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下 >章节目录第三章 武神心经(求收藏推荐)
    “明悟什么?”

    武士棱意味深长看着武元信问道,有种考校和试探的意味。

    看武元信张口无言,武士棱脸色一沉,问道:“或者说,此次之事,信儿是被冤枉?”

    闻人仲内疚惭愧看了眼武元信,硬着头皮看向武士棱,抢先拜倒请罪道:“老爷明鉴!此事是小的主意,与少爷无关,请老爷责罚!”

    “没有本少爷点头,此事能成吗?你们敢做吗?”

    不待武士棱回应,武元信率先说道,心中却暗骂晦气。

    此次之事,说起来丢人。

    确实是闻人仲教唆武元信,去偷窥有“武氏之花”美名的武顺,结果武元信被一掌打成重伤,就此一命呜呼,让“武元信”取而代之。否则以武元信前身的性格,虽说少年易骚,这种事也做不出来。

    在如今的武元信看来,此事更是荒唐。

    身为武氏少主,即便有些底气不足、威信不够,那也是真正少族长。有族长武士棱撑腰偏爱,待遇无亏,婢女相貌也不差,想女人还用得着去偷窥?虽然武氏之花武顺确实是难得极品,醉人迷心!

    偷窥本就没品,还被发现,被发现还被一掌打死,简直是餐具堆中的大杯具!

    反倒是仆从身份的闻人仲和杜横,只是点皮外擦伤,伤势不重。此事很明显了。

    当然,武元信并未怀疑闻人仲和杜横,不说神奇的“轮回之眼”。两者家庭是武士棱一脉亲信家臣,又是一起长大,忠心可比家族死士。否则也不会被武士棱安排为武元信的近侍和班底!

    模糊记忆中,两者当时拼命维护了。要不是武元信重创垂死,又有弘伯赶到,让出手者忌惮停手,两人不死也得重伤!

    再则,此事追究下去,以仆从之身偷窥主人,坏主人清白,闻人仲和杜横怎么都是个死罪。可想而知闻人仲的胆大包天且好色如命,该叫“淫人仲”才是!

    “孽子!”闻人泰手臂颤抖指着闻人仲咬牙切齿。

    “行了!泰叔也别责怪追究了,没有此事,也会有其他事!”

    “轮回之眼”能看出闻人泰的真诚,并非做戏,武元信摆手何止道,随后冷笑接道:“不就是想让本少爷消失吗?本少爷离开就是!此事就此作罢,他们还想怎么样?还能怎么样?”

    话落,神情认真看向父亲武士棱,郑重接道:“真心话!”

    “信儿……”

    武士棱更为愧疚自责,不知该怎么说了!

    “父亲!这是最佳办法,否则将来可能更糟!”

    武元信率先说道,顿了下,意味深长接道:“顺他们的意了。但是,孩儿主动离开,他们该给什么补偿呢?不能就这么便宜他们,否则孩儿武道之心不顺!”

    “信儿的意思是?”武士棱有些不明白问道,却没再反驳。

    “孩儿想要《武神心经》,全本,其他随意,由父亲做主吧!”武元信言简意赅,开门见山表述自己的意愿。

    “《武神心经》?全本?”

    武士棱疑惑讶异看着武元信。

    《武神心经》,内力雄浑精纯,威力无匹。偏重境界和感悟方面,更是加速意志凝炼的最佳功法,没有之一。

    但是,是部“心经”,意在筑基,重在“心”字,主在感悟,并无固定招式。需要修者广纳天下武学为己用,适己为佳,并通过战斗慢慢修行,苦修很难成就。以期达到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天下武学信手拈来的武中之神的终极无敌境界,是为武神!

    如此高深神奇的绝学,起点就极高,入门条件极难,更需要阅历、见识、经验、心境等,绝非年轻人所能修成!

    身为武氏少族长,武元信自然知晓正版《武神心经》,只是按族规只能得到第一部。

    可惜,一样无法修成。

    前身所修是《武神心经》分化削弱版的天级下品《武神棍经》,并修炼到炼体六重的炼血之境。还精通拳、掌、指、剑、刀、枪、弓、棍、斧、锤等十八种基础武学,并大半达到“炉火纯青”之境,小半达到“融会贯通”之境。

    十六岁,达到炼体六重,只能算中等之资。但是,加上精通十八种基础武学和博闻广识的话,绝对是天才之资。显然,前身野心颇大且很会隐忍!

    或许,这就是武元信前身的取死主因之一!

    就武元信这点实力,隐藏再深,也瞒不过族中强者的有心关注啊!

    武元信一直在为满足《武神心经》修炼条件而努力,这点武士棱知晓!只是,第一部都没修成,想要全本三部?!

