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至尊剑皇 > 第十五章 墓园大阵
    呼呼呼……

    凛冽山风在耳边鼓荡,这样强劲的风力,寻常武者根本难以睁开眼睛。

    身处高空,秦墨抱着小丫头,两人急剧坠落,狂风呼啸,秦墨尚能勉强眯着眼睛,看清周遭的情景。

    “这引墓珠怎么还没发挥作用?这样下去,岂不是要活生生摔死?”

    怀抱着秦小小,两人身体飞速下坠,秦墨不由泛起一丝忧虑,担心手中的引墓珠会不会出问题。

    正在这时,一股强烈的吸力传来,牵扯着秦墨的身体,以比下坠快上一倍的速度,朝着下方某一处,如流星般坠去。

    这样的急速,让秦墨几近窒息,若是这样撞到地面,岂不是要摔成一一滩肉泥?

    穿过浓密山雾,地面隐隐在望,但下落的速度,丝毫没有停止,秦墨抱着小丫头,本能调转姿势,以自己的身躯托着秦小小,如果真的这样落地,小丫头至少也有一丝生还的机会。

    忽然,地面涌出一股力量,如同柔软的棉花,托住两人的身体,让他们缓缓落地。

    “安全落地了。”秦墨很是惊奇,想不到这颗引墓珠如此神奇,也不知是怎么制成的。

    “耶!墨哥哥,这就是咱们秦家的墓园么?”

    秦小小跳到地上,环视雾气森森的这座墓地,东张西望,对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奇,没有半点受到惊吓的样子。

    秦墨很无语,这小丫头从小到大,都是天不怕地不怕,似乎根本没有畏惧的事情。当然,爷爷,还有秦墨的责备,算是小丫头最怕的事情。

    夜半时分。

    万仞山中极是寒冷,与焚镇的温暖,形成鲜明对比。

    这座墓地,方圆百米,四周的铁栅栏锈迹斑斑,树丛之中,寒鸦掠起,凄厉惊心。

    “这就是我们秦家的墓园么?不对,这里应该是墓园中的一座墓地。”

    从高空落入这座墓地,秦墨饶有兴致的,将四周检查一圈,对于这座墓地的每一个角落,都是相当的好奇。毕竟,前世秦家的每一个角落,他都极其熟悉,唯独对于秦氏墓园一无所知。

    既然来到这里,秦墨自然要将墓地的一草一木,仔细搜寻一遍,看看能否有惊喜的发现。

    检查完毕,秦墨发觉只要离开这座墓地,便陷入一片迷雾中,很快又回到了这里。

    此时,秦墨才真正明白,秦家墓园与想象中的截然不同,乃是坐落在这片广阔的区域中,由迷雾分割成一座座墓地。

    每一次“引气贯体”仪式,秦家年轻一辈,通过引墓珠的牵引,降落在其中一座墓地,进行为期七天的修炼,不会被人打扰。

    “秦家墓园,竟然布置着一座大型阵法。”秦墨得出结论。

    前世,他凭借疾影切的妙用,时常和鉴定师、强大的武者们合作,探索险地、秘境,墓地等等,久而久之,对于阵法、机关颇有心得。

    阵法的等级,与丹药、武学一样,由低至高,分为凡、灵、玄、地、天,五个等级。

    这座墓地周围的迷雾,分明是一种阵法的体现,而且是灵级的大型阵法。

    “这座灵级阵法,难道是先祖秦奇朔布置?可是,秦家典籍中,从未提及先祖精通阵法。”秦墨心中产生疑虑。

    将四周检查完毕,秦墨站在古老的石墓前,许久未曾动弹,他几乎能够断定,这座阵法的其中一个阵角,便设置在坟墓中。一时间,秦墨生出一股冲动,想要到这座坟墓里,探查一个究竟。

    “墨哥哥,你一直盯着坟墓,是不是晚上想睡在里面?”小丫头在旁边,忽然问道,她睁着灵动的眼睛,似对在坟墓中过夜,相当的感兴趣。

    啪!

