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下 > 第七十三章 天意如刀
    结怨佛门,又得罪正道,这是自断前程的节奏啊?!

    或者,武县令真的暗中投靠魔门了?

    “事实如何,大家心知肚明!”

    武信大怒,如此好形势,竟然被破坏了!不由恼怒冷笑着连声说道,又接道:“光天化日且众目睽睽之下,四千余受人蛊惑,在抚河河畔伏杀朝廷命官的贼匪。因为脑门无毛,原来就能代表佛门啊?这就是正道领袖的逻辑,本县长见识了,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

    顿了下,不待脸色难看讶异的青阳道长回应,又迅速接道:

    “或者说,那些伏击本官的贼匪,是青阳道长指使?还和纯阳宫关系甚大,所以正道领袖知之甚祥。这道理,比起不拜青阳道长为师,不入纯阳宫,便是与正道为敌,显然浅显多了!”

    “哼!武妖不愧为武妖,果然是牙尖嘴利,看来已经堕入魔道了!”青阳道长冷哼一声叱道。

    “纯阳宫!正道领袖!果然是正道魁首啊,原来所谓正魔,只在他们一念之间,只凭一张嘴就决定了!”

    话已至此,武信也懒得虚伪应付,干脆嘲讽冷笑道。顿了下,摇头笑道:

    “不过,众人的眼睛是雪亮的,某些徒有虚名,表里不一的正道领袖,代表不了纯阳宫,更代表不了天下人!”

    话落,看青阳道长正气凛然的脸色发青,又偏头吩咐道:

    “事后让大家把此间之事,传播开,让天下人评判。记住,要实事求是,一字不漏。这里是城主府,又有众人耳闻,一问便知,容不得丝毫虚假!”

    “是!”武象等信武卫会意郑重应道。

    青阳道长眼角微微抽搐,脸色难看问道:“武县令这是决议与我纯阳宫为敌吗?”

    “咦?青阳道长不是代表正道吗?现在只代表纯阳宫了?”

    武信顾作讶异疑惑反问道,又迅速接道:“如果青阳道长是纯阳宫代表的话,实在很抱歉。本官对所谓正道魁首的纯阳宫,看法已经完全不同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本官学不来青阳道长那满口正义地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本事!”

    “你……竖子不足与谋!”

    青阳道长气急,和江湖老油条接触惯了,应付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子,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还真有些不习惯和失策!

    试问普天之下,谁敢当面如此嘲讽和奚落他?!

    若非众人在侧,又有弘伯、信武卫等守护,暗中很可能还有武氏老祖保护。青阳道长毫无把握,否则,真想一掌击毙算了!

    “两位先生才高八斗,智慧通达,显然自有定论!”

    不再与青阳道长纠缠,武信转向魏征和张公瑾,客气拱手道。

    “这个……”张公瑾苦笑无语,这话不好回答啊!

    魏征也是脸露苦笑,只能调解道:“道长只是嫉恶如仇,招揽之心急切了些,并无……并无诬陷之意,武大人原谅则个!”

    以两人智慧和思维,也被眼前急转情况搞懵了!

    之前青阳道长跟他们两个,还是和颜悦色,心态平和无为地高谈阔论,引经据典,智慧、气度、心胸等让人钦佩。

    没想到跟武信一接触,三言两语就擦出火花了!

    不难揣摩。青阳道长开口收徒,谁会拒绝?报名竞争者肯定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且不惜代价!

    但是,青阳道长小觑了武县令,也看错了武县令,心态又急了点,连吓带蒙,外加忽悠。

    没想到,武县令压根不吃他这套,似乎对纯阳宫和正道领袖,也没多大忌惮和敬畏,多番拒绝,然后越谈越坏了!

    总而言之,武县令不是哭着喊着想拜入纯阳宫的少年,也不是忍功过人且八面圆滑的江湖老油条,情况自然糟糕!

    “理解!在下初出江湖,阅历不足,难免心直口快,也请诸位多多见谅!”

    武信顺着台阶惭愧应道,又顺势接道:“所以,更需两位先生相助,不知两位先生意下如何?如果有什么条件或要求,尽可提出,只要在下办得到,绝无二话!”

    话落,又警告瞥了眼青阳道长。

    青阳道长脸部微抽,没想到他竟然会被一个毛头小子警告了。

    不过,青阳道长还真不好发作,今日之事他确实急躁失策了。如果真被颇无忌惮的武县令,四处宣扬。不管别人信不信,跟个毛头小子“吵架”,伤的还是他这个“正道领袖”的老脸,丢人啊!

    魏征和张公瑾对视一眼,还真被武信的诚意给感动了,正要答应……

    “哈哈……武县令驾临,有失远迎,怎么没知会本郡一声呢!”

    就在此时,一阵雄浑豪迈的大笑声起,一位身穿紫袍的魁伟中年,带着数位随从,从绿意小径中大笑走出。

    “主公!是武阳郡郡丞元宝藏!”一位信武卫知机隐晦传音道。

    “完了!没想到会引来郡丞……之前没先行拜见,还挖他墙脚……”武信暗呼不妙。

    大隋帝国,五品是官路巨大分水岭,五品及以上才可以穿紫袍。虽然元宝藏只是正五品,只是比武信高出两级,却是差距极大!

    不待武信多想多说,元宝藏又大笑豪爽朗声道:

    “不过,武县令可不怎么厚道啊!没知会本郡就算了,还偷偷招揽本郡之肱骨臂助,这可不是为官之道啊!”

    言语让人羞愧,但元宝藏态度豪爽,宛若玩笑,倒是让人生不出恶感来。

    以武信前世记忆,元宝藏也是个历史名人,颇有能力。曾举兵起义,响应瓦岗山李密起义军,连带魏征也带了过去。具体信息,武信就记不清了!

    “下官惭愧惶恐,确实是刚遭贼匪袭击,脑子不大清楚,还请元大人多多体谅!”

    被当场逮到,否认更让人反感。武信干脆坦言拱手致歉,又客气谦逊接道:

    “元大人威名,下官确实慕名已久,只是人轻职微,不敢贸然打扰。未想,反而失礼了!”

    “是吗?”

    元宝藏紧紧盯着武信,发现武信不似说谎,不由有些疑惑,心中恶感却是降了不少,便客气招呼道:

    “以武县令年纪声名,前途不可限量,本郡岂会轻视,岂敢轻视?说不定将来本郡也得称呼武县令为大人呢!相请不如偶遇,不如由本郡摆桌酒席,大家把酒言欢,正是件快事!”

    说话间,淡淡瞥了眼魏征和张公瑾,意思很明显了!

    “是偶遇吗?这话说的……比骂人还犀利!”

    ******

    第三更到,连续爆发,菊花还是不保!

    碰上个超神,没办法!大家尽力足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