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下 > 第二十一章 血脉的悸动
    “信儿……”

    后母王氏脸色数变,硬着头皮上前,艰难喊道,又迅速接道:

    “不管信儿信不信!从始至终,二娘从未想过真正伤害信儿,以后也不会有,至少不会直接或间接表示……”

    “二娘!”

    武信想了想,双眼直直望着贤淑端庄的精致面孔,出乎所有人意料地上前拥抱了下,让包括王氏在内的无数人瞬间呆滞……

    “信儿明白,也相信二娘!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和父亲好好过日子就好,别想其他!保重!”

    “好孩子……”

    王氏咬了咬丰唇,微颤拍了拍武信背部,晶莹泪珠瞬间沿着光滑脸部落下……

    其实……

    王氏真不是野心勃勃的女人,很多事不是她的意愿,也不是由她主持。

    “大……大哥……”

    鼻青脸肿的武元忠,眼神飘忽不敢和武信直视,期期艾艾喊道,有些惧怕,有些脸红,有些尴尬,有些不情愿,有些……

    “抬头!”

    武信脸色一沉,猛然叱道,引得武士棱、王氏及无数人心中一跳……

    “昨日起,你已经是古族武氏的少族长,有什么不敢面对?如何面对将来武氏的事?”

    武信拍了拍武元忠肩膀,让武元忠身躯一颤,让周围无数人呼吸一滞,却听武信厉声质问道。

    “推卸!移除!离开!是大哥主动提出,不是认为你比大哥好。而是大哥认为,你更合适,更有利于家族,明白吗?”

    “啊?”

    武元忠嘴巴大张,想说明白,但是,真的不明白!

    “别想太多了,大哥对你没什么仇恨怨怒!就你这怂样,大哥真心看不上,压根没拿你当对手!”

    武信再次说道,顿时让武元忠脸色发红、发紫、发黑,有点恼羞成怒的架势,更有雷霆震怒的趋势……

    什么意思?

    看不起他?

    “无论如何,做好自己,凡事多想想,至少对得起身上流淌的血脉,对得起自己肩负的职位……”

    不待武元忠多说,武信又一掌拍下,拍散武元忠聚起的力量,也拍散了武元忠即将爆发的勇气,语气郑重且期待说道。

    顿了下,又迅速接道:“努力修习,少想些歪门邪道,实力才是根本。别对不起一身资质,你现在的实力……实在太差劲了!”

    “……”武元忠脸部憋得发黑,嘴唇蠕动数下,终究什么也说不出来!

    “大哥……你才是武氏真正的天才,第一天才!”

    三弟武元隆上前,战意昂扬直视武信说道,却没出手的意思,显然自认如今并非武信的对手!

    不算境界差距。能把初入炼体九重的武元忠,当沙包狂揍,并且使之没丝毫还手之力,武元隆自认做不到!

    “我一直很看好你。你是武氏此代中,最有可能修成镇族宝典的人!”

    武信认真看着武元隆说道,顿了下,气死人不偿命接道:“当然,除了大哥!”

    “嗯!”武元隆拳头一握,郑重应道。

    “还有你们……”

    不待其他人上前,武信忽然看向武元庆兄弟、武元素、武元洪等弟妹,嚷声说道:

    “人云亦云,自我立场不稳,还谈何武道之心?身为武氏男儿,实力对得起自己的出身和待遇吗?将来,大哥要是听闻你们不好好习武,还做欺负弱小,捕风捉影,乃至欺压妇孺的事,绝对见一次揍一次,早就想扁你们了……”

    武元庆兄弟红脸低头,武元素、武蝶、武云等人却是挺身对视,重重点头。

    “信儿!二叔相信,信儿能在外打出更好的天地……”

    武士让眼神熠熠,上前重重拍了拍武信说道。

    “保重!有什么事,跟三叔说下。不管怎么样,三叔都是信儿的三叔!”武士逸说道。

    四叔武士彟上前,狠狠瞪着武信,恼怒叱道:“臭小子!人小鬼大,不知道堂亲之忌吗?!不闯出一片天地,别想着堂妹!”

    “嘿嘿……”

    接下去,各个长辈等,或多或少,祝福、交代或鼓励。武信就只有傻笑应承的份了!

    庆幸的是,族人较为自觉,没一定身份地位和亲近关系,只是招呼了下,并未硬凑上来,也没人长篇大论。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片刻后,武士棱做了个深呼吸,硬忍着不舍、伤怀,阻止众人继续纠缠,朗声说道。

    “呼……”

    看着一张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武信后撤数步,猛然拜倒,隆重三拜,重重叩首。

    这是为前身而拜!

    这是为前身而叩!

    这是为了眼前众人,乃至武氏族人的情感!

    起身……

    “姐夫!”

    武信正要转身离开,一个妩媚粘人又饱含稚嫩的呼喊声起……

    回头,武顺身形踉跄而出,俏脸通红,美眸如水。

    “小媚儿……”

    武信有些无奈看向激动握拳,小嘴紧咬,满脸紧张、期待,看着武顺和自己的武媚儿。

    芬芳扑鼻,温暖贴身。

    “别忘了!顺儿永远在家,等你……”

    武信耳畔,响起武顺带着磁性的真诚深情,而又宛若誓言、承诺和托付的言语。

    恍惚间,绝美曼妙的身形,已经羞不可耐掩面而走……

    还有周围,神情呆滞又带着深思,带着意味深长的众人。

    在这个世界,待字闺中的武顺,能做出如此之事,宛若晴天霹雳,已经极为震撼,意义不亚于当众私定终身了,比订婚还严重。

    如果,武信最终不要武顺,武顺肯定很难嫁出去,嫁出去也不会好过!

    “这就是新世界的感情吗?来得如此简单,又来得如此突然,可惜……一起离开多好啊?!”

    看着翩翩远去的美妙身形,武信心思复杂莫名,感觉心里沉甸甸的,真感觉有种重要东西留在了武氏!

    或许,这就是责任,男儿的责任!

    美人情重,如何可负?!

    “走!”

    做了个深呼吸,最后环视了眼众多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武信毅然转身,大步而去……

    翻身上马,朗声喝道!

    铁蹄如雷,响彻武城的清晨街道!

    璀璨的光明,为远去的队伍,披上一层炫目的外衣……

    或许离别,或许消逝!

    或许开始,或许结束!

    一段经历的结束,代表着另一端精彩人生的开始!

    恢弘威严的武城,宁静清幽的早晨,因铁蹄而躁动……

    ******

    总是差那么一点点,不管在哪关注影子,花费点时间,给个收藏、推荐、点击,影响很大,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