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下 >章节目录第五十四章 凶煞惊世
    “怎么可能?少爷怎么可能有如此恐怖的煞气?难道少爷被千年老怪夺舍了?传说中的魔神出世?”

    弘伯眼露寒芒,惊疑骇异猜测道,却被震慑得提不起反抗之心,连身躯也明显微颤着,老脸红白交加,最后盘坐在地,全力镇压着体内躁动。

    强如弘伯也如此,其他人更别说了。

    密布武信周围的信武卫,倒了一地,连战马也瘫软在地。

    放眼,见不到任何站立着的生灵!

    似霎那,似许久。

    顶天立地,庞大不知几许的恐怖千臂虚像,逐渐缩小、凝实。

    震慑不知多广范围的凶煞威压,也随之逐渐削弱、收缩……

    一个栩栩如生的千臂“法相”浮现武信头顶,背焚烈焰,手臂化火。

    只是,那火焰的颜色逐渐变化,外部还是火红色,内部却泛金、泛紫,最后变成了诡异的紫金色!

    “怎么回事?幻觉吗?紫金色火焰是什么火焰?

    随着威压削弱,弘伯最早恢复清明意识,却是百思不得其解猜疑着。

    迟疑片刻,弘伯伸手一抓,把武信身侧的《离火神煞》凭空摄走,翻看起来……

    看完方才恍然大悟,却依旧想不通武信何来那么恐怖的煞气和威压!

    “难道是武神传承的缘故?少爷感悟,正好激活了武神传承?”

    弘伯越想,越觉得是如此,也就渐渐释怀了。

    煞,是个很广泛的词语,并不只是杀戮形成的煞气才叫煞。

    简单点说,不管什么东西,只要存在就有煞。

    花草树木、山川河流、生灵异兽等,只要存在,都会持续产生“煞”,包括因果、业力、戾气等虚无缥缈的深奥因素,太高深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离火神煞》,就是把修炼者的煞,转化为火。煞越强,火越强,实力自然越强!

    ……

    大隋天都,西都长安。

    高耸入云的祭天台上,一道身形不停掐算、做法、推演等,手段用尽,依旧迷糊一片,毫无所得。

    “怎么回事?怎么忽然爆发如此恐怖的凶煞之气?”

    “妖孽纷生,天降魔神!难道大隋真的气数已尽吗?”

    “到底是什么存在?竟能搅乱天机,抹除痕迹,逆天改命……”

    与此同时,蓬莱商会、天魔宫、纯阳宗、大梵寺等势力,也在进行着类似行为,得到的结果却大同小异。

    最让无数巅峰存在惊惧担忧之处,并非恐怖凶煞或奇异征兆、代表什么等等,恰恰就是什么都算不到,好像之前只是一场幻觉。

    未知,才最可怕!

    ……

    五柳庄,村外树林。

    武信清醒时,信武卫等人已经恢复常态,只是精神和身体状态并不好,看向武信的眼神颇为古怪。

    周围的地面,焦黑一片,连青草树木也有明显燃烧过又被扑灭的痕迹,也听不到任何虫鸣兽吼之声!

    “弘伯?”

    武信本能疑惑叫起弘伯。

    弘伯把《离火神煞》递还给武信,叹道:“这应该是出自传说中早已失传的五大奇书之《南离天策》,怪不得王宏会招来杀身之祸了。消息泄露,就算没有其侄,被杀也是早晚的事!”

    “别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武信接过应道。

    弘伯点头,便言简意赅把刚才的事解释了遍。

    最后郑重叮嘱道:“少爷!《武神心经》乃武氏至高宝典,更是真正的五大奇书之一。这《离火神煞》,应该只是《南离天策》残篇,不可因小失大!”

    “弘伯放心!我没打算改修这……”

    武信理所当然地微笑应道,话说一半,忽然神情一僵,恍若见鬼。

    “怎么了?不会自动改修了吧?”弘伯大惊追问道。

    “没有!好像……好像《武神心经》吞噬《离火神煞》了!”

    武信暗吞了口口水,有些不敢确定又难以置信说道,话落,拳头一握,炽热高温滋生,还有淡淡的泛着紫金色的赤红烈焰。

    “吞噬……这……”

    弘伯呆滞呢喃着,冥思苦想后猜道:“对了!少爷获得了……真正传承。武神奥义,本就是化天下武学为己用。应该是《南离天策》残篇,激活了传承核心,然后以大压小,以强吞弱。也只有同层次的事物,才有如此大反应,才会出现那么恐怖的异象!武神传承传承千古,蕴含无尽煞气也正常!”

    弘伯一直守护在武信身边,知道他获得真正的武神传承,很正常,武信并不觉意外。

    武信欲言又止,终究应道:“应该……是吧!”

    不知为什么,武信感觉之前的恐怖煞气,跟武神传承没关系,而是跟自己的来历有关。

    不过,那是个不能说的秘密,也没法解释。刚好弘伯所说,便是最好的掩饰!

    事实上,此次变化,远超武信想象和意料!

    “时来天地皆同力啊!正好成就了少爷,这紫金火焰明显只是初生,肯定奥妙无穷,将来必定会带着少爷,笑傲天下,成就武神!”

    弘伯激动且欣慰看着武信,连声赞叹道,似乎已经看到了将来武信无敌天下的情景!

    ……

    一夜平静。

    信武卫照例练军,只是每个人似乎大病初愈,状态奇差,是硬撑着完成。

    但是,练军效果却是出奇的好,铁血煞气中的紫色滋生很多,可比之前训练半月。

    更让武信等人意外的是,第二天聚集时,信武卫竟然大半突破了!

    正要早练时,柳氏和武梦带着大批人马出村,看她们疲惫之态,应该整夜没休息!

    跟随人马,数量约三百余人,四百余匹战马,队伍从五柳庄缓缓延绵而出。

    “恭喜主公实力大进!”

    甫一抵达,柳氏和武梦齐齐躬身拜贺,却是昨晚也被凶煞惊动,曾经派人了解过。

    “这是部绝世奇功,价值无量,好好保管和修习!”

    武信笑了笑,把兽皮和古籍递还给柳氏说道,又眼带询问看向后方人马。

    “谢主公!”

    柳氏错愕怔住,脸带感激隆重躬身拜谢。

    她是想以这奇功奇宝为代价,追随武信且让武信帮她复仇,也有至宝烫手的想法,没想到武信会还给她,而且显然没反悔的意思。

    郑重收起,柳氏正容解释道:“王氏诸事已经连夜处理完。这些人是精挑细选后留下,都已跟随多年,忠诚可靠,并自愿跟随,绝大多数并无家庭亲人等牵挂!战马则是家产遗留,先夫本就以贩马为主,所以数量较多,相信主公用得上,就没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