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至尊剑皇 > 第901章 七寸
    冲天的焰气光柱中,一道剑光乍起,如天外飞鸿,须臾之间,斩出璀璨惊艳的剑弧,将四周的焰气尽数斩灭。Δ笔趣阁WwΔW.』biqUwU.Cc

    四周,一干年轻强者瞪大眼睛,皆是难以置信,这种剑光竟能斩灭蛟纹焰气,难道说这种剑技是蛟纹焰气的克星?

    “斩,斩,斩……,小子,你的剑芒覆盖范围不够啊!将所有蛟纹焰气都吸走!”银澄大呼小叫。

    【狂月地阙剑】上覆盖一层淡青剑光,远望过去,如同是一种凌厉无比的剑罡,实则是【青焰琉璃火】融入其中,能够将蛟纹焰气尽数吸收。

    诚然,这种蛟纹焰气无比可怕,逆命境强者无一敢正面相抗。但是,对于银澄来说,则是根本不存在威胁,稀薄了千百倍的蛟气,对它根本构成不了威胁,反而是可遇不可求的大补之物。

    “闭嘴!你这死狐狸,给我安静一点。”秦墨暗骂不已,他脸色有些黑。

    本想浑水摸鱼,趁乱之中,尝试能否斩杀六头炎蟒,装作是好运击杀。这样一来,【魔蛟丹】也能到手,也不会太过引人注目。

    毕竟,这样混乱的战斗,一旦六头炎蟒力竭,被一个逆命境初期的强者击杀,也是很有可能。

    可是现在,秦墨一切的预想都泡汤了,以一人之力,对抗冲天而起的焰柱,即便他的修为不是最拔群的,这种剑技就会引起所有人的瞩目。

    轰隆!

    秦墨一剑斩出,将四周的焰柱尽数斩灭,身形一折,脱离了六头炎蟒的攻击范围。

    此时,周围一众强者皆是呆滞,他们实在难以想象,竟有人能凭此剑技,在蛟纹焰柱中来去自如。

    “这个家伙,不愧‘诡剑’之名啊!”七刃喃喃自语,想到了猎杀榜上,给秦墨冠以的代称。

    能够斩灭焰柱的剑技,却是无比诡异,称之“诡剑”,一点也不为过。

    “两位兄弟,多有得罪!”八刃拱手赔罪,他的脾气就是如此,对于真正有实力的强者,会很尊重。

    咻!

    此时,两道身影冲击而至,狂暴的气劲接踵袭至,撞击在六头炎蟒身上。

    砰!

    炎蟒的六颗头颅喷吐焰气,撑开一道焰气护罩,将两股狂暴的攻势尽数弹开,甚至焰气护罩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这两股气势无比强大,皆是逆命境巅峰的修为,并且,力量波动皆如巨岳,似深渊,压迫的四周诸多年轻强者一阵战栗。

    半空中,一团惨绿的火焰腾起,包裹着一个颀长的身影,这是一个绿绿眉的青年,惨绿火焰跳动中,仿佛连头、眉毛都要燃烧起来。

    另一边,一个黑袍年轻人悬空而立,他身后气劲汇聚,化为真焰双翅,扇动之间,隐有大鹏展翅之影。

    “是四小炎中的老二·施潮尘,还有魔蛟城主的第四弟子·刁远楠,他们赶来围剿六头炎蟒。”

    四周一众年轻强者惊愕,邪炎宗·四小炎,魔蛟城主的六大弟子,乃是魔蛟城年轻一辈最巅峰的人物,皆是绝世之姿,被认为是两大势力未来的栋梁之才。

    七刃、八刃脸色有些难看,他们身为万仞楼的“十刃”之二,却是与施潮尘、刁远楠有着很大的差距。

    万仞楼的“十刃”中,以前五刃的实力最强,能够与邪炎宗四小炎,魔蛟城主的六大弟子抗衡。至于剩下的第六到第十刃,终是年龄稍小几岁,在修为上逊色一筹。

    “哼!刁远楠,你师尊放出奖励,击杀此炎蟒者,能够获得一粒【魔蛟丹】,却派出你来参与围剿。看来是不舍得这粒神丹。”施潮尘冷笑,俊逸脸庞浮现邪异笑容。

    “围剿六头炎蟒,乃是我魔蛟城年轻一辈的磨砺,你若有信心,自可从我手中,夺走这粒【魔蛟丹】。”刁远楠淡淡开口,一袭黑袍猎猎作响,神情间尽是势在必得之色。

    呼!

