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下 > 第四十四章 计划变化
    烈日中升。

    武信谢辞了程馆主的宴席,带着新收的两百余人离开武馆。

    如今大隋正规军的俸禄,大概是三百铜板,也就是三银左右,勤俭一些的话,维持生活倒也足够。

    毕竟军卒的伙食,是在军中,又没什么地方花费,再加上封赏和战利品的话,很多足以养家!

    武信给的价格颇为丰厚,以大隋正规军的俸禄为准,百倍就是三金,以如今的世道行情,绝对算得上豪爽大方。

    两百余人,就是六百多金,加上酬谢武馆,总数约七百金。

    光是此举,就让这两百余人和百战武馆,对武信好感大增,甚至感恩戴德!

    “才七百金啊!人口,或者说生命,竟然如此廉价!”

    当众人为武信的大手笔而惊叹感恩时,武信却在大叹廉价。毕竟是买断,而不是雇佣,属于一次性付出。

    当然,这是因为武信的出身经历,还有身怀十万金票,才会觉得很低廉。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已经是笔巨款了!

    感叹之余,武信瞥了眼抬头挺胸,亢奋激昂的少年风琊。

    此时的风琊,身穿蟒鳞皮甲,腰跨古朴破刀,背背造型古朴的弓箭,正左顾右盼大步行走,似乎连走路都在飘,明显迫不及待要离开邯郸,深怕别人不知道他风琊终于要出去闯荡世界了!

    十金!

    这是武信买下风琊的价格,可算两百余人中最昂贵了!

    知道者不多,因为是武梦所给,否则众人会大叹武信败家,十金可以买五六个比风琊强壮得多的壮汉了。

    不过,风琊古刀,武信不大清楚。但是,武信估算,风琊背背的古弓,至少在二十石以上,估计数十金也很难买得到。

    这让武信感慨蛮族的先天优势外,又不得不感慨普通人的淳朴。

    十金买个家臣,竟然还附送价值数十金的古弓?

    虽然风族擅长弓箭,那古弓应该是风琊家传,并非特意去买,武信也不会谋夺,却也跟属于武信差不多。

    感受到武信注意,风琊挺拔身躯一弯,恭敬谨慎主动说道:

    “主公如果想补充人手的话,或许该去城西看看,那里市场很大,不只有大商贩,还有不少是自愿卖身,其中不乏人才!”

    这是离家前,父母家人对风琊的连番反复教导和叮嘱。

    身份不同了,遭遇不同了,要恭敬,要谨慎,要乖巧,要勤恳,要眼明手快,心思灵活等等。

    蛮族在礼仪和心思方便,实在吃了太多亏了,有点杯弓蛇影,自然更为重视!

    “暂时不用!战马不够,路途遥远且凶险,带不了太多人!”

    武信也没去纠正风琊的异常,只是语气温和应道。

    武信能猜到风琊的异常之因,很多事,只能慢慢体会和改变,信武卫的训练也需要温顺谨慎,说多了反而可能起反效果。

    ……

    返回原味客栈后。

    武信把两百余人交给五位统领调教,还未等到柳世阐柳城主的消息,却得到武鹰汇报,早上徘徊庭院周围的眼线猛增,部分肯定是太原王氏人马。

    武信等人,明显已经被盯上,还可能很快有大行动!

    未免节外生枝,武信果断决定,午饭过后,立刻离开邯郸古城。

    出了城,天大地大,太原王氏不一定追得上,追上了信武卫野战更强!

    来不及游览邯郸古城,体会古城的风土人情。

    来不及等豪爽大气的柳城主,介绍人才。

    来不及等神秘暧昧的彼岸花的再次接触。

    来不及等暗影楼关于孤影的商谈。

    武信只是留了几封书信,便再次踏上南下之路……

    当武信再次返回邯郸古城时,将会是什么情况呢?

    信武卫还在身边吗?柳世阐、彼岸花、程馆主等人还在吗?

    是否会物是人非?

    ……

    邯郸城,城主府。

    “什么?武县令已经离开了?”

    当柳世阐收到武信书信时,诧异意外之余,又有些恼怒和失望。

    只有封书信,算不算不告而别?而且武信委托的事,他已经办了,刚派人通知,却得到如此消息。

    不过,当柳世阐看完武信书信时,反倒气消了,明白了!

    击杀太原王氏旁支天才白虹剑,终究不会真的什么事都没发生。

    生擒了暗影楼最有潜力的杀手孤影,还招惹了魅影楼头牌彼岸花……

    又购买了两百余有武功底子的青少年。

    仔细想想,柳世阐反而有些庆幸武信突然离开了,否则他这个城主估计会很头疼!

    柳世阐在河东柳氏中的身份,与及在大隋帝国中的地位,确实是不如武信。

    但是,柳世阐担任邯郸城主多年,又有河东柳氏协助,知道的信息和辛秘,就远比武信多得多了!

    ……

    邯郸城,魅影楼!

    彼岸花,绿裳女子,红袍魔女,高雅美妇等齐聚一堂。

    此时,彼岸花已经收到武信辞别的书信,脸色复杂至极,不知作何感想。

    “彼岸花!这就是你说的男人?孤影呢?”

    身披艳红丝袍,势若熊熊烈焰,又如森寒血腥的女子,慵懒半躺卧榻,淡淡问道。

    顿了下,瞥了眼痴迷看着书信的彼岸花,冷声接道:“恭喜你!看来这男人对你颇有感情,竟然还知道给你送离别书信,没有不告而别!”

    “莹莹姐……”

    彼岸花脸色微变,却是故作撒娇嗔道,随即接道:“他肯定出了什么事!他的事情,我们都清楚,不可能这么仓促离开,连柳城主的事都来不及完成呢!”

    顿了下,态度肯定接道:“别的不说,太原王氏肯定要行动了。死了个废物,今天不少太原王氏的鹰犬,涌入邯郸了!”

    彼岸花是个心思玲珑之人,虽然跟莹莹算不上熟悉,却也有所接触,有所了解。

    别看莹莹那么说,其实说的是反话,明显是在警告彼岸花,千万别对武信动真情!

    莹莹深深看了眼彼岸花,语气随意莫名其妙说道:“别说姐姐没关照你!给你三个月时间,亲手了结她,完成自己的修行!”

    “什么意思?”彼岸花花容失色,身躯绷紧站起,如护着小鸡的母鸡,瞪视追问。

    “你能得到他的心,或者,能把他拉到我们这边,大功一件。否则……”

    莹莹淡淡看了眼彼岸花,就像述说件很平常的事缓缓说道。顿了下,接道:“他,留不得,必死!”

    ******

    这么久了还有很多人不知道影子开新书了!有渠道和能力的朋友,帮忙宣传下,做个广告,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