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下 >章节目录第十四章 山河棍
    “不错!”

    一位赤袍老者,颇为赞叹解气附和道,又迅速接道:

    “不过,再给信儿加派点可靠人手更好,否则信儿什么时候才能炼出军魂?这批人手,不能太强,也不能太弱,最主要是忠心,正好用补偿和保护信儿的名义进行!”

    “常儿的想法是……”苍发老者问道。

    赤袍老者迅速应道:“死士!家族死士!”

    在场众人心中一凛,黑袍老者不由提醒道:“死士……会不会有些浪费?”

    死士,是每个家族最重要的底蕴之一,培养很难,每个都造价不菲。

    比如抚养和保护武元信的弘伯,其实就是死士出身,只是知晓者极少。

    身为家族死士,绝大多数难以善终,能坚持到最后者,都极为了得,更重要是忠心!

    ……

    事发地点周围,乃至武府,武城,扩散八方。

    即将失势的少族长武元信,暴揍公认最可能继位的武元忠的事,以风暴般的速度,传遍武氏,传遍武城,传向各个势力,特别是太原王氏。

    如此大的事,武氏护卫自然不可能不知晓。

    但是,不管是护卫,还是仆从、族人等,各自都得到不同的指令,不得干涉。于是,无数人就这么静看武元忠挨揍,没人插手,解围奉劝者都没有。

    这代表什么?!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有的认为,这是武氏在向王氏表示不满;有的认为,这是武氏对武元信的补偿;有的认为,这是武氏对武元信的认可;有的认为,这是武氏对族中某些人的警告……

    可以肯定的是,少族长武元信,没想象中那般失势落魄,未来如何,还难说得很!

    ……

    几天后。

    有了武元忠的震撼例子,倒是没人再敢骚扰武元信,连武元忠之母都沉默了。

    很明显,武元忠白白挨揍,成为武元忠的出气筒了!

    残阳似血,夕阳如画。

    天空低垂的蔼云,厚厚迭迭,无从释别,变幻莫测。

    废除关系重大的少族长之位的族议,在武氏祠堂进行着,身为当事人的武元信,连参与资格都没,还是直接移出族谱,又引发了无数猜测!

    会后,武氏正式宣布,武氏少族长之位,由原少族长武元信亲弟弟……武元忠,继承!

    武元忠自然是真正的武氏嫡系,如假包换!只是,背后站的是什么势力,代表的是什么,众人心照不宣!

    形势比人强。

    拥有三仙之一的龟仙,如此巅峰实力的古族武氏,终究还是向五姓七家之一的超级大豪门太原王氏,妥协了!低头了!

    某处庭院。

    武元信孤坐亭榭,只有弘伯和部分近侍婢女侍奉,有种日落西山,大势将去的萧瑟落寞!

    闻人仲无数次偷瞄武元信,忍不住提醒道:“少爷!族议应该完成了……”

    “那不是很好吗?早点解决,省得夜长梦多,更省麻烦!”武元信毫不在意随口应道。

    “少爷啊……”

    闻人仲欲言又止,悲愤不甘喊道。

    武元信毫不在意,语气一转道:“如果你想留下,就留下吧!我会跟父亲说,相信其他人也不会为难你!”

    这不是武元信顾作镇定,而是真的不在意。

    如果不是关系重大,不可轻离。武元信早就离开武氏了,还等什么族议?

    这不是武元信对武氏没丝毫感情,而是太想武试江湖,见识广阔世界和诸多天骄了!

    “替少爷不甘而已!父亲说了,从跟随少爷那刻起,生是少爷的人,死是少爷的鬼!”

    闻人仲嬉笑中又格外认真应道,顿了下,满脸兴奋接道:“离开也好!这家族真不想待了,那么多美女只能干瞪眼,根本就是煎熬!外面的美女多好?多少?”

    说话间,满眼憧憬,满脸猥琐,似乎正身处于红粉堆。

    武元信瞪了眼闻人仲,有了之前的事,这家伙还死性不改?!

    不过,闻人仲所说,倒也事实。武氏族规严厉,美女很多,却只能看不能动,特别是闻人仲这种家臣仆从,更需注意!

    “族长老爷来了……”

    就在此时,弘伯低声提醒道。

    说话间,超乎武元信等人意外的一大群人,浩浩荡荡进入庭院。只是部分,就挤满了宽阔庭院,估算数百人。

    更重要的是,这些人清一色面无表情,黑衣冷脸,气势彪悍冷凌。气势丝毫不弱于大隋正规军,更像是家族执法堂那些冷酷无情的精锐之士!

    这种人,是家族重要底蕴,没大事基本自然不会轻动。

    “嗖……”

    闻人仲和杜横毫不犹豫挺身,明显戒备。

    乍看上去,有点兴师问罪的架势啊!

    从儿时跟随武元信的那刻起,闻人仲和杜横,成长中就被灌输了忠于武元信的概念,因他而生,因他而死,忠心为主高于一切,包括家族、国家和民族!

    “父亲!”武元信倒是没多想,起身平静见礼道。

    知晓自己在这世界的层次后,武元信很清楚,武氏想对付自己,没必要如此大张旗鼓,一个强者就够了!

    “接住!”

    武士棱并未回应,而是甩出手中黑布包裹的长条状物品,忽然喝道。

    破风呼啸,劲风凌压,颇有山岳压顶的重量感。

    至少由武士棱手中甩出,夹杂着恐怖力量,保守估计五千斤以上……

    武元信沉心屹立,简单一个基础手法……抓,抓向砸来物品!

    “咔嚓……”

    入手,武元信身不由己倒退一步,踏碎亭榭砖石。

    重量比想象中重得多!

    “噼里啪啦……”

    那黑布包裹的物品,落入武元信手中,布帛碎裂声中,黑布碎裂,宛若黑蝴蝶飘舞……

    一根手臂粗,九尺长,表面无数图纹浮凸,颇具荒古庄重气息的长棍,现身!

    “山河棍?!”

    向来沉默镇定的弘伯,双眼一眯,忍不住轻呼出声。

    知道“山河棍”来历的人,才知道代表的意义。

    当年弘伯就参与过“山河棍”的争夺,知道武氏费了多少心思,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拿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