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电影大冒险 >章节目录第二十一章 相互的试探
    是科幻,求票太过频繁的缘故,这推荐票下午求了,到此刻增加的,基本上都是科幻自己投的,很伤心啊,各位兄弟姐妹们给力啊,今天两更完成,明天的更新提前说一下,有朋友要过生日,要出去嗨皮,更新不敢保证,不过有时间就会码字的,这一点放心。

    京城,醉月楼!

    此刻正值黄昏,天色渐暗,似血的夕阳也慢慢消逝,残阳下的树影越来越长,似千万只骨手从地下冒出来撕扯行人,让人看了心里不寒而栗。

    夕阳斜照,大地万里披霞,淡绿的嫩叶在夕阳的照射下反射出万道弱光,

    风儿吹来,满树柔光飘飘洒洒,煞是好看。

    醉月楼中,一名女子,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绿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看来约莫十七八岁年纪,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皆为绿色,面容秀美绝俗,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苍白异常。

    少女清丽秀雅,莫可逼视。

    乃是天下间少有的绝色,唯一可惜的是她的双腿。

    她坐在轮椅之上,双手带着一双皮质的手套,黑色皮质,量身打造,不断的转动着轮子,轮椅缓缓的前进。

    坐在轮椅之上的双腿,却是摆放着一张古琴。

    神色间却冰冷淡漠,当真洁若冰雪,却也是冷若冰雪,如此姿态,却是应该。

    任谁,有着如此完美的相貌,却是没有一双正常人的腿脚,却是都会如此。

    杨启峰抬起头颅,凝视着缓缓前来的女子。

    他双眸明亮,她竟然出现了。

    盛涯余,无情!

    真是有趣,看来这醉月楼自己倒是来对了。

    “客人要听什么曲子?”她来到杨启峰身前,双手缓缓的从轮子之上移开,手上的皮质手套,缓缓的被他摘下,露出了里面洁白如玉的双手。

    双手轻轻的抚摸着腿上的古琴,嘴中冷漠的说道。

    “广陵散!”

    “此曲慷慨激昂,气势宏伟,我弹奏不来,”女子摇了摇头,一发乌黑的长发,在身后轻轻的甩动着。

    杨启峰脸色不变,但内心中颇为的惊讶,他对于琴曲所知不多。

    也就是知道十大名曲,其中广陵散失传,这样的消息,他还是知道的。

    可如今,听其口气,明显这广陵散,在此方世界当中,却是存在。

    这是一个重要消息,他接下来倒是有事情可干了,有着超级计算机皇后存在,杨启峰根本不犯愁自己能否的记录多少东西。

    “那就来胡笳十八拍,”杨启峰转念又来了一个十大名曲。

    “好,”女子言辞简短,却是根本不多说一句。

    他点了点头,然后双手开始轻轻的拨开了自己双腿上面的古琴。

    这古琴,长约三尺六寸五,象征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宽约六寸。厚约二寸。琴体下部扁平,上部呈弧形凸起,分别象征天地,与古时的天圆地方之说相应和。

    整体形状依凤身形而制成,其全身与凤身相应,有头、颈、肩、腰、尾、足。

    哀哀怨怨的声音,却是缓缓的响起。

    这《胡笳十八拍》原是一首琴歌,据传为蔡文姬作,由18首歌曲组合的声乐套曲,由琴伴唱,表现了文姬思乡、离子的凄楚和浩然怨气。

    当然女子,是不可能伴唱,也不可能把这胡笳十八拍完全弹奏完,她只是选择了其中一段。

    凄切哀婉的声音直直的透入人心,高则苍悠凄楚,低则深沉哀怨。

    杨启峰一动不动,静静的倾听着。

    毫无疑问,要是杨启峰让这女子弹奏琴曲,其他任何一种琴曲,都绝不可能弹奏的如此入意。

    这样的曲子,对于有着一番惨痛经历的人来讲,宛如身临其境,自然而然代入其中。

    琴声,时而低沉,时而高扬,不断的在醉月楼中响起。

    蔡文姬思念故乡而又不忍骨肉分离都一一反应出来,那一股极端矛盾的痛苦心情更是漾起千层涟漪;

    琴音如泣如诉,委婉悲伤,撕裂肝肠!

    琴音悠扬,淡淡的忧伤勾勒起对过往。

    女子双手,不断的翻转,脸色更为的惨白,如有病容,虽夕光如霞,照在她脸上仍无半点血色,更显得清雅绝俗,姿容秀丽无比。

    曲终,女子微闭的双眸,却是没有挣开。

    而杨启峰此刻,一言不发,却是沉寂下来。

    良久,他才叹息了一口气,看着面前的女子说道;“好曲,”

    “传闻高明的琴师,能够把听不懂曲子的人带入意境当中,”

    “本以为,这不过是杂谈而已,今日听了此曲,才知道,这确有其事,”

    “老板结账,”

    怀中拿出了一块金子,直接被杨启峰拍在了桌子之上,他站起身来,大步的朝着醉月楼之外走去。

    今日前来这醉月楼,他乃是打算试探一下这神侯府的众人。

    可此刻,闻听了此曲之后,他却是没有这心情了。

    女子能够把这琴声代入,其中委婉悲伤,撕裂肝肠,自然的乃是十二年前那一场灭门惨案了。

    全家被杀,双腿被打残。

    这两件不论是哪一件,都是天大的祸事。

    旁人不清,站在上帝视角的他,岂能够不明白这一切。

    正是如此,他才会有着代入感。

    好吧,他绝对的不会承认,在刚才他生出了怜惜之心。

    当然,此刻闹的他心烦意乱,还是这一位乃是绝世美女,要是一个猛男,就算是死了祖宗十八代,他也是不会有着任何情绪波动。

    女子双眼微闭,眼角缓缓的溢出滴滴的泪水。

    她双手戴上手套,推着轮子,缓缓的离开了,走入了醉月楼后面。

    双眸冰冷,脸上已经是一片寒霜。

    她的神态,如今已经恢复。

    此刻看不出刚才的窘态。

    “崖余如何?能够探知吗?”老者已经站在后面,束手而立,嘴中轻声的问道。

    “我探测不出,”

    “他是第一个,我探测不出想法的人,”女子开口解释了一句。

    “能够让崖余你探测不出,这就已经证明他不是普通人了,”老者叹息一口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