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下 > 第四十六章 魔门招揽
    可惜,“轮回之眼”已经看穿了莹莹善恶,不管她怎么会伪装,怎么诱惑,怎么扰心,武信已经拉起了敬而远之的隔绝屏障。

    “砰……”

    一具污垢人形被信武卫丢到锦衣护卫附近,力度不大,却让包括莹莹在内的人,忍不住有退避的厌恶之态。

    蓬头垢面,满身泥土,恶臭刺鼻。

    凭外貌、气味等,街边乞丐也要甘拜下风!

    “嗯?”

    莹莹及周围疑为魔门的护卫,纷纷手抓武器,恼怒冷视武信及信武卫等。

    武信沉默,旁边闻人仲双手一摊,坦然说道:“我们可没折磨过他,一直好吃好喝养着,不信自己问!”

    “这还叫没折磨?”

    魔门众人一怔,讶异疑惑看向孤影……

    没折磨他,堂堂天下十大杀手之一,会这样?

    仔细观察,还真没发现孤影有什么伤势,连皮外伤或血腥味都没,就是脏了点,臭了点。

    孤影面孔朝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由默默流泪:

    “要是折磨多好?!无声的无视,更痛苦,更难熬……”

    五六天时间,风尘仆仆转移数千里。

    让人疯狂的是,孤影一直被绑着,如傀儡般无法动弹,如货物般任由移动。虽然吃喝不缺,没人打骂。但是,这样更惨,除了吃喝,他就像不存在,什么行为都没,也做不了。

    孤影感觉,比当年挣扎生死线上的杀手训练生涯,还不堪回首!

    “恩怨已了!我方很愿意结个善缘,也是为之前误会致歉,送你们过河如何?”

    看孤影真没事,莹莹也没多想,大有深意看向武信问道,又看了眼侧方。

    “哦?”

    渡河真是个难题,听到这话,武信顿时精神一振,顺着莹莹的目光看去……

    一艘外观似楼,有三层半,十几丈高,数十米宽的巍峨威武巨船,正停留在岸边,正是最具威名的船……楼船!

    没看到全貌,光是这体型,连人带马,带七百多单位,完全没问题,足以一次性解决了!

    “就是不知是否真心的善举……”

    武信并未立刻答应,而是双瞳微凝,注视那楼船和魔门众人。

    让武信诧异意外的是,除了魔后传人莹莹,那些魔门中人,并无微寒恶意或森寒杀意,大多是平静的默然,也就是中立,小半竟然还有种暖暖的善意。

    “主公……”

    看武信有些意动,武龙大惊喊道,便是其他人也紧张起来。

    武信大手一摆,大气豪爽朗声道:

    “无妨!堂堂魔后传人,岂会行蝇营狗苟之事?何况莹莹这两字,意为‘光泽迷人的物体,晶莹光洁的水珠’,能取这名字之人,自然心性不坏!”

    “主公?!”武龙难以置信瞪眼,再次喊道。

    闻人仲欲言又止,低声嘀咕道:“魔后传人还心性不坏?这世上没坏人了!”

    听闻者纷纷点头,纷纷赞同。

    相信魔后传人是好人,还不如相信信武卫的七百多匹战马,都能自己游过漳水!

    别说信武卫自己人,便是周围众人也意外非常。

    特别是莹莹自己,刚才已经在想武信肯定对她恶感很强,才会无视她的魅力,没想到武信会这么说。

    武信不再纠缠,朝莹莹拱手朗声道:“善意之举,谊不敢辞!贵方的善缘,本县接了!”

    话落,朝后方信武卫示意了下。

    感应中,莹莹的杀机并未消散,只是淡了很多。武信自己可不敢自己靠近,谁知道魔后传人是什么级别存在?

    武信看不出也感应不到莹莹的境界,就像只是个普通人,更说明比武信强大很多!

    不过,武信的信任之举,倒有意外惊喜,就是魔门阵营,冒出了大量暖暖的善意。

    不管武信真心假意,无论如何,明知他们是魔门,武信还一口答应,至少说明武信不歧视和排斥魔门。

    就是莹莹也这么想,心中对招揽武信的信心大增,杀意自然也减了很多!

    片刻后,信武卫等人,连马带物资,转移到了楼船,还有不少魔门中人主动相助,速度、效率更高。

    “这就是楼船啊……”

    登上楼船,武信一路观察,直到最顶处,看完楼船全貌,不由赞叹道。

    在别人听来,这是武信第一次真正看到楼船,震撼楼船的巍峨精巧,是人之常情。

    武信心中,却是感叹这个世界的超凡技术和力量!

    幽灵般跟随身侧的莹莹,平静脆声道:“武县令要是愿意加入我方,本宫可以做主,把这艘楼船送给武县令当见面礼!”

    武信浓眉一凝,疑惑看向莹莹,不着痕迹地拉开点距离。

    正常人看到莹莹,都会痴迷陶醉,本能地想拉近点距离,这是爱美之心的本性。

    但是,武信能感应到莹莹并未散去的杀心散发的寒意,加上深不可测,走路无声,就像是身边跟着只幽灵,实在兴不起爱慕之心,也没调侃亲近的心思。

    武信做得隐晦,却瞒不过莹莹,使得莹莹俏脸寒霜,终于忍不住恼怒问道:“武县令的警戒心太强了吧?是不是对莹莹有什么误会?”

    “本能反应!本能反应!礼物太贵重了,本县反倒被吓到了!见谅哈……”武信打了个哈哈应道。

    莹莹想起武信的履历资料,脸露恍然大悟,心中不由涌起阵母性怜悯,也终于体会到彼岸花的感受!

    以武信如今的身份地位和实力、潜力等,确实是人中之龙。但是,竟然如此敏感,似乎到了杯弓蛇影的地步,可想而知之前在武氏的日子,是何等艰难凶险。

    怪不得彼岸花,不忍对武信下手了!

    她们是魔门中人,却不是真正的魔,依旧有着人性、良知,甚至有的比正道中人更真性情,更重情义!

    森寒杀意淡不可闻,莹莹态度转暖,疼惜柔声道:“我方确实真心想拉拢武县令!这只是本宫擅自做主的见面礼,各种礼物和助力,会超出武县令的想象!”

    “哦?这么好?那本县需要付出什么?”

    不得不承认,武信确实有些心动了,也没什么正魔之念,只是依旧本能警惕。

    天下没白吃的午餐!

    武信深信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