    此时,六头炎蟒暴怒,六个脑袋疯狂喷吐焰气,蛇尾插入地底,不断刺出,如同一根根岩刺,整个区域皆覆盖进去,笼罩在这种无差别的攻势之中。

    这样的攻势范围太广,也太猛烈,施潮尘、刁远楠施展全力抵御,依然被撞飞出去。不过,这两大强者不愧是年轻一辈的翘楚,并没有受伤,返身就杀了回来。

    惨绿火焰横空,化为一道道火圈,交叠在一起,形成一股惨绿风暴,席卷向六头炎蟒。

    另一边,刁远楠掌指并用,每一式皆是以点破面,威力洞穿巨岳,轰击向六头炎蟒的焰气护罩。

    然而,两大年轻强者的攻势如潮,却是无法撼动蛟纹焰气形成的护罩。

    砰砰砰……,六头炎蟒的攻势越来越猛烈,连续将施潮尘、刁远楠轰飞出去,两人口喷鲜血,终是受创。

    这个时候,周围诸多年轻强者才意识到,六头炎蟒的真正可怕,即便之前的【炎蛟蟒】被击溃,凭借几股焰气形成的六头炎蟒,在天境以下也是无敌的存在,根本难以撼动。

    “墨弟弟,你有把握破开六头炎蟒的防御吗?”天蛇公主低声传音。

    秦墨神情淡淡,握紧【狂月地阙剑】,身形一动,顿时消失,再出现时,已是在六头炎蟒的尾部,长剑一颤,缕缕青金剑光耀起,直迎而上,斜刺向其七寸位置。

    见此情景,许多年轻强者惊呼,有些甚至掩面,暗骂蠢货。这种六头炎蟒乃是焰气所化,如何能用常理度之,又哪里有打蛇七寸的说法。

    其他蛇类的弱点在七寸,对于这种焰气炎蟒来说,那个位置反而是最危险的,一旦刺中,很容易被蟒尾捆住,连脱身都做不到,就会被可怕的焰气化为灰烬。

    嗡!

    青金剑光一闪,刺入炎蟒的七寸之中,而后,六头炎蟒全身僵直,六个脑袋紧跟着怒嚎,齐齐转头,撕咬向秦墨。

    这攻势之猛烈,如同雷霆闪电,可怕的令人战栗。

    秦墨身形一幻,化为一道道残影,飞退至千丈之外,但是依然被波及,一道焰柱迎面袭至,他无奈之下,举掌硬接,随着一声暴响,他整个身体被掀飞,口中溢出鲜血。

    身形一转,秦墨落在地上,拄剑而立,脸色有些苍白,似乎只是受了一些轻伤。

    “你这死狐狸,我自残身躯,喷出的这口鲜血,你要赔偿我!”秦墨心中暗骂。

    与蛟气焰柱碰撞的瞬间,秦墨惊喜的现,凭他现在的肉身,竟能硬接这一记攻击,仅会造成一些皮外灼伤。

    只是,若真是一些皮外烧伤,那就太惊世骇俗,惹来太多的瞩目,他只能自震脏腑,喷出一口鲜血,佯装受了不轻的伤势。

    饶是如此,周围的一众年轻强者都看呆了,这位“诡剑”不仅剑技能斩灭蛟纹焰气,连自身对于焰气也有极强的抵抗力,可谓是这种焰气怪物的克星。

    “一起联手,围剿炎蟒,奖励平分!”刁远楠低喝。

    随着一声呼喊,数十道身影已是掠起,齐齐杀向六头炎蟒。这些强者的战力极是可怕,面对六头炎蟒的攻势也能周旋,皆是自持实力,想要分一杯羹。

    刁远楠的话语,提醒了许多强者,只要能在最后击杀六头炎蟒,那一粒【魔蛟丹】的归属,就很难说。

    这种情况,并非是战力越强,越能笑到最后,往往还要很大的运气。

    七刃、八刃也是不甘落后,纷纷掠起,施展生平最强绝学,凶猛杀去。

    一时间,魔蛟城之外,掀起一片劲气狂潮,一股股真焰涌动,如同层层叠叠的山峦,形成合围之势,将六头炎蟒困杀其中。

    吼!

    此时此刻,这头炎蟒彻底暴怒,其中一颗脑袋陡得膨胀,骤然炸裂开来,形成无边无际的焰海,一条条火蛟之影在窜动,犹如末世来临般可怖。

    这一刻,冲杀过来的众多强者皆被卷了进去,许多强者身形被湮没,彻底化为飞灰消散。

    这片焰海太可怕了,乃是蛟纹焰气的高度凝聚,而后骤然炸裂,如同是一头高阶妖兽的妖核爆炸,产生的威力之大,远远乎了想象。

    一霎那,围杀的一众强者死伤一半,剩下的一些强者见机的快,或是距离稍远,才避过了爆炸的中心,躲开了最致命的焰气攻势。

    噗噗……,七刃、八刃身形倒飞出去,跌倒在地,齐齐喷吐鲜血,受了不轻的内伤。两人刚才差点陨落,是秦墨从旁赶至,将两人踢飞,才保得一条性命。

    远处,秦墨的身影出现,七窍渗出鲜血,看起来极是可怖,似是受创极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