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下 > 第四十九章 柳庄见闻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无弹窗!

    离开后,武信如释重负大松了口气,逃难般招呼了下信武卫,第一个离船登岸。

    站立河畔,武信感觉浑身有点凉梭梭的,心累的啊!

    心累之余,又有得yi的自豪。

    试问普天之下,有几人抱得到魔后传人?

    虽然巧合是主因,扰心、惹怒、失态、到岸、摇晃等凑在一起。但是,无论如何,事实就是事实,已经发生了!

    传开的话,世人会说魔后传人被武信抱了,然hou各种联想。可不管过程和原因如何,魔后传人怎么辩解反驳!

    “噗嗤……”

    看似惊慌奔逃的武信,莹莹忍不住轻笑一声,艳光四射,魅惑如火,却也感觉浑身凉梭梭的冰寒,被武信骚扰得太紧张且失态了……

    在场魔门众人再次呆滞,连忙齐齐低头,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小姐……”

    一位高雅美妇眼神复杂看着莹莹背影,忍不住担忧提醒道。

    “本宫明白!”

    莹莹神情瞬间转冷应道,随后露出丝勾魂夺魄的微xiao,看着孤站河畔的武信,幽幽接道:

    “确实是个妙人!无论如何,他之前所说并非谎话。慢慢来吧,这是天才该有的待遇,何况他是个绝世妖孽!”

    “嗯!奴身多虑了!”

    高雅美妇连声应道,却依旧难掩忧虑之色!

    “哼!本宫又没发火,也没打算送你……急着跑什么?本宫真有那么可怕吗?”

    倚栏静看信武卫纷纷离船,莹莹有些好气好笑又忿忿嘀咕道,却毫无行动,并无相送或告别的意思。

    话落,自己又忍不住嗤笑一声,状如百花盛开。

    背后的高雅美妇,忧虑之色更重了!

    ……

    片刻后,信武卫及战马、物资等,全部离船。

    武信翻身上马,遥望远处曼妙身影,大力摇了摇手,双腿一夹,率着信武卫乘马而走,南下直往魏郡。

    魏郡,根据前世记忆,有着两位历史类天骄。

    王君廓,大唐开国将领,曾为瓦岗山五虎上将之一!家住河北五柳庄,原是绿林豪杰,担任绿林中北路总瓢把子之职。因为生得面如重枣,美髯垂胸,掌中一口青龙刀,胯下一匹枣红马,又最爱穿鹦哥绿的战袍,状若关云长重生,所以江湖人送绰号:绿袍帅,美髯公,大刀王等,其武艺在五路瓢把子中排行第一。

    如今,王君廓就在魏郡,尚未被招揽,威名还不盛。

    罗士信,隋末唐初超级猛将,外号“今世孟贲”,有一对飞毛腿,使一条镔铁棍,天生神力,水性过人。原为隋朝齐郡通守张须陀部将,随其征讨农民起义军,后归降瓦岗军,被授以总管之职,在与王世充交战时重伤被俘。后因不耻王世充,率部降唐,被拜为陕州道行军总管,枪刺王玄应,智取千金堡,随李世民平定洛阳,进封绛州总管、剡国公。

    如今,是王君廓庄上仆役,却是懵懵懂懂。

    反正是顺路,不发挥下预知优势,太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前世了!

    招揽王君廓,武信自知可能性基本为零,主要目标还是超级猛将罗士信。

    除此之外,武信还让梦队信武卫,带上自己的书信,分别前往寻找和招揽记忆中的徐世绩、翟让、杜如晦、迟尉恭、单雄信兄弟等尚未出道和扬名的历史天骄,所用名义自然是武氏少主加正六品句容县令兼句容城主。

    便是已经扬名的伍云召和伍天赐族兄弟、王伯当、长孙无忌、房玄龄等,武信也安排人送了封书信,不报多大招揽希望,结个善缘也好!

    ……

    五柳庄位于安阳城郊外。

    信武卫等并未进入安阳城,而是由事先打探好的鹰队队员领路,直往五柳庄!

    名为庄,其实是个氛围清净,景色优美,绿意盎然的村庄。

    驰骋有序,明显是精锐军队的信武卫,甫一出现,便在幽静村庄惊起莫大躁动,不少村民转身就跑,部分村民冷眼戒备,部分村民眼露仇恨。

    “看这情况,就知道大隋军队很不得人心,招揽难度很大啊!可除了正六品县令上得了台面,自己拿什么招揽这些天骄?”

    一路所过,武信凝神注目,看到阵阵微寒恶yi,心中不由暗叹。

    或许,从一开始,武信就想错方法了。

    如今文武圣帝惑乱天xia,民不聊生,大隋渐jian不得人心,自己以大隋官员之名招揽各方人才,效果自然不好,甚至可能起反效果。

    “打死他!”

    “浸猪笼!”

    “打!打……”

    未免惊扰村民,信武卫骑马速度并不快。

    忽然,远处传来阵喧闹呼喝,还有不少村民正往远处赶去。

    “主公!主公欲寻之人就在前方,似乎刚好抓到其叔母与邻居私通,正……正在闹事!”

    武信等人疑惑间,一位鹰队队员,及时返回汇报道。

    “私通?”众人一怔,部分人眼神古怪瞥了眼武信。

    信武卫虽是家族死士,却也有其消息来源。听说过,主公似乎就是因为偷窥堂妹,被罢黜少族长之位,赶出家族?

    当然,信武卫也不是傻子,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否则他们不会被调给家族弃子。但是,明面上就是如此!

    “前世记忆中,似乎真有这么一件事,这么巧碰上了?”

    武信回想关于王君廓的信息,想起某些野史信息。

    王君廓,自幼孤贫,以贩马为生,但品行不端,经常偷盗,乡里都引以为患。隋朝末年,王君廓打算聚集兵马为盗,叔叔却不同意。王君廓便诬陷邻居与叔母私通,与叔叔一同杀死邻居,从此亡命江湖,聚众四处劫掠。

    当然,这只是件野史,事实如何,有待考证,估计也不是空穴来风。

    “王君廓此人,实力是有,能力也有,但人品如此卑劣,真要招揽吗?”

    想到这,武信凝眉寻思着,便朝左右示意了下,加快速度行进。

    行进数百米,便能看到无数人拥堵在一个恢弘大院,人头攒动,具体未知,但大部分不像是此村村民。

    “住……手……”

    看主公皱眉,武龙做了个深呼吸,猛然咆哮。

    声若春雷炸响,又如滚雷阵阵,在村庄上空回荡不绝……

    喧闹鼎沸人声,为之一滞,回头一看,看到武备精锐,煞气凝云的信武卫,更是死寂一片。

    武龙示意了下,武象便率领象队翻身下马,以巨盾推开人群,挤出一条直通大院的通道。

    武信示意武龙留下,便带着弘伯、风琊、闻人仲、武象等部分人,走入庭院。

    庭院中,人群拥挤,中间围着个空白地带。

    一位披头散发,体态丰盈,狼狈中带着不俗韵味的美妇,跌落在地,正仇恨盯着位魁梧壮汉。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