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下 >章节目录第二章 武氏信儿
    全力疗伤中,又过了数日,武元信已经完全消化前身遗留的记忆,只是伤势不轻,依旧没有出门。

    这一日,武元信正盘坐卧榻,运功疗伤。

    “少爷!族长老爷来了……”

    门外传来个温和声音,正是武信的老管家武弘,弘伯。

    弘伯面相苍老,状若古稀老人,具体年龄未知,是从小带大武信的人。修为实力深不可测,平时如隐形人般沉默寡言,是个合格的老管家,更是武元信能存活至今的最大功臣,却只会默默支持和照顾着武元信,从不提主观意见,两人也很少交流!

    按照前身记忆,弘伯应该是父亲特意安排照顾和保护武元信的人,赐姓武,极为忠诚,并没什么惊世骇俗的来历,只是古族豪门的底蕴之一,也是身为嫡长子的特殊待遇之一!

    “信儿……”

    一个明显压抑着怒火,又饱含关怀愧疚的清亮声音传来……

    睁眼,门口走进个儒袍温雅的中年,浓眉星目,三寸美髯,气质儒雅温和,颇具成熟男人魅力。

    武士棱!

    武元信的父亲,龟仙武神龟的五世嫡长孙,东都洛阳郡丞武华的嫡长子,此代武氏族长!

    武氏古族,最早可追溯到武帝开元之初,甚至更早期,世代昌隆。如今武姓族人高达十数万,势力遍布天下。

    远的不说,武氏的七世祖武念,位达北魏归义侯;六世祖武洽,位达北魏晋阳公;五世祖武神龟,位达北魏大祭酒,如今尚在,是三仙之一;四世祖武克己,位达北魏大中正、司徒、越王长史等;三世祖武居常,位达北齐镇远大将军;二世祖武俭,位达北周咨议参军;如今被称之为武氏第一代的族老……武华,更是大隋东都洛阳的郡丞,权盛一方。

    以上只不过是武氏一族的嫡系主脉之一,还没把其他嫡系、旁支分脉和附庸势力等算在内,由此可见一斑。

    不管世事如何变化,武氏一族都能啸傲天下,长盛不衰,本就能说明一切了!

    “父亲!”

    武元信收功起身相迎,恭敬称呼,又看向武士棱背后两人,见礼道:“泰叔!硕叔!”

    武士棱身边,跟随着四人,弘伯照例守在门外。

    左侧一位,身穿儒袍的半百之人,神情憔悴,是武氏财务执事之一兼武士棱心腹……闻人泰。

    闻人泰身边,跟着位垂头丧气,精神萎靡的少年,身材削瘦,面白无须,显得儒雅俊秀,颇为精明,是闻人泰之子闻人仲。

    右侧一位,身躯魁梧,气势如塔,胡髯如钢,同样神情憔悴的壮年,是武氏护卫统领之一兼武士棱心腹……杜硕。

    杜硕身边,跟着位身躯魁梧健硕,面目粗犷,显得极为孔武有力,有些傻大个意味的少年,是杜硕之子杜横!

    闻人泰和杜硕,和族长武士棱一起长大,忠诚绝对信得过,属于家臣之一。

    闻人仲和杜横,则是武元信的近身仆从,也是从小一起长大。

    这是传承悠久的顶级大豪门的主要手段之一,真正高层和心腹都是从小培养,家臣优先。

    “参见少爷!孽子该死,为少爷闯下如此大祸,老奴惭愧啊!”

    闻人泰侧身一让,避开武元信见礼,满脸愧疚长揖到地,声音沙哑请罪道,就差老泪纵横了!

    杜硕嘴巴张了张,不知该说什么,只是随着长揖到地!

    武元信身躯一偏,语气诚挚应道:“泰叔言重了!硕叔无需如此!都是自己人,何需如此见外?!”

    值得一提的是,以前身记忆为标准,武元信发现,自己的各方面基础因素翻了近倍,视力也明显凌厉许多,可轻易看清数百米外虫蚁,堪比鹰眼。

    更重要的是,双眼多出了个能力,或者该说“异能”,就是全神贯注直视某人时,能神奇地感应到目标的善恶和真伪。前身并无这能力,视力也没这么厉害!

    这是武元信最大的意外惊喜之一,也可能是精神力强到一定程序的特殊能力!

    因为是穿越融合而来,武元信命名为“轮回之眼”!

    “哎……孽子!跪下!”

    闻人泰长叹一声,猛然转头怒喝。

    脸色灰白自责的闻人仲,早有准备般立刻跪倒。杜横仅慢片刻,也跟随跪倒!

