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下 >章节目录第五十一章 超级乌龙
    《离火神煞》。

    疑为脱胎于五大奇书之《南离天策》的不世绝学!

    要知道,正道五神宗之拜火教的镇宗宝典《火神策》,据说也是出自《南离天策》。如此可知《离火神煞》的价值,最低也是天级绝学!

    “畜生!你……你……”

    想通后,王宏失望心痛又难以置信指着王君廓,颤抖间话都说不出来,脸部赤红如烈焰熊熊。

    “叔父明鉴!君廓岂是不孝不义之人?!”

    王君廓大惊,满脸悲愤和失望喊道。顿了下,迅速转向武信,大义凛然叱道:

    “大隋无道,狗官之言岂能相信?他们忽然率兵来此,肯定是居心叵测。如今故意挑拨我们叔侄感情,如此拙劣伎俩,叔父怎会上当?”

    说到最后,一副痛心疾首,委屈至极的模样。

    武信冷笑看着王君廓演戏,心中更为厌恶,不由问道:“是吗?那你说说,本官因何而来?”

    “……”王君廓双眼一眯,顿时眼神闪烁,又怀疑看向院内众人。

    之前武信提到他想“聚众为寇”,确实如此,那武信等人来意,就很清楚了!

    有人告密?!

    “静蓉!为夫对不起你!”

    王宏没理会王君廓的表演,满脸懊悔愧疚,猛然朝柳氏跪倒呼喊。顿了下,双眼赤红看向王君廓怒叱:

    “畜生!为达目的竟如此不择手段。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别说助你聚众为寇,离火神功你也永远别想学全!”

    “叔父?!”

    王君廓依旧痛心疾首地委屈喊道,顿了下,看王宏不为所动,武信等人又脸露冷笑,心思一转,猛然高呼:

    “兄弟们!大隋无道,不顾我等生死,如今又要强制征兵,劫掠村民,我们跟狗官拼了!”

    “嗯?”

    武信双眼一瞪,思维有些短路。

    什么情况?

    刚才还是家庭悲剧,转眼就要大规模激战?转变太快了吧?

    难道这数百村夫,想跟七百多装备精良且训练有素的信武卫血拼?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啊!活得不耐烦了吗?

    诧异归诧异,武信眼皮一跳,忽然喝道:“小心!”

    “小心!”风琊、武梦等数声警示同时响起……

    却是王君廓猛然一掌拍向叔父王宏背部,肉色偏黑的手掌,猛然变成赤火色,状若火掌,似乎温度极高,连空间都出现扭曲波纹。

    “砰……”

    情绪波动太大的王宏,被一掌拍中,背部瞬间化为焦黑,连七孔也有热烟冒出,状若冒火,情况诡异惊人!

    “杀!”

    “官逼民反,杀了狗官!”

    “不杀狗官,我等没有活路!杀!”

    就在此时,一阵密集喊杀声起,拥挤院内的村夫,数十人猛然扑向武信等人,个别亮出刀剑匕首,绝大多数手无寸铁!

    “铿……”

    信武卫等人立刻抽刀执剑入手,又有巨盾防护,数十民夫不但没冲乱信武卫,还有十数人直接撞上刀剑,鲜血喷射……

    一股浓溢血腥味,迅速弥漫开来……

    “杀啊!官军屠村了!”

    “冲!不想死的杀出去!”

    洪亮呼喊声起,庭院内外大乱。

    有人扑向信武卫,有人转身就逃,有人茫然无措,有人寻找各种东西当武器……

    死士出身的信武卫,本就辣手无情,凡是扑来者,一例当场斩杀,顿时引起更大骚动和混乱!

    有十几个实力较强,反应较快者,齐齐扑向武信。

    武信闪电抽出腰际幽影剑,斩出……

    无声无息间,幽寒青光凛冽。

    细微金属铿锵声中,残肢断体纷飞,嫣红鲜血瓢泼……

    扑得最快的六人,被武信一招秒杀当场,死无全尸!

    差距!

    高手!

    其他人动作一顿,如同见鬼,还未决定继续攻击还是远离武信,便被弘伯、杜横、风琊等,劈杀当场。

    残肢断体未落,嫣红鲜血未落,十几片残刀断剑落下,铿锵微响!

    幽青色幽影剑,滴血不沾。

    “住手!”

    武信手持青锋,运气暴喝:“本官只是路经此地,并无恶意。蛊惑作乱者,杀无赦!”

    声若霹雳炸响,震得无数人耳际嗡鸣,而后如滚雷阵阵,把喊杀声、呼喝声、惨叫声等,全部压了下来!

    “畜生!”

    一个温婉急促的厉喝声传来。

    却是王君廓抓着王宏手臂要拖走,柳氏一掌拍向王君廓,竟也劲风呼啸,颇有力道。

    “这柳氏还是个武修?只是境界太低,估计就炼体七八重!”

    武信诧异了下,手持幽影剑追出,同时大喝:“降者不杀,顽抗者死!”

    连续两次呼喝,效果显著,拥挤混乱的数百村夫,顿时有大半蹲了下来或呆愣原地。

    “走!”

    王君廓大惊,恼怒懊悔瞪了眼武信,手臂一甩,把手中王宏尸骸连带柳氏,一起甩向武信!

    同时,身如旋风冲入屋内,眨眼消失。

    其他人迟疑了下,大多数停留下来,依旧有数十人紧随王君廓身后,冲入屋内,各种沉闷撞击声起,撒腿狂奔!

    武信及时收回幽影剑,左手一抓,接住王宏尸骸,柳氏却被摔倒在地。

    再感应时,王君廓等人已经远去,人生地不熟又没什么深仇大恨,武信想了想,终究没追。

    “这都什么事啊?本来是诚心诚意地特意来招揽,怎么搞成这样……”

    放下手中尸骸,武信观察全场,不由无语苦笑。

    更郁闷的是,王君廓人品不行,没招揽到也就算了。

    做为主要目标且颇具信心的超级猛将罗士信,也跟随王君廓跑了,再想招揽基本不可能了!

    武信不知,此时的王君廓,比武信还郁闷!

    好好的谋划,被武信破坏就算了。

    还以为武信等到来,是因为聚众落草的计划泄露,来抓捕他们。

    谁知道,武信竟然喊出只是路过,并无恶意的话来。之前王君廓等人还将信将疑,却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已经袭杀叔父了,信了也不敢留下啊!

    事后冷静一想,信武卫明显不是普通军队,他们何德何能,能引来如此精锐之师抓捕?

    也就是说,武信等人,真是路过,不是来抓他们!

    每每想到此事,王君廓都有喷血撞墙的冲动,这乌龙搞大了啊!

    不只是失去了苦苦招揽的数百弟兄,落下了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等恶名,还没有得到叔父的财富家产为崛起资本,并失去了梦寐欲求的《离火神煞》全本,武修之路堪忧。

    可以说,王君廓此次谋划,绝对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而且亏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