    下一刻,秦小小头上便挨了一记弹指,秦墨沉着脸,喝斥道:“你这丫头,这是秦家先辈的安眠之地,不许这般胡说。”

    “哦……”

    拽着小丫头,来到一片树荫下,两人盘膝坐地,秦墨吩咐小丫头静心,运转秦家独门的功法口诀。

    既然不能亵渎先辈的坟墓,秦墨只能静下心来,开始进行“引气贯体”。

    所谓的“引气贯体”仪式,其实很简单,就是在墓园之中,以秦家独门的功法口诀,修炼是七日,引动先辈遗骸中的“力量种子”,贯入己身,增强武学根基。

    “墨哥哥,我体内没有真气,这样做真的有用么?”

    “而且,坟墓只有一个,里面的先辈骸骨应该也只有一个,如果我引动了骸骨,岂不是要分掉墨哥哥的‘力量种子’?”

    对于小丫头的疑问,秦墨也无法给出答案,只是让秦小小尝试,如果真的能开启她的体质,将是意外之喜。

    望着下丫头闭目修炼,难得安静下来,秦墨也沉淀心神,七日之期,才刚刚开始,他早已制定了修炼计划。

    将灰岩增气丹切出两片,给自己和小丫头服用,秦墨闭上眼睛,开始运转家族的功法口诀。

    第一天。

    首次使用灰岩增气丹,效果相当显著,秦墨将药力吸收后,武士一段的真气修为,越发的稳固,却是并未引起,墓地中先辈遗骸的共鸣。

    小丫头则和往常一样,身体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秦墨并不着急,运转家族的功法口诀,依然静心修炼。

    第二天。

    又耗费一片灰岩增气丹,秦墨用了半天时间,将药力完全吸收。

    剩下的半天,秦墨则在参悟回风剑指的第二层招意。

    回风剑指的修炼,共分三层,第一层是指随风动的境界,秦墨单凭第一层的威力,就击败了武士二段的火英辉,可见这门武技的不凡。

    回风剑指的第二层,若是能够参悟,秦墨则是掌握了一门灵级下阶的武技。

    第二层的招意,讲究剑指如弧,弯如残月。

    秦墨睁开眼睛,一指点出。

    嘶!

    一道指风射出,犹如剑光破空,划出一道细微的弧度,随即很快消散。

    “还是不行,回风剑指第一层,是触摸风之轨迹,令指出随风,如剑锋一闪,迅疾无比。可是,想要迅快的指劲发生偏转,产生一丝弧度,都是极为困难,更不要说是剑指如弧,弯如残月。”

    秦墨连连摇头,参悟第二层招意,比第一层难太多了。可是,他也很清楚,如果能参透第二层招意,他的实力将提升一个台阶。

    凡级上阶武技,与灵级下阶之间的威力,差得不是一点半点。凡级、灵级之间,跨越了一个品级,就如同武徒与武士之间的差距,远比一般人想象的还要大。

    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第二天就这样过去了。

    第三天。

    傍晚,秦墨枯坐不动,他来到墓地已经快三天,依然没有引起先辈遗骸的共鸣,这让他相当疑惑。

    按照爷爷秦正兴所说,只要运转秦家的独门功法口诀,快则一天,慢则三日,就能引起先辈遗骸的共鸣,为何他一直毫无反应?

    因此,秦墨决定暂缓修炼回风剑指,准备彻夜修炼真气,度过这个夜晚。

    小丫头则是按捺不住,连着近三天,运转秦家功法修炼,都没有任何反应,她已经放弃。自顾自在墓地中玩耍起来。

    夜幕降临,黑暗渐渐笼罩这座墓地。

    咝!

    一个细微的声响,从草丛中传出,并未惊动入定的秦墨,却被四处转悠的秦小小听到。

    “咦!什么声音。”小丫头眨巴着眼睛,朝着草丛奔去。

    靠近草丛,她下意识的看过去,一道巴掌大的青影霍然跳出,却是一个通体青色的蝎子,蝎尾跳动着一团火焰,朝着小丫头疾扑过来。

    咔嚓!

    下一刻,青色蝎子被小丫头一脚踩在地上,立时被踩成几截。

    “就这么死了?不好玩。”秦小小抬起脚,看着青蝎的尸体,不由撅着嘴巴,她还以为这青色蝎子很结实呢。

    嗖嗖嗖……

    草丛中,又是三个青色蝎子窜出来,蝎尾跳动火焰,尾巴陡然伸长,朝着小丫头疾刺过来。

    “原来还有,太好了,我会小心点,不会将你们踩死的。”秦小小拍着手,窜动起来,化出一道道残影,与三个青蝎追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