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电影大冒险 >章节目录第十九章 凶手暴露
    感谢【无语亦呓语】【书友150715123712381】【风吹渡】小伙伴打赏,科幻万分感谢,这一章是六千字的大章,分开就是三更,今天任务圆满完成,嗯嗯嗯,虽然更新有一点晚了,但绝对的不差一个字数,最后的最后求一下推荐票!!!!!!!!!!!!

    天色逐渐暗淡,

    夕阳西下,天边火红色的云彩,飘荡在天空之上,

    马蹄踏动,一众人呼啸的冲入到了府城之中,回到客店,杨启峰神采奕奕,一点也没有任何的疲惫。

    吩咐仆人,开始准备热水,杨启峰打算洗个热水澡。

    今天,好消息是一个接着一个,不蹲的开始传来。

    银子大把大把的洒下去,如同往那河水之中扔下鱼饵一样,无数的小鱼已经成功的咬住鱼饵了。

    榜样的效果,那是无穷的。

    在杨东把一切都给安排好,这才几个时辰之中,先后的有人前来,当然其中也有着一些假消息,有人开始的毛芋充数开始前来蒙骗的。

    对于这样的人,杨启峰是一点也不会客气,他已经和那府衙打过招呼,要是有确认出消息是假的,对方是蒙骗,杨启峰是不会杀他的,杀人太过严厉了,杨启峰要让他牢底坐穿,一辈子就在里面待着吧。

    咚咚咚!!!!!!!!!!

    连续的敲门声音响起,刚刚洗了一个热水澡的杨启峰,他的发丝湿漉漉的,正在拿着一条毛巾擦拭着,房门却是已经被人敲响。

    见此,杨启峰直接的对外面招呼说道;“谁?”

    “二少爷陈长兴要见您?”一名仆人的声音在外面传出。

    “让他稍等片刻,我更换一身衣服,”杨启峰此刻赤,裸着上半身,下半身只是穿着一个短裤。

    在这缺乏娱乐的梦中世界,杨启峰他也是习惯了天黑之后就要休息的节奏。

    洗完热水澡的杨启峰,本来已经打算休息,脸上的一丝困意,因为这个消息,他立即的精神起来。

    “伯父不是在陈家沟吗?怎么来到了府城中?”杨启峰走入到一处偏房中,陈长兴不是他一人来的,他是和陈玉娘一起前来,还有一位,杨启峰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是对于这一位杨启峰有着印象,对方这一段时间在府城当中,跟随着陈玉娘,也是一位陈家沟的人,此人正在坐在桌子旁,手中紧紧的捏着茶杯,不断的把茶水往自己的口中倾倒下去。

    杨启峰一眼就看出了他内心紧张,把视野转移,对着陈长兴开口诉说道。

    陈长兴阴沉着的一张脸,此刻露出歉意,他没有拐弯抹角,直接的对着杨启峰直奔主题的开口讲道;“此次前来是给启峰你赔礼来的,”

    “陈家沟中出了忤逆之辈,竟然干下了如此大事,创下这样的大祸,”陈长兴表达着歉意,最后一条手臂直接的伸出,对着正在捏着茶杯的男子,轻轻的一扯,对方身躯立即的被提起,腿脚一勾,男子直接的跪拜在地面上。

    方向正是杨启峰所在的位置,砰,声音传出,男子重重的磕了下去。

    好俊的手法,杨启峰看着陈长兴的动作,对方无疑的技艺已经达到了顶点,要是纯粹比拼技艺的话,杨启峰不得不承认,他根本不是陈长兴的对手。

    对方对于陈家拳的演习,已经达到了一个高深的境界,在他看来已经是技进乎道,在这一方世界已经是宗师之境了。

    可惜的是起点太低,修炼了金钟罩的杨启峰,只要不被攻击到罩门所在,寻常武器已经难伤,力量更是和陈长兴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身体素质的差距,已经不是这拳术技艺所能够弥补的了。

    但就算如此,也就是那天赋异禀从出生就是三花聚顶的杨露禅,才会在这陈长兴之上了。

    “老七你还不赶紧的说?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要是错过了,谁也救不了你,”看着跪拜在地面上,一声不吭的老七,陈玉娘她不由的直接开口劝解的说道。

    “说?”陈长兴可没有时间去劝解,他直接的一巴掌甩出去。

    啪,直接的甩在了男子的脸上,

    一个红色的印记,清晰的印在脸上,手指之间的缝隙,那是清晰可见。

    陈长兴这一下,可是没有留手,半边脸红肿起来,男子的嘴角更是溢出了丝丝的鲜血。

    杨启峰的双手环抱起来,他坐在一张椅子上面,不发一言,他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幕。

    让他看戏,可惜的是杨启峰自幼一副铁石心肠,不要说是这扇几巴掌了,就算是拿刀把这男子砍了,杨启峰都不会出声。

    男子到很是硬气,一声不吭,这个时候低着头,轻轻的拿着自己的衣袖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接下来一动不动。

    如此姿态,自然的让陈长兴恼怒起来,他直接的束手而立,寒声的开口讲道;“你不说?事情的经过我也知道,”

    “你根本隐瞒不了,药物最后还是被追查到,而你这一房,因为你全部逐出陈家沟,是死是活,和陈家沟再也没有关系,”

    “玉娘把他带下去,传我的命令,召集陈家沟的族人开宗族大会,把五房这一脉全部都给驱逐出陈家沟,属于陈家沟的产业也收回,”

    “所有拳术都给追讨回来,”

