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下 > 第四十二章 百战武馆
    第二天。

    鸡鸣破晓,武信及信武卫自觉早练,依旧是练拳和“伪观想”,时间各半。

    闻人仲、弘伯、两婢等也跟随起来,或观看,或自练。

    有了紫极寨袭击的经历,众人都自觉且勤奋很多,恨不得立刻训练成军或神功大成。

    再加上武信昨晚的练拳,信武卫的精神面貌和训练情绪等,明显提升了一截。

    此时,信武卫齐聚列队,头顶的铁血煞气,已经肉眼可见,中间部分已经浮现紫色。才几天时间,练军效率惊世骇俗。

    “刚、柔、轻、重、抓、缠、引、透、破……”

    领军练拳,武信练的是九九八十一招的《武神无极拳》,并非九招的《武神九拳》。

    拳出破风,虚空爆鸣。

    武信的**强度及各种状态,以感觉得到的速度飙升着,连武信自己都感觉诧异。

    练拳之际,武信的气血体魄所化的背后的“武神虚影”,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凝实,状若头顶紫云。

    笼罩信武卫的铁血煞气中,紫气越来越浓,隐约可见缓缓化为人形。

    紫色的诞生,不只是军队精锐程度和声威气势的体现,也会反哺军卒,使得军队的各种状态更强,练功效果也有不小增幅,这也是很多武修或贫穷人家,愿意从军修炼的主要原因之一。

    只是,这种军魂的增幅和变化,是种潜移默化的漫长过程,并非一蹴而就。

    练完拳后,趁着信武卫气血沸腾,精神大振,便开始“伪观想”!

    武信站立队伍前方,脑际在冥想“武神神像”,使得上丹田的识海中的武神神像,更为凝实、更为逼真。

    此时也是武信文修之时,正好个人修炼和军队训练,两不误!

    信武卫站得笔直,全神贯注盯着武信,把武信的一切,烙印在心中,并揣摩武信的气息、气势,甚至是神态、表情等等。

    其实,绝大多数信武卫,都不知道“伪观想”有什么用,也不认为有什么具体效果。只是,依旧地一丝不苟地照做了!

    武信和信武卫不知道的是,这种练军之法,虽然是“伪观想”,却也是观想的一种,依旧对精神力的提升有效。

    长此以往,信武卫的精神力会越来越高。

    这也会成为信武卫和魔军的主要差别之一。

    ……

    日上三竿。

    武信依旧带着昨晚的阵容,离开客栈。

    早上的邯郸古城,已经很热闹,人来人往,人声鼎沸,车水马龙。

    让武信侧目的是,街道上持刀佩剑的人太多了。

    连个衣衫褴褛,瘦弱身材如**岁孩童的小屁孩,也背着把比他还高一点的破刀,让武信颇为无语,带刀有意义吗?很怀疑那孩童舞得动吗?

    另一点,就是邯郸古城有不少服饰各异,野蛮或蛮荒气息浓溢的异族,比武城多得多。

    邯郸古城曾为文明前蛮族大部落族地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一路观察,闻人仲忽然语气激动说道:“少爷!也走了挺久了,进去坐坐?”

    武信一怔,发现不知不觉来到魅影楼前,没好气啐道:“大清早逛青楼?你不怕英年早逝吗?脑子整天想的什么玩意……”

    “这不是……担心少爷想念萧小姐(彼岸花)吗?嘿嘿……”闻人仲尴尬应道。

    “正事要紧!”武信应道。

    闻人仲眼神一亮,迫不及待接道:“就这么说定了啊!做完正事就来!”

    武信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他!

    又走了顿饭时间,武信等人来到一处老旧又恢弘的府邸前。

    “少爷!这就是百战武馆,属下昨晚已经和馆主谈妥!”

    武梦适时解说道,随即解释道:“因为武馆收入不佳,资格已被取缔,所以暂无牌匾!”

    武信点了点头,便率众朝府门走去……

    刚走几步,一群十几人,从府内疾步走出,为首是个发须斑白,满脸风霜的壮年,不是他年纪大,应该是操劳过度的原因。

    “欢迎武大人及各位大人驾临,蓬荜生辉啊!”

    壮年隔远抱拳高嚷,话落,来到近前,又躬身歉意道:“有失远迎,还请诸位大人恕罪!”

    言语客气谦卑,武信却看出壮年有些别扭,似乎是违心硬做出来的行为,显然武馆日子确实不好过,便抱歉回礼:“久仰霹雳刀之威!程馆主客气,是我等叨扰了!”

    程馆主脸色有点不自然,嘴唇蠕动数下,词穷道:“请!”

    “不怎么会交际,较为嘴拙,看他依旧辛苦维持武馆,应该是个厚道人!”

    武信心中暗自评价,便客气跟随往内。

    江湖催人老啊!

    仅以霹雳刀之名,可知程馆主当年的意气风发和火爆性子。

    通过府门,来到个数千平的广场,收拾得颇为整洁,却难掩破落的痕迹和气息,却也足以证明百战武馆曾经辉煌过。

    广场中,此时正站着三四百人,从七八岁稚童,到发须苍白的老人都有。

    “这么多?还这么杂?”

    武信浓眉一皱,有些不悦看了眼武梦。

    武梦脸色寒霜,凝眉冷声道:“程馆主,昨晚我们似乎不是这么说的吧?这些都是你们武馆的弟子?孩子和老人,我们要来干嘛?养育和养老吗?”

    此次武信等人前来武馆,就是为了补充信武卫,并预备些人员充当仆役。

    紫极寨一战,信武卫伤亡十余人,却也多了两百多匹战马,自然要补充。而且战马难得,卖掉太浪费了!

    因为信武卫的特殊性质,所以武信决定买断,而非雇佣或招募,并找武馆弟子,以最大程度保证忠诚度和平均战力。

    程馆主脸色憋得通红,歉意朝武梦拱了拱手,不知该说什么,又看向武信说道:

    “武……武大人!这些人都是武馆弟子,都愿意卖身为奴,跟随大人前往句容城!在下保证,全部绝对忠诚,绝对自愿,都有武艺底子,并不会成为累赘,武大人就当做做善事了!”

    这是武信第一次郑重吩咐,竟然办差了,加上死士的行事本就较为严禁。

    武梦顿时恼怒训斥道:“善事?不会成为累赘?从北到南,路途遥远。我们全都骑马赶路,程馆主确定他们都能……”

    “……”

    武信摆手阻止武梦训斥,叹息道:“行了!可以的话,谁愿意卖身?把他们的资料拿来吧,全要肯定不行,路途遥远且凶险,更带不了这么多人!”

    武信终于知道,颇有威名的霹雳刀,为什么混得这么惨了!

    不过,由此可见,确实是个厚道且仁善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