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下 >章节目录第三十一章 初战之效
    留在雄阔海身边者不到三十骑,还基本是雄阔海亲信之紫衣骑兵。

    可以说,激战至今,山贼大势已去。继续战斗,山贼没全灭也会跑光。

    山贼就是山贼,就算雄阔海平时多加训练,依旧摆脱不了山贼习性,胜则一拥而上,败则一哄而散。

    当然,若非雄阔海平时的训练,如此惨重伤亡的战斗,估计山贼早就跑光了,不会还剩这数百人!

    “大王!事不可为,及早撤退吧!”

    一位紫衣骑兵焦急朝雄阔海传音奉劝道,如果不是他们数十骑紧随雄阔海,有雄阔海震慑、照拂和抵挡,距离这么近就被信武卫击杀或射杀了。

    “该死的伍氏!还誓言旦旦,这些人是没经过任何军事训练的死士,一盘散沙而已,中看不中用!连铁血煞气都拥有了,还叫一盘散沙?那大隋正规军算什么……”

    “只是回报恩情,顺便赚点粮草钱物!这次被坑苦了。害了二弟三弟和诸多孩儿啊……”

    看了眼至今依旧阵形不乱且兵甲炫目的信武卫,估计精锐官军也就这样了。雄阔海满腹苦水,悔得肠子都青了。

    “撤!”

    又悔又怒之际,雄阔海还是果断暴喝下令,并恼怒瞪了眼依旧在游斗的武信。

    早就想逃且已经在逃的山贼,顿时精神大振,动作加快,一窝蜂散往四面八方,大部分退向山林。

    “杀!”

    武龙怒吼一声,龙队加快速度追杀四面八方奔逃的山贼。

    其余四队也是跃跃欲试,鹰队梦队射箭更急,把奔逃中的山贼当活靶子。

    武象看了眼武信,不敢乱动盾阵。武狼则率着狼队杀出,追向雄阔海所率山贼主力……

    “够了!”

    眼神凌厉看着雄阔海退走,武信高声喝令,又迅速接道:“穷寇莫追!”

    以雄阔海的悍勇凶猛,连弘伯都拦不住。信武卫追上去,得牺牲多少才能留下雄阔海?!

    世传四大妖孽,不是他们实力最高或天下无敌,而是某方面超乎正常范畴。正常情况下,根本困不住、抓不住。

    武狼、武龙等人,遗憾留步,看着山贼连滚带爬疯狂逃远。

    唯有鹰队梦队,留在原地,依旧以强弓远程射杀……

    “天王!本县承诺永远有效,在句容城恭候天王大驾,期待共闯天下!”

    想了想,武信看向护着山贼退离的雄阔海,忽然高声喝道,声震山林。

    雄阔海一棍扫飞数十支利箭,眼神诧异又复杂看了眼武信,沉默不答,护众离去。

    双方打成这样了,武信还要招揽他?

    看上去颇为真诚,倒不像是虚言诳骗!

    不得不承认,武信这么一喊,原本对武信满腹仇恨的雄阔海,仇恨消了大半。毕竟刀剑无眼,劫杀方能怪谁?该仇恨的是武信才是啊!

    “清理战场,统计伤亡,总结经验!”

    龙队狼队返回,武信迅速吩咐道。

    五位统领互相对望,又有些迷茫疑惑看着武信,死士是从不清理战场的群体。

    片刻后,不待武信具体安排,五位统领颇有默契地分别行动。

    武龙武狼两队负责清理战场,象队留守,梦队统计和救治伤员,并监督龙狼两队,鹰队戒备和探察四方,免得再遇袭击。

    “果然,还是鲜血和死亡,最能锻炼人啊!”

    看信武卫自觉行动,武信颇为满意,不由心中感慨。

    信武卫终于知道主动做事,互相间也有了默契。

    如此一来,以后遇事的反应速度和做事效率,自然就高得多。

    武龙等人能获得自己的姓和名,心性智慧能力等,本就出类拔萃,成长很快!

    更重要的一点……

    仔细观察血腥战场,除却浓溢的血腥味和雾气外,信武卫上空,隐见稀薄红雾。等信武卫高度汇聚,这红雾会更明显更凝实,这是信武卫的铁血煞气终于凝聚成形的标志。

    一次生死战斗,就能比拟信武卫平时整体训练半月了!

    以武信估计,类似此次的激战,再来四五次,估计信武卫连军魂也能凝出,效果惊人!

    便是武信自己,感觉也经历了一次巨大蚋变。

    最明显的一点,看着满地尸骸,闻着刺鼻血腥,望着残酷断肢和狰狞死态等。武信的心理平静很多,之前恶心想吐,思绪纷杂,心神混乱等情况,已经消失。

    相信下一次战斗,武信的心态会更平稳,更冷静!

    “这就是沙场啊!感觉平时苦修的武功招式,作用不大啊!全忘光了,没忘的也不合适,没法施展啊……”

    武信观察思量间,身旁杜横垂头丧气,苦涩不已嘟嚷道。

    之前战斗,闻人仲好歹提醒过信武卫,有点作用。

    弘伯跟雄阔海激战上百回合,虽然被逼退,至少让雄阔海不敢妄动,不敢轻离,不敢疯狂追杀武信,是种无形的牵制,作用很大。

    杜横却有点不知所措,好不容易壮着胆蒙着头,冲向山贼,对少爷武信也没帮到什么,还有累赘嫌疑。如果没信武卫多次相救,杜横没死也受伤了,哪能像现在什么事都没有?

    这点来说,让杜横挫败感很强烈,感觉平时苦练都练到狗身上去了,感觉很对不起少爷,抬不起头跟众人对视了!

    “咦?”

    武信眼神一亮,若有所悟。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

    “难道……《武神心经》侧重军事政务,军魂丹心等修行,用意在这里?”

    “沙场中,再精妙的招式也作用不大,甚至没机会施展。沙场需要的是直接有效的杀敌手段,需要的是个人随机应变……”

    “这点来说,和武神奥义有点不谋而合!心经初期需要苦练无数招式,然后融合,然后化为己用,然后招由心生……最后无招胜有招……”

    “《武神心经》,本就重意不重招。就是个由零生繁,由繁化简,从简回零的过程!当然,其中应该还有个汇万千武学为己用,自创适合自己招式的漫长过程……”

    “别的不说,多经历沙场撕杀,确实能极大加快由繁化简这个漫长的过程!”

    明悟之后,武信开始回忆之前战斗的点点滴滴。

    最明显的失误,明知雄阔海很强,还硬接一棍,搞得自己双手和体内受创,没几天痊愈不了。连坐骑“云里雪”,现在站都站不稳,还怎么骑乘?

    当时明明可以避开或击偏,心态不够关啊!

    想到这,武信朝杜横安慰道:“初遇沙场,还知道出手就不错了。失措是人之常情,慢慢就习惯了,无需颓丧!”

    这是安慰杜横,也是在安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