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至尊剑皇 > 第十八章 神秘石门
    下一刻,秦墨右肩被洞穿,那根断裂的蝎尾去势不止,朝着怀中的小丫头射去,被秦墨及时抓住,却依然在小丫头的胳膊上,刺出了一个微小的伤口,渗出一滴血。

    “哎呀,流血了……”秦小小睁着眼眸,她是第一次看到自己流血。

    啪嗒……,秦墨右肩伤口的鲜血涌出,顺着手臂滑落,洒在小丫头身上,随之滴在她的伤口上。

    随即,在秦墨不可思议的注视中,他的鲜血包裹着小丫头的那滴血,骤然绽放光芒,瞬间笼罩整个墓室,角落里的那只断尾阴火蝎,身体消融,散成飞灰。

    这种光芒中,蕴含一种神秘而强大的力量,将墓室中的毒雾尽数驱散,并且,秦墨、小丫头身上的阴火蝎毒,也在顷刻间化解。

    这种情况,犹如鬼魅遇见朝阳,无所遁形。

    “这是怎么回事?”

    紧跟着,秦墨便看到,他与小丫头的血液迅速融合,形成一团金色液体,璀璨生辉。

    “这是什么力量?太可怕了!”巨型阴火蝎中,传来虫九先生惊恐的声音。

    随即,巨型阴火蝎飞掠而起,朝着封锁的墓室入口奔去,这团金色液体散发着致命的危险。

    “想走?”

    秦墨心中一动,一道回风剑指射出,将这团金色液体,打向巨型阴火蝎。

    轰!

    金色液体融入巨蝎背部,形成无数道金色丝线,迅速蔓延向全身,这只巨型阴火蝎燃烧起来,轰然碎裂,重新散为上千只阴火蝎,四处逃窜。

    可是,金色液体的力量太霸道,每只阴火蝎只要沾上一点,便迅速燃烧,化为飞灰,消失不见。

    片刻,上千只阴火蝎皆化为灰烬,墓室恢复平静,阴毒的气息一扫而空,只有虫九、火英辉凄厉的参胶,在不断回荡,久久不息。

    地上,散落着一些金色液体,依然没有耗尽,渗入到地底。

    砰得一声,一道回响从地底传来,在秦墨惊愕的注视下,地面浮现一道道金色纹路,交织成一个奇异的图案。

    “这是,墓园大阵的一个阵角被溶解了!?”

    ……

    与此同时。

    万仞山边缘的那个山丘上,虫九先生、火英辉都是全身燃着青色火焰,凄厉嘶吼,一阵阵惨叫声,在黑夜中回荡。

    “虫九先生,辉少……”

    荣执事脸色惊恐,却是不敢靠近,他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前一刻,虫九先生、火英辉还并肩而立,两人尚在通过青色骨笛,将声音传到秦家墓园,对秦墨各种嘲讽、辱骂。

    后一刻,青色骨笛便燃烧起来,瞬间波及到两人,那可怕的青色火焰,吓得荣执事连连后退。

    片刻,火焰散去,地上躺着两具焦黑的物体,勉强能够辨认出,这是两个人的尸体。

    “虫九先生,辉少……”荣执事这才敢走近。

    探查一番,发觉两人毫无生机,荣执事脸色阴晴不定,继而浮现狰狞笑容,“死了也好。不管秦墨是否生还,那墓地中的先辈遗骸已经毁去。也就是说,秦墨这小子的‘引气贯体’仪式,已经彻底失败了。大长老,义德族长知道这消息,一定会高兴的。”

    随后,荣执事拍出两掌,将地上的尸体震得粉碎,悄然离去。

    ……

    同一时间。

    秦墨所在的墓室中,地上出现一个大洞,里面漆黑一片,一条阶梯延伸而下。

    “墨哥哥,这洞口是怎么回事?”

    小丫头瞪大眼睛,刚才一连串的战斗,她都被秦墨抱在怀里,并不清楚情况。甚至连受伤,也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她其实就流了一滴血。

    “被那只大蝎子砸开的。”秦墨这般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小丫头煞有其事的点头。

    这丫头还真好糊弄!

