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下 >章节目录第四十七章 初次交锋
    天下没白吃的午餐!

    武信深信此理!

    莹莹坦然和武信对视,认真应道:“武县令暂时什么都不用付出,只要加入我魔门四宗任意一宗便可,而且能立刻得到真传弟子待遇!”

    “炼体九重的真传弟子?在下何德何能啊!”武信自嘲一笑应道,却是明显的不信。

    莹莹脸露无奈,沉思一番应道:“直说吧,我方看好的是武县令的未来,武县令无需多疑!”

    “未来?在下实在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未来,值得魔门如此!”武信眼神古怪看向莹莹应道。

    “呃……”

    莹莹脸色一寒,要不是刚对武信有点改观和同情,真心想发飙了。想了想,耐着性子坦诚说道:

    “武县令无需妄自菲薄!就凭你及冠之年就修成五大奇书之《武神心经》,初入炼体九重就力达一万五千斤之力,三天让五百死士练出铁血煞气。任何一点都足以令我方全力拉拢,何况是身具三点,说是天生妖孽,一点不为过,怎么拉拢都不过分!”

    “修成《武神心经》,此话怎讲?”武信心中咯噔一声,顾作讶异问道。

    不用多猜,肯定是武氏内部泄露或告密!

    武信不知道的是,其实知道者没人泄密。只是有心人故意诬陷,没想到歪打正着,加上武信的各种神奇,传着传着大家就信了!

    莹莹没好气应道:“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武县令还是因为此点受到关注,顺便察觉后面两点!”

    武信苦笑应道:“好吧!既然你们知道我修成《武神心经》了,加入魔门四宗之一,还有意义吗?”

    看似表现平静,武信心中却把武氏骂得狗血淋头,已经可以预见将来的麻烦不断了。

    如果族中再把真正的《武神心经》泄露出去的话……

    武信不敢往下想了,这事似乎就父亲武士棱知道,也不知有没有对其他人说过。基本可以肯定了,否则武氏不会那么大方“补偿”。

    只是希望,父亲告诉的人,只是个别核心族人,能保守秘密吧!

    如果只是武氏版《武神心经》,武信倒也不是很担忧。毕竟武氏是古族,传承多年,有能力觊觎者基本早得到了,只是学不会而已,这是公认的事。

    《武神心经》若那么容易练成,就不会位列五大奇书了!

    “那只是一个形式,还有附带的好处!”莹莹瞪眼叱道,另有番迷人风韵,却有点发飙的迹象了。

    不知武信是真傻还是装傻。

    给真传弟子待遇,难道只是让武信方便修习魔功吗?什么魔功能比《武神心经》强?有也肯定轮不到武信!

    “啧、啧……佳人就是佳人,生气也这么迷人!”

    武信坦然连声赞道,随后状若垂涎且眼神炙热,看向莹莹高挺胸脯接道:“其实,刚才在下就很好奇。莹莹小姐只披了一件红袍吗?不显单薄吗?里面……”

    话到最后,语气意味深长,并眼神炙热注视……

    透过领口可见雪峰圆润醉人,白皙丰润晃眼。宽松丝袍掩不住凹凸有致的傲人曲线,反而更显突出。若隐若现间说明袍下真空,更显妖媚惹火,让人忍不住遐想连篇。

    原本为转移注意力而故意调戏的武信,一瞥间,忍不住浑身燥热,心旌荡漾,差点心神失守。

    “……”

    莹莹神情一僵,气息瞬间转冷如七月飞霜,眼神凌厉如刀而杀意凛然,配上那妖媚气质,让人有种不寒而栗又神魂痴迷的矛盾感觉。

    再次感到彻骨森寒的杀意,武信顿时全身绷紧。

    莹莹气极反笑,露出颠倒众生的如花笑靥,玉臂轻抬娇声道:“想知道吗?公子……”

    “开个玩笑而已!别这么认真嘛……”

    武信立刻抽身后退,连声解释道,使得莹莹抬起手臂一僵,连话也顿住了!

    弘伯迅速跨前一步,挡在武信身前。又有武龙、武梦,左右护住武信。其余信武卫等更是气势大变,纷纷关注!

    莹莹俏脸变幻,无力放下手臂,幽怨道:

    “武县令对我方是否偏见太大了?妾身还想给武县令一个机会呢,何必反应这么大?!好像武县令更开不起玩笑,更认真哦……”

    此时,看着武信,莹莹真体会到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无奈和无力感了!

    “呼……”

    双方人员齐齐大松了口气,现在还在漳水中部,开打的话,谁都很危险,哪方都讨不了好!

    “是不是玩笑,你自己最清楚!如此幽怨,装给谁看呢……”

    武信心中暗自毁谤,却没说出来,而是脸色一正,郑重接道:

    “凭心而论,在下对魔门毫无偏见,否则也不会明知萧小姐和莹莹小姐是魔……魔门中人,依旧亲近了!”

    “是亲近吗?”

    莹莹横了武信一眼,皱鼻嗔怒道:“那武县令的意思呢?不许再转移话题!”

    “暂时来说,本县不想受任何束缚!好不容易逃出武氏,本县不想再进入更大更危险的武氏。”

    武信心思剧转,也不想和魔门闹翻,便措辞应道。随后顾作苦涩,直视莹莹接道:“那种感觉,很难用言语表达,你能明白吗?”

    莹莹眼神一暖,森寒杀意再次消退许多,似乎能理解武信所谓的“感觉”,依旧不死心劝道:

    “武县令是怕投入我魔门,受到正道狙击,甚至是扼杀吗?此点尽可放心,本宫可以保证!”

    武信迅速反问道:“自己信吗?有可能的话,正道都会全力狙杀莹莹小姐,绝不会手下留情,拿什么保证?难道让本县待在魔宗别出门,或者带一大批魔门高手四处招摇?”

    “这么说……武县令无论如何不会加入我魔门了?”

    莹莹语塞,似乎耐性也磨光了,再次寒脸冷声问道。顿了下,不待武信回应,直接威胁接道:

    “武县令三思而后行的好!以我魔门一贯作风,不是同门,便是敌人。是敌人就会全力击杀!特别是武县令如此妖孽,绝对属于必杀目标,我魔门绝不容许再出个武神龟,绝不会让心腹大患成长起来!”

    “这才是真正的魔门!这才是魔门作风啊……”

    武信嘴角抽搐了下,暗自嘀咕。想了想,顾作疑惑问道:“这是为何?在下从未对魔门抱有任何敌意啊?谈什么心腹大患?是否太早太武断了?”

    莹莹身躯一挺,曲线突出惹眼,理所当然应道:“天下强者,不是魔门,便是正道,无能之辈才有可能中立。武氏虽然极力保持中立,终究偏向正道!”

    “如此,在下给莹莹小姐和魔门,一个承诺……”

    武信心思如电,强大精神力起了不小作用,坦然和莹莹对视说道,又郑重接道:

    “在下若想加入任何势力,必定优先选择魔门,如何?”

    “此话当真?”莹莹诧异了下,疑惑又欣喜追问道。

    “一言九鼎!何况,还有如此多人做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