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至尊剑皇 > 第十四章 秦氏墓园
    焚镇三大家族,火家、冬家和秦家,其中以秦家建成的时间最短,在镇上只有150多年,而火家、冬家的历史,据说都超过三百年。

    一个150多年的家族,想与超过300年的家族抗衡,其实是相当困难的。

    可是,秦家却拥有火家、冬家没有的优势,便是拥有秦家血脉的子弟,在年轻的时候,能够进入秦家墓园,在那里接受祖先遗骸中残余的精华,也即是所谓的“引气贯体”。

    接受这一仪式的秦家子弟,根基能进一步巩固,更有甚者,能够突破现有的境界,实力突飞猛进。

    正因为“引气贯体”的存在,秦家的年轻一辈,总是能够赶上火家、冬家年轻高手的脚步,成为焚镇的三大家族之一。

    ……

    夜幕降临,秦家广场上亮起了火把,秦家第三代子弟整齐站立。

    前方,秦正兴、大长老并立,扫视着这群年轻人,随后示意两旁的秦家执事,给广场上的年轻人,每人分发一个锦盒,也不知里面装着什么。

    片刻,由族长秦正兴、大长老,领着所有三代子弟,走出广场,穿过内院走廊,一群人来到秦家后院的最深处。

    前方,矗立着百米高墙,依山而建,墙壁上布满三寸钢菱,昏暗的光线中,密密麻麻的钢菱泛着寒芒,显得无比锋利。

    对于这面百米高墙,秦墨知晓的很清楚,据秦家典籍中记载,建造这样一面百米高墙,是为了防止万仞山中的猛兽,窜入内院,伤及家族中人。

    这是这座墙的一个用途,另一个用途,则是通往秦家墓园的门户。

    而打开这个门户的钥匙,则分别掌握在族长、大长老手中,前世,族长一系没落后,秦墨之所以能安然无恙,就是因为他掌握着其中一把钥匙。

    可惜,前世直到焚镇毁灭,秦墨也未进过秦家墓园一次,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大遗憾。

    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下,秦正兴、大长老走到墙边,在其上按动了几下,墙壁上便出现了两个钥匙孔。随后,族长、大长老分别取出一把石质钥匙,插入钥匙孔中。

    百米高墙上,出现了一个门户。

    “跟进,不要掉队,禁止喧哗!”

    跟随在族长、大长老身后,一群年轻人进入那道门,在一条阴暗的通道中穿行。

    视野一片昏暗,难以看清两旁的事物,但秦墨却凭借“耳闻如视”,将这条通道看得很清楚。同时,他脑海中掠过一丝疑惑,以他前世久经冒险的经验,这条通道有很多奇怪之处。

    四周的墙壁并不光滑,有着劈砍开凿的痕迹,秦墨不禁疑惑,万仞山的山体极是坚固,即使是九段武师的强者,想要开凿出一条百米通道,亦是难如登天。

    秦氏墓园,乃是由第一代族长?秦奇朔建造,按照秦家典籍记载,秦奇朔修为是大武师二段,想要开凿出这条长达数千米的通道,恐怕需要耗费一生,才能做到。

    可是,秦奇朔30岁才来到焚镇,建立秦氏一族,十年之后,也即是40岁时,与万仞山中四级妖兽群战斗,为了保护族人而死。

    前后十年的时间,这条通道又是如何开凿出来的?

    想到此处,秦墨不由哑然失笑,自己太过胡思乱想,先祖的往事,何必计较那么许多。

    这时,前方爷爷、大长老停住脚步,一群人已经穿过通道,来到另一端的出口。

    呼呼呼……

    一股股狂风吹来,让人几乎站立不稳,有人惊呼出声,看清了周遭的情景。

    出口处,竟是一个万丈悬崖的中部,上不着天,下不及地,山风凛冽呼啸,让人遍体生寒。

    朝着下方望去,山雾弥漫,难知深浅,相距地面,也不知有多少距离。

    啪得一声,有人尝试掷出一颗石头,直落下去,竟是久久没有回音。

    这里距离地面,千米以上!

