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下 > 第二十章 同族悸动
    五百骑乘信武卫,加上十余辆马车,队伍足足延绵千余米长,如巨蟒蔓延出武府。

    如此浩大的阵容,引得武府无数人争相侧目,眼神古怪又议论纷纷,其中不乏正赶往武府门口的人。

    “应该把队伍,直接安置在府外!”

    缓缓骑乘间,武信越来越感觉不对,再想想等会还得经过族人聚集的武府大门,更为头疼,不由偏头朝武龙说道。

    武龙是信武卫大统领,平时跟随在武信身边,随时听从武信吩咐,其余四大统领则是率着信武卫。

    “是!奴……属下知罪!”武龙欲言又止,直接认罪道。

    闻人仲想了想,解释道:“少爷!按照族规,他们不能无理由自行离府,而且各种物资筹备装车,也是在府内,不方便直接搬到府外。当然,呈报下的话,还是可以在府外行动的,只是龙大统领权限不够。也是此次较为特殊,是个例外,平时府内很少如此多人一起行动,极少规模声势如此浩大!”

    “哦?”

    武信恍然,迅速接道:“这是我的失误,没事先想到眼前情况!”

    武龙感激看了眼闻人仲,连忙应道:“主公事忙,这本该是……属下的责任!是属下没及时请示和汇报!”

    “……”

    武信苦笑摇了摇头,自己忙吗?闲得发慌啊,所以急着离开武氏,不想待了!

    默契!磨合!

    认真算来,还真怪不了任何人,都有点小失误。

    要说忙,武信昨晚还真没忙什么,就是练完功休息。其他有弘伯、闻人仲和武龙安排好了。

    只是包括武信在内的众人,想得不够慎密,谁知道会碰上族人齐聚门口?!

    ……

    片刻后,信武卫鱼贯离开武府,武信等人最后抵达。

    族长武士棱、嫡系长老武士让、武士逸、武士彟,与及诸多长老、执事等,数量高达数百人,拥挤在大门口。

    更让武信的意外的,后母王氏,二弟、三弟,与及杨氏、武顺、武媚和襁褓中的武兰等。还有之前冲突的武元庆兄弟、武云、武蝶等等,竟然都聚集在武府门口,不像是正式迎接大人物的样子,否则不会这么多女眷!

    “难道……早上府中如此喧闹?是为了送别自己?”

    武信心中莫名猜想到,头疼之余,疑惑更多了。

    如果自己有这么高的威信,众望所归,就不会失去少族长之位了。后母势力再怎么蹦跶也没用,除非太原王氏愿意和武氏彻底撕破脸皮,大打出手!

    所以,很多事也是咎由自取。

    前身的资质智慧都不低,还是天才之资。可惜,太低调隐忍了,想着这样才不会惹祸上身,却失去了身为少族长应有的威望和人气!

    寻思间,武信队伍继续前行,以族长武士棱为首的族中队伍却躁动起来,由族中长老、执事等领头,反向迎向武信!

    “信儿……”武士棱率先喊道。

    “信儿……”

    武士让、武士逸、武士彟等和武信关系较近的长辈,纷纷率先称呼。

    其他长老、执事等,则是神情各异,大多欲言又止,只是眼神复杂看着武信,点了点头招呼。

    “父亲!”

    武信连忙翻身下马,恭敬称呼道,随即看向各位长辈,硬忍着一个个见礼道:“二叔、三叔、四叔……烈长老、延长老、习长老……荣执事、康执事……”

    一口气称呼和见礼三十几个,有些口干舌燥和微微眩晕,还只是长辈,没把同辈和女眷算在内!

    这就是武信之前头疼的原因之一,见到长辈,不见礼就是失礼,还不能厚此薄彼,不然更得罪人。见礼的话,数量一多,真心不好应付。

    “走吧……”

    武士棱明白武信的感受,直接挽起武信的手腕说道,朝门外走去。各个执事、长老等,自觉跟随。

    弘伯、闻人仲等人已经跟随下马,牵着马沉默地跟随往外,心中却是感慨万分,复杂莫名。

    短短百余米,众人瞩目中,武信就像是走了数千米!

    韵味十足的杨氏,眼神愧疚的后母王氏,美眸醉人的武顺,妩媚又可爱的武媚儿,娇颜如花的武蝶,神情复杂的武云……

    眼神复杂的四叔武士彟,神情不忍的二叔武士让,鼻青脸肿的二弟武元忠,慎重钦佩的三弟武元隆,忌惮躲避的武元庆……

    神奇的“轮回之眼”和强大的灵识,让武信可以一眼看出对方表现的真假。

    出乎武信意外的是,此时送别众人中,绝大多数表现真诚,包括后母王氏、堂妹武顺、二弟武元忠等。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啊!

    武信虽然低调隐忍,却也没做过什么错事,各种礼仪还算到位。如今却不得不主动让出少族长之位,甚至远走他方。身为同族之人,又有哪个不悸动?

    这是人之本性的悸动!

    这是古族世家的归属感!

    就在这种诡异又带着悲伤肃穆的凝重氛围中,武信和武士棱携手走出武府。

    除弘伯、闻人仲、杜横和武龙四人,其他人自觉远离,让出一定空间!

    “信儿!此事看似已经解决。明面上应该安全。实际上,王氏,甚至是族中某些势力,可能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信儿。死人,才能让人真正放心!”

    武士棱眼神凌厉看了眼妻子王氏,隐晦朝武信传音道。

    “嗯!”武信郑重点头,表示明白。

    如果真那么简单,家族何必如此费心费力安排?

    “一路保重,接下去的路,就靠信儿自己走了。为父无能……”

    武士棱做了个深呼吸,声音沙哑说道。说到后面,语气哽咽,虎目迷蒙,带着明显的水雾……

    “保重!”

    武信心中一颤,不待父亲说完。猛然上前,用力保住父亲,喉咙发痒说道。

    武士棱点了点头,用力回报了下武信,放开,退后数步,偏头掩饰……

    晶莹的液体,在半空中闪耀!

    绽放着璀璨的光辉!

    **********

    准时更新,准时求票!

    中午被挤下首页新书榜,成绩增长速度就慢了。大家记得投票,有能力帮忙宣传下,就差一点还能杀回去,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