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下 > 第五十二章 乱世红颜
    王君廓一跑,加上武信呼喝,信武卫自制和威逼,场面很快得到控制。

    四五百汉子和村民,在王宏庭院内外,蹲了一地!

    加上刺鼻血腥味和遍地尸骸、血腥,更让这些人惶惶不安。

    就这么一会功夫,依旧有上百人被斩杀当场,大半是冲击信武卫被一个照面斩杀。

    如果不是武信及时阻止的话,信武卫杀光所有人,也不会有多大难度,不会太久!

    信武卫倒没折损,连个轻伤的也没。

    以信武卫的实力,加上精良装备。这些绝大多数手无寸铁的村夫,根本无法撼动,连武器都抢不到!

    “无论如何,不愧为历史天骄,反应确实够快,号召力够大!也够无情、冷血和无耻……”

    了解之后,武信暗松了口气,却也对王君廓掌控属下和全场的能力,感到钦佩。

    “王夫人!节哀顺变!”

    王君廓和罗士信都跑了,留着也没什么事。武信上前安慰了下柳氏,又问道:“这些人,王夫人想如何处置?”

    蹲地众人惊急,纷纷紧张又哀求看向柳氏。

    柳氏被王君廓摔倒在地,倒也没什么伤势,只是较为悲伤,情绪低沉。

    默哀片刻,柳氏起身,郑重朝武信鞠躬拜谢:

    “未亡人,拜谢将军救命、清名,大恩大德,难以相报!”

    “王夫人无需如此,举手之劳罢了!”

    武信双手虚抬应道,随后,叹息道:“老实说,在下只是个县令兼城主,不敢称将军。本来,是听闻王君廓和罗士信威名,特意前来招揽,没想到王君廓竟然是这种人,也算是误打误撞的巧合吧,天意啊!”

    柳氏眼露如火恨意,咬牙切齿道:“这畜生……人面兽心……是草民夫妇瞎了眼,养了如此白眼狼!”

    言语中,显然还有难言之隐,只是不方便说出。

    “节哀顺变吧!”

    武信嘴巴张了张,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只能依旧是万金油的安慰。

    顿了下,迟疑接道:“这些人,王夫人看怎么处理,若无要事的话,本县……要离开了!得赶往南方上任!”

    “哦!”柳氏应了声,却是低头沉默起来。

    武信一阵头疼,虽然前世也与妇女接触过,但前世妇女和这个世界完全不同,不可相提并论。

    此次之事,对武信警示颇大。

    在这个世界,普通妇女连跟其他男人多说几句,似乎也影响不小。

    幸亏柳氏真的跟邻居男人没接触过,又有风琊机灵并有奇特能力,否则此事千张嘴也说不清了!

    如此,武信更不敢乱说了,免得无心害了柳氏。说不定会传出柳氏勾结狗官,谋害亲夫的谣言!

    正在武信纠结时,柳氏猛然跪倒,大礼磕头道:

    “将……大人若不嫌弃,未亡人想追随大人,以报大人厚恩,并伺机为先夫复仇!”

    “啊?!”武信嘴巴大张。

    便是在场其他人,也齐齐一怔,有些反应不过来。

    武信咧了咧嘴,暗自嘀咕:“不是玩我吧?我带着个寡妇干嘛?没事找骂吗?”

    想是这么想,武信心里确实对柳氏颇为佩服,有种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稳重冷静,也可以认为是端庄大气,甚至是大将之风。

    还有让人无语的刚烈性格和倔强固执,之前宁愿任由众人误解,也没疯狂辩解或哀求哭喊。

    当然,应该也是柳氏自知辩解无用,极为睿智冷静!

    “大人明鉴!不得不承认,那畜生确实颇有能力和实力。等大人一走,那畜生肯定还会回来,不会放过民妇!”

    柳氏精致端庄的脸蛋抬起,眼神平静坦然直视武信,冷静解释道。

    顿了下,郑重接道:“未亡人愿奉上所有家财和……那畜生图谋的神功,并以余生回报大人厚恩,只求大人有机会的话,为先父复仇!”

    “这……”

    武信恍然大悟,更为柳氏的冷静睿智而惊叹,这时候竟能想明这点。

    不是柳氏对先父没感情,看之前哀伤欲死的神情,加上王宏死前懊悔至极的自责,夫妻绝对感情不浅!

    想了想,武信坦诚道:“王夫人见谅。如今王君廓不知跑哪去了,估计会望风而逃,不会等待我等追缉。人海茫茫,根本无从找起。再则,本县需要前往南方上任,耽误不了太多时间,不能跟王君廓耗在此地啊!”

    柳氏迅速应道:“未亡人明白!也能理解。只是希望,大人有机会的话,为先夫复仇即可!”

    “他是历史类顶级天骄啊!不是普通人……值得吗?”武信心中暗自揣思,却没说出来,而是沉默不语。

    不过,留下柳氏,确实和让她等死差别不大,王君廓肯定还会回来。就是柳氏离开,也难以摆脱王君廓。

    这也是乱世红颜的悲剧。

    若是和平盛世,岂容王君廓嚣张?!

    “大人别小看民妇!先夫能闯下如此大基业,民妇绝对功不可没,所有商业运转和账本收支,实则是民妇在处理!再则,先夫做了多年贩马生意,其中一切,民妇深悉,不但拥有一批优良战马和贩马渠道,还有一批忠诚得力的手下,肯定能帮得上大人。”

    柳氏似乎看出武信心思,有些焦急说道。随即,脸色一黯,接道:“民妇早提醒过先夫,王君廓此子,狼子野心,无情寡义。无奈,草民夫妇膝下无出,先夫视之如子,根本听不进去,反而指责民妇,最终……”

    “哦?”武信意外应了声,却依旧皱眉沉默。

    “大人稍等!”柳氏沉思片刻,咬牙说道。

    话落,便踉跄入屋。

    片刻后,柳氏复出,递上一叠精巧册籍说道:“劳烦大人看看这些!”

    武信想了想,接过册籍翻看起来……

    册籍是账本,字迹清秀、优雅,内容细致、明了,应是柳氏所写,确实是个难得人才。

    更让武信注意的是,账本中夹杂着一卷兽皮和一本古籍,应是柳氏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故意夹在账本中。

    兽皮由不知名异兽所制,无名残缺,气息悠古,具体武信并未摊开和详查。

    古籍颇有番岁月,上书《离火神煞》,应是王宏死前所说离火神功,也是王君廓抢夺王宏尸体的主要目的。

    “你真决定了?不后悔?”

    武信大概翻了翻,并未细看,却是郑重盯着柳氏问道。

    说起来,武信队伍,确实缺个后勤管家,平时由弘伯和闻人仲一起负责。

    如今,弘伯主要守护武信,难以分心,又是队伍中最强存在,不容分心;闻人仲有能力有潜力,却不大靠谱,也没成长起来,更没柳氏这般细致、明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