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下 >章节目录第二十九章 恶魔封印
    信武卫最差也是炼体七重。武信以前世经验,认为普通的军队弓箭手的射程,是一百到两百米,那就大错特错了!

    强者属于特例,暂且不说。

    信武卫的弓箭手,平均“精准射程”在五百米以上,部分能射到千米外,还是五百步穿杨和千步穿杨那种!

    一时间……

    周围山贼喊杀声震耳,声势浩大。

    信武卫沉默肃然,唯有弓响连绵和利箭尖啸,基本上每支利箭就会带走一个山贼的生命!

    浓溢血腥中,双方的极动和极静,对比鲜明。

    千余米外的山贼,刚到七八百米处,就被射杀了两三百人,尸横遍地,血染黄土。

    一股浓溢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开来,更是激化了双方血战之心,炙热之血。

    “就这战斗力,之前用得着想逃吗?”

    看这战况,武信暗自吐槽,硬忍着胸部躁动,不去看血腥战局。眼露不舍和不忍,遥望雄阔海朗声道:

    “紫面天王!你们并无胜算,就此罢手,结个善缘吧!之前承诺不变,完全出自真心!”

    第一次见到天骄,武信实在很想招揽,不甘心就此放弃,至少也不想结下死仇!

    “杀!”

    雄阔海毫不理会,如雷暴喝一声,率着两位首领及三百余轻骑兵冲出,速如旋风,呼吸间便是数十米距离。

    光是三百余轻骑兵裹动的煞气军魂,就占了整体大半,给人种“风从虎,云从龙”的冲击感和压迫感!

    信武卫弓箭手迅速转移主要目标……

    上百利箭袭杀,力道被煞气军魂削弱部分,又被挡下大半,导致战果寥寥,只射落十几名山贼骑兵,很难阻止山贼骑兵的冲锋!

    武鹰和武梦两大统领,齐张强弓,瞄准雄阔海,箭若流星,却被雄阔海一棍击飞,无法阻止分毫。

    雄阔海棍影弥漫间,十数利箭全被磕飞、击落!

    “龙队!准备出击!象队、狼队,原地固守抵挡,阵形不可乱!”

    武信凝眉看着山贼涌至,沉声下令道。

    浓溢血腥味和狰狞战况,让武信腹部炙热翻滚,有种想呕吐的强烈感觉,却又有种浑身燥热,直欲疯狂的冲动和戾气……

    或许,这就是铁血和沙场的魅力所在,残酷血腥的氛围最容易影响人!

    “哧、哧、哧……”

    利器破风,寒芒阵阵。

    涌来的山贼,终于靠近信武卫,刀光剑影,斧芒利箭,连各种暗器都有,射在巨盾上闷声连响。

    那无数迅猛寒芒,看得武信暗捏了把汗,有种心惊胆颤的感觉!

    此次面对的只是被传为乌合之众的山贼群,却比武信想象中的正规军人的攻击,强悍太多了。

    用武信前世的眼光和感觉,似乎每道寒芒都能把人劈成两半,力道惊人!

    “噗、噗、噗……”

    不少山贼止不住冲势,或者被后方战友推着上前,直接撞上盾墙中的长枪,响起阵阵利器入体声……

    绽放的血肉,激射的鲜血,狰狞的五官……

    形形色色的姿态神情,深深挑战着武信的神经。

    武信的呼吸逐渐加剧,气喘如牛,手中“山河棍”紧握得手指发白,青筋浮凸。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胸膛跳出,有种不发不快的悸动,连身躯也微微颤抖着……

    “嗖……”

    冲到枪盾防线的山贼群中,一道黑影如翩鸿闯出,令人措手不及地极速穿过信武卫,扑向武信……

    利器尖啸声中……

    寒光凛冽,锐气纵横!

    “咔嚓……”

    杜横、弘伯等人刚要出手,武信一紧张,力灌山河棍,全力击出……

    棍出如龙,万斤之力,破风呼啸如怒龙出海。

    后发先至,硬物碎裂声起……

    剑碎,头炸!

    红血、白髓、皮肉、碎剑,炫目如烟花绽放……

    落下的液体,刺鼻的血腥,带着火热的血腥,还有烙铁般的悸动……

    一击秒杀!

    一棍爆头!

    “隐藏在山贼中的刺客?血腥……这就是血腥吗?!”

    武信横棍半空,神情茫然,惊恐又兴奋呢喃着,很奇怪地竟然没有了恶心想吐的感觉,反而有种疯狂的暴戾,有种血液沸腾的炙热……

    “我不想杀人,也不想被杀……不出手……难道等死吗?既然对方不接善意,又何须优柔寡断和手下留情?”

    看着眼前的刀光剑影,腥风血雨,武信心中一定,迷茫的眼神逐渐变得凶戾……

    就像是,解开了某种封印!

    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潜伏着一只恶魔,平时一直封印着,直到解封的那一天……

    武信的前世和前身,都没杀过人,连重伤也没。前几天的狂揍二弟武元忠,已经是最暴戾、最凶狠的经历了!

    如今……

    恶魔解封!

    暴徒出笼!

    “杀!”

    武信状若发泄般狂吼一声,如晴天雷响,如风暴降临,震得无数人耳际嗡鸣,疯狂战斗中的敌我双方,头皮一炸。

    “呼……”

    双腿一夹,座下“云里雪”冲向被冲破的枪盾防线缺口……

    力灌山河棍,撩起,掀起猛烈破风声,夹着万斤之力!

    刚冲破枪盾防线的一名山贼头目,百炼刀一挡,棍至刀碎,雄壮身躯上浮,蓦然四分五裂,残肢纷飞中热血瓢泼……被硬生生打爆!

    长棍势尽,两三名山贼被劲风和长棍砸飞半空,鲜血狂喷!

    云里雪冲出缺口,撞飞撞退两三名山贼。

    山河棍一招横扫千军,两个头颅如西瓜爆开,三四个山贼身如柳絮飞起,还未落下,已经毙命或进气多,出气少。

    “砰、砰、砰……”

    长棍挥舞,左右手交替,引动气流如浪咆哮,掀起棍影如龙翻滚,炙热鲜血和各种残肢纷飞……

    原本拥挤防线缺口的山贼,三丈之内,为之一空,非伤则死!

    暴力!

    凶残!

    野蛮!

    “这……”

    关注武信的众人,有些错愕呆滞,难以置信看着武信……

    那浓眉星目,俊秀白皙的五官;那锦衣华丽,儒雅偏瘦的身形……

    那力夹万斤,棍风咆哮的长棍;那鲜血飘洒,残肢纷飞的血腥……

    形成了极为鲜明又矛盾的对比。

    更让人侧目的是……

    疯狂暴戾中的武信,背后隐现模糊虚影,千臂狰狞,气势凶狂,威若地狱爬出的魔王,凶威滔天,又似乎在不停贪婪吸收着血腥,逐渐清晰、凝实!

    武魂虚影!

    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武信的武道之路!

    *******

    不朽的主题!记得投票和支持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