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至尊剑皇 > 第五章 祖孙情深
    深夜时分,焚镇的夜空,繁星漫天,整个镇上暖洋洋的,与万仞山的寒冷有着天壤之别。

    焚镇的四季,向来没有寒冷一说,哪怕是寒冬腊月,镇上亦是温暖如春。

    传说,千年之前,有两位精通火系武学的绝世高手,在此地论武七天七夜,从此这里一年四季,再无寒冷,焚镇之名,也由此而来。

    ……

    焚镇西边的一片院落,便是秦家的所在。

    秦家族长的住所,则是在宅院中央。

    站在屋子门前,望着熟悉而陌生的房门,秦墨脑海中浮现一段段记忆,爷爷秦正兴的修为是武师七段,秦家独门绝学破军拳修至第七重,乃是焚镇有数高手之一。

    强大的实力,以及在秦家享有相当高的威望,使得秦正兴的族长之位极为稳固,近二十年来,族长一系和长老一系取得微妙的平衡。

    前世他重伤被废之后,爷爷想尽各种办法,想要帮他恢复身体。甚至多次给他灌注真气,致使修为在短短一年内,大幅度减退,降至武师三段。

    之后,以大长老、副族长为首的长老一系发难,夺取了爷爷的族长之位,致使族长一系彻底式微。正因为发生的一连串打击,爷爷秦正兴重病不起,一年之后便撒手人寰。

    那一年,秦墨16岁,在爷爷坟前枯坐一个月,也无法使这位刚强、可敬的老人复生。

    18岁那年,赵永醉酒后暴露的玉坠下落,才使得秦墨明白,他在万仞山遇袭的事件,正是长老一系,针对爷爷的一场阴谋开端。

    “少爷,老爷正在等你呢。”乐叔的提醒,让秦墨从回忆中惊醒。

    秦墨深吸口气,点了点头,推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有些空旷,只有石桌、石椅、石床,皆是由万仞山的灰岩雕刻而成,唯一名贵的则是石床上的毛毯,纵横交错着一道道金丝,散发着光辉,令屋子里一片明亮。

    毛毯之下圆滚滚的,仿佛盖着一个肉球,其中发出轻微的呼吸声。

    石桌前,坐着一位白袍老者,灰发浓眉,不怒自威,端坐在那里,宛如一头狮子般,让人心中敬畏。

    “爷爷……”

    前世,焚镇毁灭之后,秦墨曾无数次幻想,若是能和爷爷再次相见,他一定会抱紧这位至亲之人,嚎啕大哭,宣泄长久以来的思念之情。

    可是现在,千言万语,只有一声轻语,秦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今生,他要成为爷爷、秦家的支柱,再不让爷爷如此辛苦。

    “墨儿,你小子傻站在那里干什么?是不是被这三天的经历吓倒了?哼,真是没用,一点不像我的孙子。”秦正兴板着脸喝斥,洪亮的声音震得秦墨耳朵嗡嗡作响。

    “老爷,墨少爷平安归来,又突破到武士之境,这是双喜临门啊!”乐叔在旁边说道。

    “哼!就你会护着他,这小子就是被你惯坏的。”秦正兴沉着脸,神情越发冷肃。

    乐叔却是不以为意,这位老族长一向是面冷心热,对待他的孙子更是如此。

    噗通……,秦墨忽的跪倒在地:“爷爷,劳您担心,孙儿以后一定发奋努力,担当起秦家的重担。”

    闻言,秦正兴、乐叔皆是错愕,对秦墨这样的举动,感到相当意外。

    略一思索,秦正兴旋即释然,他的孙子停滞武徒九段境界,足足八年之久,现在一朝突破,又与武士二段的对手缠斗许久,再加之三天来在万仞山的磨砺,恢复许久之前的自信,并不奇怪。

    不过,在秦正兴看来,这样的成长,如同是温室中的花朵,刚经历一些风雨,秦墨以后要走的路还很长。

    “你这臭小子,刚刚突破,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么?八年的空白期,是一朝一夕能弥补的么,以你现在的实力,勉强只能挤进家族三代子弟前百位而已,别好高骛远。”

    秦正兴喝斥着,却是走上前,将秦墨扶起来,他的孙子有这份心,已经让他相当开心。

    秦墨嘴唇蠕动,点了点头,表示受教。他心中则是苦笑,见到爷爷后,一时情绪激荡,才有此举动。想不到在爷爷、乐叔看来,却是少年的狂妄之语。不过想想也对,14岁的武士一段修为,在家族中并不出众,而信誓旦旦说要扛起秦家的重担,这不是少年狂语,又是什么。

    正在这时,石床上的毛毯忽然掀开,一个圆滚滚的身影窜了起来。

    “墨哥哥!”随着一声稚嫩的呼喊,一个胖乎乎的小女孩,扑入秦墨怀中。

    “好沉!”