    秦墨无奈摇头,眼中有着沉思,他没想到自己的血液,与小丫头的血液融合,竟能爆发那样惊人的威力。

    关于小丫头体质的开启,秦墨这些天来,一直是毫无头绪。看来等到墓园七日之后,他还要多花些心思。

    包扎伤口,秦墨调息一阵,便牵着小丫头,进入这条通道中。

    一边走着,一边警惕周围,秦墨发现这条通道虽然幽深,似乎并无危险,也不会触动这个大阵。

    阶梯尽头,是一座石门,足有百米高,重逾万钧,厚厚的青苔覆盖在石门上,预示着有很久远的岁月。

    “死路?”秦墨皱眉,尝试着推动石门,发觉厚度超过十米,凭他的实力,根本无法打破。

    “墨哥哥,让我来!”小丫头已经兴冲冲的窜过去,抡起肉乎乎的拳头,一拳砸了上去。

    砰!

    一道闷响传出,石门纹丝不动,一股巨大的反震力传来,小丫头倒飞出去。幸亏秦墨手疾眼快接住,饶是如此,两人依然重重撞在了通道的墙壁上。

    “别胡闹!”

    秦墨训斥了两句,如果因此触动了大阵,他们俩乐子可就大了。

    “咦!”

    抬头望去,秦墨忽然看到石门上,一大块青苔剥脱下来,显露一幅雕刻,隐约是一个人形。

    想了想,一道道指劲射出,目标并不是石门,而是覆盖在石门上的青苔,片刻,凭借弧形剑指,秦墨将石门上的青苔,剥得干干净净。

    石门中央,是一个直径十米的圆形凹槽,周围则是一幅幅人形雕刻,栩栩如生,赫然是秦家第一代族长?秦奇朔的图案。

    “这些人形雕刻,竟是先祖的模样!”

    秦墨震惊之余,细细观察这些雕像,发现竟是开启石门之法。这些雕刻的图案中,先祖秦奇朔射出一道环形气劲,恰好绕着石门中央的凹槽一圈,则石门便能打开。

    “这道环形气劲,难道是回风剑指大成的指劲!”

    原来,回风剑指是开启石门机关的特殊钥匙!

    一瞬间,秦墨想通了很多事情,为何回风剑指的秘籍会存放在藏书阁,正是秦家第一代族长秦奇朔放在那里的。只是,为何秦家先辈们从未提及此事?还是当时先祖秦奇朔重伤不治,来不及交代后事?

    种种疑惑在脑海中盘旋,秦墨旋即平静下来,只要打开这座石门,应该就能知晓当年的真相。

    啪啪啪……,三道弧形指劲射出,打在石门中央的圆形凹槽,勉强拼凑成一个圆圈,石门却是毫无反应。

    秦墨摇头苦笑:“一定要回风剑指第三层么?”

    ……

    石门前,秦墨盘膝而坐,小丫头则靠在墙边,昏昏欲睡的打盹。

    维持静坐的姿势,已经有几个时辰,秦墨正在参悟回风剑指第三层的奥妙。

    正如石门上的雕刻所示,回风剑指第三层讲究,指出如疾风,破空如圆月。正是在弧形指劲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达成一种圆形剑指。

    此时,秦墨睁开眼睛,一指点出。

    嘶!

    一道指风射出,犹如剑光破空,划出一道强烈的弧度,已经接近半圆,却是立刻崩散,指劲消失无踪。

    “想要在短时间内,做到一指点出,破空如圆月,难,太难了!”

    秦墨连连摇头,与巨型阴火蝎的战斗中,他领悟第二层的弧形指劲,这才短短半天时间,让他再进一步,参悟回风剑指的大成意境,实在有些强人所难。

    确实太难!

    秦墨陷入苦思,良久,忽然跳起,手舞足蹈,一道道弧形剑指纷乱击出,直至真气耗尽,才又静坐于地,如老僧入定,继续调息参悟。

    如此循环数次,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呼呼呼……

    也不知过了多久,通道中涌入一股风,吹刮过来,被石门挡住,形成了一股旋风,将秦墨的衣服吹得猎猎作响。

    “嗯?风,旋风?”

    睁开眼,感受这股盘旋的风,秦墨脑海中灵光一闪,本能的一指点出。

    一道透明指劲射出,在秦墨身前划出一道近乎满月的轨迹,击在他身体另一侧的墙壁上。

    原来如此!

    秦墨眼中掠过明悟,他参悟到回风剑指第三层的奥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