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下 >章节目录第六十章 妖孽之战
    雄阔海神情一滞,看向儒袍文士,一时不知如何应答。

    雄阔海不是王君廓,此次前来,主要目的是因为妖孽之争,附带收了不少钱财。

    如今,武县令坦然认输,而且有证有据,让本就正直的雄阔海,惭愧不已且有些无法招架了。

    更重要的是,雄阔海自知自己的年纪和修为,比武信高。这么比本就是卑劣行径,输了丢人,赢了也不光彩。

    只是,江湖人如何逃得过“名”字?

    雄阔海终究逃不过名气拖累,也舍不得紫妖之名,还是来了!

    儒袍文士眉头微皱,没想到武妖武信竟然会这么爽快地当面认输,之前有个王君廓、罗士信等,如今连雄阔海也动摇了,情况有些不妙啊!

    “胜负强弱,并非嘴巴说了算!需要事实证明,天下人才会认同……”

    心思一转,儒袍文士理所当然嚷声道,话落,手臂一挥,就要下令众人围杀……

    “轰……”

    雄阔海手中熟铜棍一顿,巨响震耳,打断了儒袍文士的话语。

    让人感觉大地一颤,不只熟铜棍深入地面数尺,连周围数米范围内地面,也明显凹陷下去。

    可想而知雄阔海的神力!

    “三招!就三招!不论输赢,雄某转身就走!”

    雄阔海神情认真看向武信,瞪眼正容喝道。

    “天王……”

    儒袍文士皱眉喊道,话未说完,被雄阔海一瞪,不由硬生生顿住。

    看向武信,雄阔海正容嚷声道:“难道武县令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

    “好!”

    武信想了想,终于应道。又迅速接道:“大敌当前,平白无故比试,未免有些不美,不如我们打个赌……”

    “武县令心意,雄某明白,深感荣幸!但是,一码归一码,如果武县令真看得起雄某的话,其他日后再说!”

    不待武信说完,雄阔海持棍上前,直视武信说道。

    “好!”

    武信爽快应道,解下腰际幽影剑递给杜横,左手在马首一按,借力腾空,前窜数十米。

    落下,手持山河棍郑重走向雄阔海,又警惕看向雄阔海身后的众人!

    “武县令尽管全力以赴,无需分心!”

    雄阔海皱眉说道,随即看向后方,肃然喝道:“谁若趁机偷袭或搞小动作,便是我雄某仇敌!”

    说话间,还特意看了眼儒袍文士。

    “请!”

    武信心生敬意,不为别的,只为江湖情怀喝彩。

    话落,手中山河棍斜举,指向雄阔海。

    与此同时,武信周围范围,温度急剧飙升,更有赤红火焰凭空自燃,萦绕上身。

    黝黑山河棍光芒掠起,丛丛紫金色火焰升腾,包裹棍身,显得颇为诡异且神秘!

    赤红火焰中,隐约可见一千臂虚像浮现,这是武信气血体魄所化。

    虚像有些模糊不清,还算不上武魂,表示武信真的只是炼体九重,并未晋级到炼气境!

    对上当世四大妖孽,虽然只是最末,武信不敢自大,直接全力以赴。

    “无论如何!武县令这个朋友,雄某交了!”

    在雄阔海看来,这是武信对他的尊重,不由深深看了眼武信说道。

    话落,手中熟铜棍缓缓举起,背后紫气升腾,一轮紫日盈盈升起如旭日初升,普照八方,威严大气。

    比起武信的虚像,雄阔海的虚像明显凝实清晰很多,是炼气境的武魂,却也只是初期而已!

    “紫日磅礴大气,普照大地,威盖天下!你的武道之路,应该面向天下,而非个人或片面范围。你的武道之心有些狭隘了,应该放在沙场、天下,而非江湖,更不该看重个人名气利禄等得失!你走错路了,所以事倍功半。否则,以你资质根骨,如今肯定远不止炼气初期!”

    武信看向雄阔海背后紫日,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嗯?”

    正蓄势的雄阔海一怔,紫日一晃,差点崩溃,正极速凝结的强大气势,也明显削弱许多。

    “真心话!并非攻心之计!”

    武信苦笑了下,双肩一耸说道,并把斜举山河棍放下,以示坦诚。

    “武县令无需如此,雄某难以回报!或许,你说得对,雄某心领了!战吧!”

    雄阔海神情数变,沉思片刻,眼神复杂郑重拱手应道。

    话落,再次摆出全力一战的架势。但是,无论如何,气势已经比不上之前。

    身为武修,苦练半生方知自己走错了路,震动可想而知,说雄阔海完全不在意,根本是自欺欺人!

    “出招吧!”

    武信再次苦笑说道,说没攻心,明显已经攻心了!

    “哎……”

    自家事自己知,雄阔海暗叹一声。

    心中很清楚,自己的武道之心,已经被武信动摇了。

    但是,雄阔海还真提不起责怪武信的心思,因为雄阔海感觉,自己似乎真的走错路了,反而应该感谢武信才是!

    不打嘛,钱收了,人来了,到时里外不是人!打嘛,雄阔海感觉自己是忘恩负义!

    更让雄阔海无语的是,自己年纪比武信大,修为比武信高,武信竟然还让他先出手,而且不像是攻心做作,而是让他爆发最佳状态,雄阔海更惭愧了。

    雄阔海纵横半生,就没打过这么憋屈纠结的架!

    “《离火神煞》?之前还觉得奇怪呢!你个不知廉耻的娼妇,竟然把我王氏传宗绝学,传给这小白脸,还说你们无辜?”

    就在此时,王君廓双眼圆瞪,五官扭曲狰狞,怒不可赦地失态暴喝,声震全场。

    《离火神煞》的难修,王君廓很清楚,没想到才多几天。武信竟然就修成了,明显还有不低造诣,这让王君廓又惊又妒。

    更重要的是,《离火神煞》在柳氏手中,王君廓自认抢夺几率高得多。在武妖武信手中,除了击杀武信,抢夺可能性基本为零了!

    “不管了!打完再说!”

    心绪纷乱且万分纠结间,雄阔海根本没注意王君廓暴喝,连武信反应也没注意,只想快点打完,尽快离开,力灌熟铜棍,简单地全力一棍,当头砸落……

    “轰隆隆……”

    力夹万斤,风雷呼啸。

    更有紫日闪耀,武魂增幅,威势更强。

    势若紫日天降,威若碎岳断流,不可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