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下 >章节目录第四十章 幽影剑
    之前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形影迅掠间,事情就落幕了,只是两个呼吸间的事!

    “噼里啪啦……”

    惊呼中,在场众人纷纷起身,又带倒不少茶盏盆钵,场面混乱。

    “好大的胆子!竟敢到城主府行刺!”

    柳世阐五官扭曲,眼神凌厉如剑直视黑衣青年,怒不可赦叱道。

    武信不由瞥了眼柳世阐,似乎不像是惺惺作态。

    “咯咯……”

    彼岸花意外非常看了眼武信,却是声若银铃娇笑起来,随后妩媚如花俏脸一正,郑重脆声道:

    “此话从何说起?自己无能被发现,那是你修为不到家,关妾身何事?”

    黑衣青年神情一僵,眼神闪烁不定,有些将信将疑。

    “哼!”

    彼岸花得理不饶人,冷哼一声说道:

    “话说回来,你竟敢在妾身服侍恩主时行刺,又置妾身于何地?我等分属不同组织,组织规矩,可没规定不能叫破对方行踪,被识破终究是你自己无能。再则,行动失败,竟敢喊破妾身身份,妄图推卸责任。你还是想想自己的下场吧!逃得过此劫,也逃不过组织责罚!”

    “这……”

    黑衣青年语塞,却是认定彼岸花告密,冷笑道:“事实如何,组织自会分辨!若非你警示,就凭他和他们,怎么可能识破我的行踪?”

    “咳!咳!”

    武信忍不住咳嗽数声,摸了摸鼻子,有些无语提醒道:“你们当本县是透明的吗?”

    顿了下,饶有兴趣看着黑衣青年问道:“行刺失败且当场被擒,还有心思想未来的事?难道你以为本县,会就这么把你放了,当什么也没发过吗?”

    “……”黑衣青年一怔,却依旧硬着硬着头皮,昂首沉默。

    赶赴武信身边守卫的武梦,忽然出声道:“他是天下十大杀手之一的孤影,擅长化影刺杀目标,因而得名,据说还成功刺杀过炼神老祖!不少世家、宗派等都有悬赏,便是送到衙门,也有不菲赏金!”

    顿了下,看向孤影依旧抓着的宝剑,接道:“这应该是传说中的神兵,幽影剑。据说与上古神剑承影剑,是同一材料所铸,号称地狱幽灵,影落无形。孤影的威名,一半沿自此剑。”

    话落,看武信脸露兴趣,武梦便自觉上前,无视孤影怒视,夺走幽影剑。

    持剑观赏……

    剑长近米,宽三指,轻若无物。整体简朴古韵,并无多余装饰。剑若青冥,整体呈青幽色,剑身寒光闪烁,似乎能吸收光线。

    武信手握剑柄,有种血肉之感,如手臂延伸,是件不下于“山河棍”的神兵。

    “噗……”

    屈指一弹,声音令人意外地微不可闻,就像是弹在朽木上,声音还被吸收了。

    “好剑!”

    武信忍不住赞了声。

    武梦又乖巧递上不知什么兽皮制成的暗青剑鞘,武信理所当然地接过,挂在腰间。

    此刻起,此剑姓武了!

    柳世阐来到武信身边,眼热看了眼幽影剑,满脸惭愧抱拳谢罪道:“幸得贤弟有惊无险,愚兄惭愧啊!”

    “这是愚弟引来的祸患,与兄长有何关系?”

    武信身体一偏应道,随即抱拳微笑道:“反倒是愚弟破坏了宴会氛围,惭愧!有罪!”

    柳世阐暗松了口气,连忙回礼应道:“贤弟客气了!此事……”

    “晚上也差不多了!要不今晚到此为止?”武信接过话题说道。

    杀手孤影,武信自然不会交出去,得好好想想怎么处理!

    “时分已晚,良辰美景尚有,我等暂且到此亦可!”

    柳世阐想了想,爽快应道,随后看了眼彼岸花,暧昧低声道:“贤弟机会很大哦!好好把握,预祝贤弟晚上抱得美人归!”

    “哈哈……”

    武信大笑掩饰,便朝王通等人客气告辞。

    看着王通,武信实在很想招揽,终究还是硬忍了下来,就不自取其辱了!

    离开时,武信并未招呼彼岸花,彼岸花却自然而然地沉默跟随,就差以女伴自居了。让柳世阐、王通等人暗自称奇,又艳羡不已。

    “兄长!愚弟此次上任,所带只是一群莽夫,并无杰出人才可用。邯郸古城,人杰地灵,不知可否委托兄长,找几个信得过的人手,辅佐治理句容?”

    柳世阐一路送到门口,临别前,武信想了想,郑重请求道。

    “明白!一定不负贤弟所托!”柳世阐知晓武信的情况,爽快应承下来。

    适时,诸多信武卫牵马到来,武信抱拳告别。

    “萧小姐……”

    武信有些头疼看向彼岸花。

    “公子怕彼岸花刺杀吗?”彼岸花樱唇紧咬,神情变幻似乎举棋不定,忽然问道。

    “不怕!”武信毫不犹豫应道。

    彼岸花笑靥如花绽放,异彩涟漪问道:“妾身跟那杀手可是一伙啊,公子为什么不怕?”

    武信想了想,浓眉一挑微笑应道:“很多事……没有为什么!感觉吧,或许这就是缘分!”

    “嗯!公子就是妾身此生的机缘,确实是缘分……”

    彼岸花心中悸动,双瞳剪水直视武信,痴迷幻想般呢喃着,忽然举起右臂……

    “……”武信眼露疑惑,有些反应不过来。

    心中暗自嘀咕:“不会让自己牵着她走吧?这可是邯郸古城啊!这世界也流行这种浪漫事?”

    “上马啊!”彼岸花瞪着武信,霞飞双颊啐道,羞态毕露。

    “哦!”

    武信恍然大悟,先行上马,又探身抓着柔软小手,带起……

    紫裙翻飞,衣袂飘飘,在昏暗月色下,如紫色蝴蝶飘舞,美妙不可言。

    暖玉入怀,芬芳泌人!

    武信的心理很正常,又没有防备之心。如此情景下,身体迅速有了明显反应。

    彼岸花霞透双耳,血染玉颈,羞涩低语:“公子可别乱想哦?冷云只想和公子说会悄悄话,真有事相谈,送到魅影楼便可!”

    话虽如此,武信却感觉怀内身躯,变得炽热如火,还有撩心微颤,显然彼岸花未经人事,才会反应这么大。顿时遐想连篇,抱得更紧了……

    蹄惊夜色!

    明亮月色下,数十骑驰骋在宽阔寂静的大道,数辆马车紧紧跟随。

    夜深人静,情思自涌。

    奔跑战马上的相拥男女,就像两团炙热烈火,紧靠着摇曳不定,似欲擦出火花,燃尽彼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