    饶是初步开启斗战圣体,秦墨的力气远胜同阶的武者,他依然感到怀中一股大力袭来,如一块岩石砸在胸口,承受不住的坐倒在地。

    怀抱中坐着一个扎着两根羊角辫的小女孩,约莫只有7、8岁的样子,但她实在太胖了,胖乎乎的脸蛋,圆滚滚的身躯,乍看起来好似一个肉球。唯有她的眼睛极是奇特,透着一股子莫名的灵动。

    这是秦墨的表妹,秦小小!

    从出生开始便力气奇大,却又不能修炼真气,是秦家最出名的怪胎!

    “呜呜呜……,墨哥哥,爷爷说你可能去了很远的地方,再不会回来了。你好坏,你是坏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为什么不带着小小一起……”

    小女孩泪眼模糊,哭得稀里哗啦,胖乎乎的小手握成拳头,对着秦墨的胸膛猛锤,发出“咚咚”的声响。

    “我这不是回来了么,小丫头,别锤了,我快被你锤死了。”

    秦墨努力想摆脱了小女孩的“魔拳”,这小丫头的力气太大了,即使是武士级别的武者,也承受不住,捶得他胸口一阵窒息。

    良久,在秦正兴、乐叔的连声安慰之下,小女孩秦小小才接受秦墨安然返家的事实,趴在秦墨怀中,沉沉睡去。

    “这小丫头,力气还是那么大呢。”

    秦墨则是苦笑不已,被这小丫头这么一闹,原本与亲人相见的悲伤情绪,倒是冲淡了不少。

    怀抱着熟睡的小丫头,秦墨脑海中,不禁浮现前生焚镇毁灭的那一晚,那一绝色女子,额头有赤凰印记,手持玉戟,于虚空中浴血奋战。

    那绝色女子的身影,与怀中小女孩重叠在一起。

    “你这臭小子要是再不回来,我快被这丫头烦死了。”秦正兴冷着脸说道。

    随后,谈及这三天来的遭遇,秦墨自是不可能实话实说,只是告诉爷爷,被人暗算,掉落悬崖之时,被峭壁上的树枝、蔓藤所阻,所以才幸运的受了一些轻伤。

    至于后面的事情,秦正兴都已经知晓,秦墨并未多说。

    听完这一切,秦正兴脸色一如往常的冷硬,不过,熟悉这位秦家族长的人都能感觉到,秦正兴处于极度愤怒之中。

    最终,秦正兴挥手道:“墨儿,你刚刚突破,先回去休息吧。三天后,就是十年一度的秦家祭奠。这三天时间,先将武士一段的境界稳固,再到家族藏书阁,选一门合适的武技,尽可能提升自己的实力。其他的事情,不要多想。”

    秦墨点了点头,抱着小丫头,转身离去。

    在走到院落门口之时,秦墨灵敏的听觉,听到爷爷与乐叔细微的交谈。

    “老爷,大长老他们太狠毒了,墨少爷此次遇袭,分明是他们谋划,想要针对老爷您……”

    “行了。事情已经发生,多说无益,这一切我有分寸。不要让墨儿知道这些,他刚刚突破,首要的任务是加倍修炼,赶上同辈天才们的脚步。”

    听到这里,秦墨目光微凝,没有停留,身形逐渐隐没在黑夜中。

    ……

    同一时间,秦家府邸的另一处。

    副族长秦义德的宅院内。

    房间的首位上,坐着一个黑袍老者,须发尽白,正端着一杯香茗品尝。身旁,立着一个面冠如玉的少年,捧着茶壶,不时给黑袍老者倒茶。

    房间中央,则是站着一个中年人,穿着华贵蓝袍,浓眉阔口,散发着一种肃杀阴冷的气息。此刻他脸上阴云密布,瞪视着荣执事。

    “请族长恕罪,没想到赵永那厮如此贪心,得了百宝囊这样珍贵的宝物,竟还贪图秦墨的玉坠。令得事情败露,都怪我御下不严。”荣执事连连鞠躬,和善的面容满是惶恐。

    这个华贵蓝袍中年人,正是秦家副族长,秦义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