    “你们要从这里跳下去,我们秦氏墓园,就在下面。”爷爷秦正兴缓缓说道。

    在场的三代子弟们大惊失色,这里距离地面,至少有千米之遥,并且山风凛冽,跳下去根本是必死无疑。

    这样的距离,别说是武士九段,哪怕是武师九段的修为,也很可能摔成重伤。

    众人中有些人腹诽,想让我们跳下去,族长你先来试试,看看能不能完好回来。

    “族长,您不是开玩笑吧?”有人鼓起勇气,小声询问。

    秦正兴瞪了他一眼,沉声道:“‘引气贯体’仪式,十年一次,如此重要,我会和你们开玩笑?”

    一群年轻人脸色发白,旁边一直沉默的大长老开口,道:“这样跳下去,当然是必死无疑,打开你们的锦盒。”

    众人取出锦盒,打开一看,盒中有着一颗珠子,非金非木,也不知是何种材料制成,入手沉重。

    “这是引墓珠,是第一代族长流传下来,持有此珠,则能安然到达墓园。”大长老解释着,环视一圈,“你们谁先来?”

    一群人面面相觑,心中犹豫,从这里到达地面,足有千米以上,若是引墓珠无用,岂不是死无全尸。

    “憾儿,你是三代子弟排名第一,要起到表率作用,你先来。”大长老缓缓说道。

    秦憾迈步而出,他面冠如玉,身形挺拔,在人群中如同鹤立鸡群,立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手握引墓珠,秦憾体内传出啸声,一股透明真气涌出,如同一层轻纱,覆盖在身周,将四周的山风尽数排开。

    “真气外放,遍及全身,这是武士四段的修为!”有人惊呼。

    不久前,秦憾的实力明明是武士三段,想不到短短时间,竟然已经突破,达到四段武士的境界。

    一时间,在场三代子弟们神情复杂,有些人暗中摇头叹息,秦憾进步的速度太快,让他们望尘莫及,难以追赶。

    一旁,秦正兴面无表情,心中实则相当吃惊,秦憾的实力着实出乎意料。

    至于人群中的秦墨,却是没有人关注他,也没有多少人,会将他与秦憾比较。毕竟,八年的时间,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确实有些巨大。相差三段的真气修为,又岂是一年,两年能够弥补的。

    “好!憾儿,你第一个来。”大长老满面笑容,点头道。

    秦憾微微点头,一跃而出,朝着下方落去,转眼消失不见。

    见此情景,其余三代子弟们不再犹豫,相继跳崖而出,伴随着一阵阵惊呼声,一个个飞速落了下去。

    秦墨则是抱着小丫头,两人一起跳了出去。

    片刻,出口处,只剩秦正兴、大长老两人,气氛立时凝滞。

    大长老忽然开口:“‘引气贯体’仪式,进入墓园的三代子弟,按照每个人的真气修为,引墓珠就会将之引向相应的墓地。实力越强的人,得到先辈遗骸中的‘力量种子’越强,毫无疑问,憾儿一定会得到最强的‘力量种子’。”

    秦正兴冷笑两声,默然不语。

    抬头,大长老漠然说道:“等到七日后,憾儿从墓园回归,实力必定能更进一步。长老一系再有我坐镇,我们这一系在秦家的威望,将远远超过你们族长一系,稳固如磐,无人可及。秦正兴,我现在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希望你识时务的接受。”

    “哦,最后一次机会?说来听听。”秦正兴不怒反笑。

    大长老低沉说道:“‘引气贯体’仪式结束后,按照族规,在半月之内要举行族会,测试三代子弟们的修为进度。秦正兴,如果你在族会上,跪在我面前,承认数十年来,你强占着族长之位,毫无作为,尸位素餐的过错。并将族长之位,当众让给我儿子秦义德,我可以对族长一系网开一面。”

    “哈哈哈……”

    闻言,秦正兴仰天大笑,声音震散狂风,“大长老,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么?那么好骗。如果你能言而有信,当年按照辈分长幼,族长之位也轮不到我头上。你不用再说废话,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

    说着,秦正兴怒哼一声,转身离去。

    望着秦正兴的背影,大长老眯着眼睛,眼中掠过毒蛇般的阴诡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