仿佛与他没有一丝一毫关系。

    如此沉静的气度,出现在一个少年身上,本来就极为罕见。况且,唐石很清楚事情始末,实在无法想象,秦墨现在怎能如此的淡然。

    感受到唐石的注视,秦墨转头,微笑道:“唐石先生,恭喜。本次拍卖会压轴物品,刷新既往竞拍的最高纪录,想必不久之后,唐石先生就能更进一步了。”

    闻言,唐石反应过来,又惊又喜,这六片释丹化气盘说起来,是经过他的鉴定,才拿到拍卖会竞拍的。

    现在,这场拍卖会压轴阶段如此轰动,这份功劳怎么也要算他一份,到时候,说不定他就能晋升成一名正式的鉴定师了。

    意识到这一点,唐石喜不自禁,连道:“哪里,哪里,这全是……”

    话未说完,前方猛地响起火博阳的一声咆哮,“10万下阶真元石!你们谁敢跟我争!”

    顿时,整个广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吓呆了,不敢相信他们的耳朵。就连秦墨也是瞳孔收缩,被这个竞价有些吓到了。

    下阶真元石,与劣质真元石之间,是1:10的兑换比例。

    10万下阶真元石,则是100万枚劣质真元石,这个竞价是既往拍卖最高竞价的两倍。

    一时间,无论是冬家,还是秦家的两系,全部沉默下来,他们确实拿不出这样惊人的财富。

    咚!

    龚掌柜满头大汗,举着木锤拍板:“六片释丹化气盘,最终以10万下阶真元石,归火家所有。”

    聚宝斋举办的这场拍卖会,以所有人都没预料到的震撼形势收场,广场许多人脸色苍白,却是难掩兴奋之色,他们着实被三大家族的血拼死磕吓到了。

    毫无疑问,这场拍卖会的轰动场面,在很长时间内都让人难以忘记。

    顺着散去的人潮而行,秦墨与胖少年告别,临走时,悄然告诉好友,让冬东咚转告一下,他想在深夜,前往拜访冬家的大长老。

    “我爷爷,墨哥儿,你不是开玩笑吧。”冬东咚吓得脖子一缩,他对这个爷爷可是畏之如虎,平时见到都是绕着走的。

    “你替我转告一下。我相信,他老人家是会见我的。”

    秦墨不再多言,带着小丫头,转身离去。

    ……

    深夜,焚镇灯火渐歇,恢复宁静。

    冬家主宅大厅,冬家族长冬泽平坐在那里,脸色铁青,正处于盛怒之中。

    “火博阳那个老混蛋,竟会拿出10万下阶真元石,下了血本将释丹化气盘拍走。真是可恶!”

    冬泽平愤怒拍桌,铁流木制成的桌面,已经被他拍出一道又一道掌印,整个桌子裂痕四布,摇摇欲坠,眼看就要散架了。

    “泽平,稍安勿躁。事情已成定局,你再愤怒也没用。”

    旁边,端坐着一名老者,须发尽白,连眉毛也泛着白色,却是红光满面,丝毫不见老态。

    这位老者,正是冬家的大长老-冬源波,也是冬泽平的父亲。

    深吸口气,冬泽平怒气难消,沉声道:“父亲,火家的那小子,与旭豪的实力在伯仲之间,两人都是武士五段的修为。可是,现在被火家得到释丹化气盘,抵得上数年苦修,短短时间内,旭豪就会被超越。你让我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话语一顿,冬泽平眉头紧锁:“况且,一月后的三族大比,与以往截然不同,意义重大。父亲,如果被火家那小子取得第一,到时候就麻烦了。”

    “你的顾虑我明白。”

    冬源波神情不变,道:“火家拍得释丹化气盘的那一刻,我已经有了对策。”

    闻言,冬泽平面露喜色:“哦。父亲,你的意思是……”

    冬源波淡淡道:“很简单。耗费我十年的真气修为,给旭豪灌顶传功,应该勉强能追上火家那小子的进步速度。”

    “不可,万万不可!父亲,你是我们冬家的中流砥柱,怎能这么做。”

    冬泽平大惊失色,他父亲冬源波是武师八段的高手,与火家的大长老实力相若,甚至还强上一线。

    如果冬家大长老冬源波实力大减,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势必遭到火家的打压。

    “有舍,才有得。”冬源波一声叹息,“你也知道,一月后的三族大比,意义重大。如果现在不做决断,放手一搏,任凭火家那小子夺得第一,十年之后,焚镇境内,或许就没有我们冬家的立足之地了。”

    “可是,父亲……”

    冬泽平握紧拳头,神情中极是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正在这时,大厅外传来细微的声响,声音虽然微不可闻,但又怎能瞒过冬泽平的耳目。

    “哼!旭豪、东咚,你们兄弟俩在外面,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冬泽平沉着脸,喝道:“给我进来。”

    门外,冬旭豪拖着冬东咚肥胖的身体,走了进来。

    “爷爷,东咚这小子找你有事。”冬旭豪将胖少年推到大厅中央。

    “找我有事?”

    冬源波不禁一愣,他的这个小孙子,向来极是怕他。平时远远看到他,躲都来不及,今天倒是反常,竟会主动找过来。

    旁边,冬泽平面沉如水,道:“哼,你小子是不是闯祸了?没事别来打扰你爷爷,他老人家的烦心事够多的了。”

    “可是,那个……”胖少年呐呐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但是,秦墨难得拜托他,来做传话这样的小事,他实在不想食言。

    随即,胖少年鼓足勇气,将秦墨的话复述一遍,低着头,再不言语。

    “秦家那小子,想要见我?”冬源波白眉一挑,若有所思。

    冬泽平则是怒容满面,喝道:“秦墨那小子是什么身份?想要约见父亲,让秦正兴过来。这个小辈,真是没大没小,不知礼数!”

    “不,东咚,你和旭豪一起,带秦墨来见我。”

    冬源波摆了摆手,微笑道:“我本来以为,秦家那小子只是一个稚子,对秦家的局势毫无所觉。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倒是可以见一见。毕竟,我与秦家的太上长老,以前还是有些交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