    《武神棍经》身为天级下品武学,已经极为强大珍稀,用来加快伤势恢复,绰绰有余了。只是没《武神心经》的逆天,内力属性偏向狂猛霸道,也就是棍修之道。

    武元信重重点头,应道:“嗯!孩儿有信心!也有这个必要。否则……”

    否则什么,武元信没说,却是环视恢弘奢华的周围环境。

    意思不难理解。

    武元信只有修成《武神心经》,才能有点底气回来武氏,否则就不回来了!

    理解归理解,武士棱还是苦口婆心安抚道:“信儿别多想,情况没那么糟!”

    “这是最好的办法了!”武元信再次隐晦提醒道,也再次坚决表达自己的意思!

    武士棱沉思片刻,应道:“嗯!信儿是嫡长子,提前看看更方便感悟!不过,如今好好恢复吧,别想太多!”

    武元信心中一跳,极为惊喜,硬忍着保持沉默!

    看武元信确实颇为疲惫,又明显不想多说,武士棱朝闻人仲和杜横吩咐道:“你们留下!”

    话落,转身,便要带着闻人泰和杜硕离开!

    “老爷!顺小姐之事,是元忠少爷的贴身仆从所惑。事情太巧了,巧得就像早有预谋。或许跟顺小姐无关,但出手者应该早就埋伏好,而且……出手狠辣,明显想一击毙命!”

    眼看老爷就要离开,闻人仲咬了咬牙,忽然说道。使得武士棱脚步一顿,又听闻人仲接道:

    “小奴并非想为自己开罪,是小奴受不住诱惑,什么后果都愿承担,只是阐述事实!”

    武元忠、武元隆,是武元信后母王氏所生。若无武元信,武元忠自然能名正言顺继位!

    “嗯!好好伺候少爷!”

    武士棱呼吸加促许多,硬忍着语气平静应道,却没多说什么,反而看向武元信。

    “父亲啊!父亲!你到底隐藏得多深?想干什么?”

    看武士棱反应,武元信有些惊悚和诧异,暗自感慨。

    事情发生已有多日,武士棱身为族长,又关系到偏爱的亲子,不可能不了解具体情况。但是,武士棱还是装傻充愣,让闻人仲当着武信的面,说出这些,武信有些迷糊了,值得深思啊!

    感性上,武士棱身为人父确实不舍;理性上……

    或许,武士棱本就计划着,隐晦提醒武元信离开。只是没想到武元信本就有这想法,并提前明言了!

    这就是豪门亲情啊!

    连情感真挚和心中偏爱的父亲,跟儿子都如此心机深沉隐晦,心思九拐十八弯,其他族人可想而知!

    或许这也是种培养、锻炼,但是……

    累不累啊?!值得吗?

    想到这,武元信对自己意愿更为坚决,咬牙脱口喊道:“父亲!孩儿想改名……”

    “嗯?!”

    话音一落,武士棱眼神凌厉如刀看向武元信,右拳更是紧握得青筋暴露,势若暴风雨降临。

    闻人泰等两对父子,更是满脸错愕震惊,难以置信看向武元信……

    改名,多么的大逆不道?!

    何况是古族,何况是少族长,已经列入族谱,能轻易改变吗?想叛族吗?

    “就这么离开,很多人不放心,不容许,更不会罢休,意义不大!”

    武元信苦笑摇头叹息道,引得武士棱脸色微变,气势减缓许多。闻人泰等人则恍然大悟,并且微微点头,颇为赞同。

    又听武元信接道:

    “孩儿是元字辈,改名武信便可!武元信之名,可正式从族谱移除,这样大家就放心了!”

    “放肆!”

    武士棱气势减缓许多,却是运气怒喝,声若晴天霹雳,远远传开,在半空回荡不绝……

    惊得远处和屋外婢女侍从等,纷纷低头,更引得庭院外无数武氏强者纷纷关注!

    “如果父亲在意孩儿的话!”

    武元信脸露无奈和恳求,毫不退让和武士棱对视,应道。随即摇头接道:“其实,孩儿真心不在乎少族长,甚至是族长之位。只想好好修习武道!”

    “哼!”

    武士棱脸色数变,有些愧疚,有些无奈,又有些失望,恼怒冷哼一声,沉默着怒火熊熊,脚步沉重离开!

    以武士棱的智慧,何曾不明白?

    不管武元信怎么想怎么做,就凭着太原王氏,武元信就算机关算尽,真当稳少族长,最终登上族长宝座,也很难坐稳,还会做不久、活不长!

    如果没有五世祖龟仙武神龟威慑,或许古族武氏早成为太原王氏附庸了,原因一言难尽!

    这是武士棱的愧疚和无奈。

    失望的是,武元信竟然主动放弃、认输、认命,这绝不是武士棱的性格!

    ******

    新的一天,新的一周,来个大点的章节,求下收藏、推荐、点击、打赏等冲榜单,特别是新书榜!

    新书就像幼苗,需要大家的辛勤浇灌,更需各种支持,求收藏、推荐、点击、打赏,众人拾柴火焰高,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