    不待武元信反应,闻人泰迅速郑重接道:“少爷!家法不可违,执行家法吧!”

    按照规矩,闻人仲和杜横,是武元信近侍,跟私产差不多。要处理的话,自然要武元信处理,其他人处理就属于越俎代庖了!

    “……”

    武元信神情一怔,疑惑看向父亲武士棱,却见武士棱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意思。不由心中暗自嘀咕:

    “武士棱是武氏族长,又是武元信之父,代子处理闻人仲和杜横两个仆从,完全可以,也挑不出理来!却特意带着两对父子前来,也是救他们的一种方法……这个便宜父亲,没表面上那么简单啊!否则的话,也坐不稳大豪门族长之位!当然,偏爱之心也是主要原因,否则早家法伺候,直接打杀了!”

    在外人,包括武元信印象中。

    武氏族长武士棱,性格恭顺温和,勤于稼穑而厌恶权势名利。

    要不是武士棱一脉有个龟仙武神龟坐镇,又有武士棱之父武华,担任大隋东都洛阳郡丞。水涨船高之下,身为武华一脉嫡长子的武士棱,实在不是大豪门族长的合格人选!

    “哼!”

    想到这,武元信心思剧转,冷哼一声,冷笑连连沉声道:“家法,什么家法?此次之事是本少爷的主意,他们只是随从。而且只有本少爷看了,他们看到了吗?跟他们有何关系?想执行家法,就来找本少爷。难道他们还敢把本少爷,再打死一次吗?”

    “……”

    武士棱和两对父子,齐齐讶异疑惑看向武元信,没想到武元信会这么说,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不过,想想武元信垂死复生,有点改变也正常。

    毕竟他们认识的武元信,智慧资质不低,绝对是天才,只是原本较为隐忍低调而已!

    特别是闻人泰和杜硕父子,更是感激万分,感动莫名。这是武元信独自把事情罪名扛了,否则闻人仲和杜横,死罪难逃!

    “休得胡言!同为一族,自相残杀是大忌,之前只是意外!意外!”武士棱瞪眼叱道,最后还重点强调。

    闻人泰做了个深呼吸,感激却郑重躬身道:“少爷厚恩仁义,是老奴等的福缘!不过,孽子该死,后果自负,绝不能污了少爷声名!”

    这个世界的环境,类似华夏古风,声名很重要。

    正常来说,该是处死仆从,把一切罪名推到仆从身上,保全少主。

    如今,武元信却是甘愿牺牲声名,保全闻人仲和杜横,哪能让他们不感动?不感激?

    “行了!此事就这么决定,别说了。不就是想让本少爷消失吗?本少爷离开就是!”

    武元信摆了摆手,有些疲惫烦躁说道。顿了下,认真看向武士棱说道:

    “父亲!这个家族,不孝子……不想待了!孩儿已成年,天大地大,何处不能安身?”

    武士棱紧紧盯着武元信,看武元信不似作伪,不由暗叹了声,愧疚叱道:“别说气话!”

    武元信也不多说,神情复杂,声音沙哑说道:“孩儿累了!”

    “……”

    武士棱欲言又止,有些愤怒,更多的却是关怀愧疚!

    感受着诚挚父子情感,武元信迟疑片刻,声音嘶哑又郑重说道:

    “父亲!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一味的退让,在别人眼中,不是宽容,可能是懦弱!猛虎久藏獠牙,会被当成病猫啊!”

    “嗯?!”

    武士棱双眼一缩,沉默着,眼神凌厉看着武元信。

    武元信前身的容貌和性格,确实和武士棱有些像,温和寡言,看似淡薄名利,实则城府深沉,隐忍低调,所以颇受武士棱喜爱。

    如今的武元信,有点锋芒,和武士棱印象中有不小变化啊!

    “经过此事,难道还无法明悟吗?”

    武元信心中咯噔一声,顾作苦笑叹息道。

    *********

    新书就像初生幼苗,更需大家的呵护和辛勤浇灌,收藏、推荐、点击等很重要,是冲新书榜必须因素啊,大家记得每天支持下啊,谢谢!

    上传半天时间,老兄弟们很支持,打赏无数,其中十人飘红,诞生八位盟主,两位掌门。分别是:夕阳居士、暗夜有魅、无心坠天、死神(颜少泉)、天涯、强强、魅影魔后、优雅风筝、邪影跟班、花冷颜。还有五十三位打赏支持的朋友(此处篇幅有限,另外整理),谢谢你们!

    大家如此大力支持,影子只能更加努力码字来回报大家,尽力不让你们失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