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下 > 第五十七章 武妖扬名
    “轰……咔嚓……”

    巨响声起,夹杂着密集骨骼碎裂声……

    化为巨大肉团的胖子,如炮弹般擦着地面爆射而出。

    沙尘弥漫间,撞飞数个属下,又撞入数百米外的人群中,撞飞十数人。

    一条半米宽,数尺深,数百米长的沟壑,呈现地面,触目惊心。

    “堂主?!!”

    “老爷?!”

    胖子所带跟随大惊失色,更有诡异的恐惧,心思各异……

    刀光剑芒,利箭呼啸。

    武龙、武梦、风琊等一拥而上,便是稍有抵抗,也迅速被强势斩杀当场。

    全场寂静一片。

    唯有附近的抚河,河水荡漾拍岸声连绵不绝。

    十数具尸骸匍匐地面,血染地表,腥味弥漫。

    一条沟壑延绵数百米远,尽头趴着个肉团,还有烟雾袅袅……

    “咳!咳……”

    肉团颤动,猛烈咳嗽声起,胖子挣扎爬起,双眼露出血光瞪向武信……

    右臂垂落,却只剩半截。焦黑破碎的衣袖被嫣红鲜血浸染,滴滴落下,身前衣物褴褛,披头散发,还有黑烟缕缕!

    距离较近者,还能闻到一阵烤肉焦味。

    “这都不死?炼气巅峰有这么强吗?”武信惊异瞪眼。

    旁边武龙、风琊、柳氏等人也是惊诧莫名,难以置信,他们更清楚主公的力量和紫金火焰的威力。

    “嗖……”

    一道身形如离弦之箭射出,急速间破风呼啸。

    数息间狂奔数百米距离,威若雄鹰扑兔,当空一爪抓向胖子头颅,正是弘伯。

    “小心!”

    “小心!”

    一连窜呼喝声起,数道强大气息在附近爆发。

    一根熟铜棍,一把鬼头刀,一支寒光剑,一杆亮银枪……

    势若破碎山河,隔远纷纷轰向半空的弘伯。

    “咔嚓……”

    胖子本能半支右臂一举,自然没用。弘伯闪电抓中胖子头顶,骨碎声中又身化残影,极速暴退!

    “铿……”

    棍刀剑枪擦着残影而过,在胖子头顶交击,铿锵震耳回荡,劲风呼啸席卷,威能毁金碎岳。

    “呖、呖……”

    气流呼啸,弘伯身形落下,正好落在黑鬓马上,引得黑鬓马仰首扬蹄,一阵嘶鸣。

    “弘伯?!”武信等人焦急忧虑喊道。

    “呼……”

    一口白气吐出,弘伯语气平静应道:“没事!要小心了,今天对手不好应付!”

    仔细观察,弘伯浑身上下,确实没任何伤势,就是刚才爆发,可能消耗比较大。

    看向远方……

    四人走到软倒在地,鲜血淋头的胖子身边。

    持棍的紫面天王雄阔海,持刀的豪迈壮汉王君廓。

    持剑的是个身躯挺拔,赤发胡髯的青年人;持枪的是个面如冠玉,俊朗不凡的年轻人!

    “怎么是他们?”武信浓眉一皱。

    “杀人了!快跑啊!”

    “杀人了!”

    就在此时,一阵高喊声起,汇集河畔的人群大乱,惊慌奔走。

    “戒备!靠近百米者……杀!”

    武信双眼一眯,语气果断喊道。

    因为,那些状似惊慌奔走的人群,大半带着森寒杀意,显然是伏击者假装!

    武龙等人会意,千余骑迅速移动起来,十几辆马车被排列在左、右、后三方,以作简单屏障。

    龙象狼三队持枪执盾在手,鹰梦两队迅速张弓搭箭。

    远方,留在河畔的人群中,有四五百人持刀执剑拿棍,汇聚到雄阔海等四人周围。

    河畔的五艘大船上,身穿仆役服饰的人,各持武器鱼贯而下,每艘约为五百人,显然知道计划败露,就无需再装了。

    很快,密密麻麻的人群,呈扇形出现在信武卫前方,遍布河畔。

    “哧、哧、哧……”

    密集凌厉的破空声起,百余枝利箭带着寒芒划过,六七十人被无情射杀当场,惊住不少人。

    另有四五十支羽箭,插在地面,箭羽嗡鸣,距离马车正好百米距离!

    “靠近百米者……杀无赦!”

    鹰队统领武鹰,运气高喝,声震河畔,使得左右两侧的惊慌人群,纷纷顿足。

    只要不是居心叵测,本就不该朝信武卫跑,被射杀者基本是伏击一方,所以六七十人之死,引起的躁动也不大!

    人群继续惊慌四散……

    左右各有五六百人,停留在信武卫百余米处。

    并各有五六百人继续前奔,而后在信武卫后方汇聚,化为千人之众,明显堵住信武卫退路。为首者便是武信见过的长腿憨小子罗士信,其余首领并不认识。

    武信没出声,也没打算转身突围。

    除想验证想法外,既然敌方早有准备,转身逃只会更惨,何况罗士信有飞毛腿之称。

    雄阔海、王君廓等人只是缓缓逼近,同样没出声。

    大约顿饭时间,无辜人群基本散光,剩下者全都手持武器,数量约为四千五百人左右,呈四方围住信武卫!

    “真巧!”

    观察了下对方,武信忍不住嗤笑一声。

    和当时紫极一战差不多,敌军依旧是己方的四五倍。

    不同的是,当时的紫极山贼军练出了铁血煞气,信武卫还没有。

    如今,信武卫已经练出铁血煞气,伏击方却明显没有,显然并非军队,也没经过军事化训练。

    只是气息有些奇怪,不是军队,没太重江湖气息,不像是私家护卫,也没任何匪寇气息,不知什么来路。

    还有一点不同,就是此次敌军的平均修为高多了,比信武卫还高!普遍炼体七八重及以上,还有不少武信看不出修为境界,显然是炼气境高手。

    乍一看来,就像是紫极之战的翻版,只是双方对调了!

    “武妖不愧为武氏少主!竟有如此强者守护,不过……”

    一位儒袍文士走出,皱眉看着弘伯,又看向武信连声叹道。顿了下,有些幸灾乐祸接道:

    “你们可知他是谁?竟然敢杀他,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显然,这些人把信武卫提前感应到他们埋伏的功劳,算在深不可测的弘伯身上了。强大到一定程度,确实是可以趋吉避凶,提前感应到凶险!

    “白痴!”

    武信吐字清晰地简单应道,连争辩和询问都省了。

    管他什么人,想杀自己,天王老子也杀了再说,难道引颈就戮吗?!

    不过,倒是对文士的“武妖”之称,颇为好奇和兴趣。

    没想到如今自己竟然也创下了名号,而且位列“妖”级。

    仔细想想,如今自己也确实算得上妖孽,虽然依旧比不上四大妖孽的至少三万斤以上的神力。但是,自己才炼体九重,突破三万斤神力完全有可能,被称之妖孽倒也不算错啊!

    只是,为何称之为“武妖”,因为武氏,还是因为《武神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