    “爹,”陈玉娘听见此话,却是一惊,忍不住叫道。

    收回陈家沟产业,这是应有的义务,那本来就不是五房一脉的产业,是族中的共有财产,收回这正常,但要把这五房一脉所有的拳术,都给追讨回来,这可以说是是一个极为严厉的处罚。

    这五房一脉,要是被驱逐出陈家沟,他们就算是失去了族中产业,却也是能够生存的下去,可要是把这拳术给追讨回来。

    表示着五房一脉,所有人都要被废掉,拳术修炼可不是内功,废掉内功之后,却还是一名普通人,而废除掉拳术,却是对身体有害。

    这五房的自身产业,要是失去了这拳术,根本没有保障,毕竟这么多年,五房怎么会不结下几个仇人,接下来的情景陈玉娘已经能够想的到,五房这一脉的人,未来生存都是一个问题。

    这完全的是不给五房一脉活路了,只是要比斩尽杀绝强上那么一分。

    此话一出,本来无动于衷,还算是硬气的男子,脸色巨变,他扬起自己的头颅直接的大声喊道;“掌门?”

    “说?”

    “把详细的情况,都给我诉说一遍,”陈长兴一声呵斥,男子再也不敢硬抗。

    他对于死,倒是不在意,可要是连累五房一脉,全部都生存不下去,他将会是五房的罪人,尤其是他父母健在,要是五房被驱逐出陈家沟,其他五房一脉的人,必然深恨他们一家,到最后父母都能够被逼死。

    这让他想想都不寒而粟,不敢怠慢,张了张嘴巴,最后一狠心,却是直接的开口讲道;“前一段时间,我在赌坊当中,欠下了一笔银子,”

    “说重点,这一些俗套的事情,就不要继续的说下去了,说其他人到底在哪?药物在何处?”一旁冷眼旁观的杨启峰,听见男子的话,他顿感无趣,这样的俗套事情,男子不说,他也能够知道,还不是被人给设套了,在赌坊当中欠下了一笔银子,而这家伙根本的还不上,最后不知道哪一位好朋友,突然的窜梭他,说把这一批药物给劫掠了,在债务的压力下,这一位内心一横,直接的就干下了。

    杨启峰可没有兴趣去听这一些。

    “是伍盛,这是他干的,”男子直接的诉说了凶徒的身份。

    “伍盛是谁?”陈长兴听见这个陌生的名字,顿时的皱着眉头,搜索了脑海中的记忆,怀庆府当中陈长兴根本的就没有听说过这伍盛的名字。

    “二少爷,广州有消息传来?”杨东从外面走来,他走到杨启峰身旁,低着身子说道。

    “说吧?广州那里有什么消息?”杨启峰对着男子抬了抬手,示意对方先不要说话,然后对着杨东说道。

    “广州那里的威克逊伯爵有消息说?他的手中有着一大笔的药物,问二少爷要不要?”杨启峰皱了皱眉头,他对着杨东说道;“这一位威克逊伯爵和我们杨家有什么业务往来吗?”

    “没有,我在大少爷身旁这么多年,从来的没有和这一位威克逊伯爵有着任何的业务往来,”杨东回答的斩钉截铁,这根本没有任何可以犹豫的地方。

    “这一位威克逊伯爵是哪国人?”杨启峰有一些好奇,自己收购药材,竟然走出了国门,竟然让外国人都知道了。

    “是法国人,”杨东回答说道。

    法国人,杨启峰本来感兴趣的神色,立即的消退,如今虽然英法最为厉害,美国还在种田,号称是永久中立国。

    但法国已经是日落西山了,这一个梦中世界,杨启峰对于全世界的情况,都极为的了解。

    这是他当初有意调查的结果,毕竟这大清国的历史,有一些不对,那天理教起义,应该是更早一些的事情,而这慈禧老太婆出现的也该更晚一些。

    但如今很明显,慈禧已经当政了,而这一位醇亲王出现的时候也都早了一些,简单的来讲就是这慈禧那一批人,要比历史上的情况早不少。

    大清朝有着变化,西方也有着一些变化,你绝对的不能够比照着历史,去观看西方的情况。

    如今的法国,乃是法兰西第二帝国,路易·波拿巴发动政变称帝,为拿破仑三世!

    这一位威克逊伯爵要是一名英国人,那么对方还算是有着不弱的实力,可是出现在法国,不要说是他是伯爵,就算是侯爵,是亲王,杨启峰也是不屑一顾。

    法国乃是当前世界当中最乱的国家了,没有之一。

    他们那里的革命,简直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隔上一段时间不来一次,简直就对不起他们是法国人了。

    现在是法兰西第二帝国,可是不久之后,就应该是法兰西第三共和国了。

    这一些贵族,当共和之后,哪里还有什么权力,他们都属于被打压的对象了,就是亲王,到时候也就是勉强的活下去而已。

    顿时兴致寥寥,对于这一位威克逊伯爵,杨启峰直接的把对方打入了死刑当中,

    因为他仔细的计算了一下,路易·波拿巴上台已经十多年了,对于法国大革命,杨启峰不是太了解,但也知道能够存在十多年,这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皇后给我查询一下法兰西第二帝国的存在时间?”

    “1851年12月2日路易·波拿巴发动政变,翌年称帝,为拿破仑三世,建立法兰西第二帝国。”

    “1870年9月初拿破仑三世在普法战争中的溃败引起了9月4日革命,巴黎人民推翻帝制,宣布共和。成立法兰西第三共和国。”

    梦中世界对于人工智能有所限制,这里不是现代社会,皇后大部分功能都已经的被封锁了,不过普通的查询一下资料,这一点还是能够办得到的。

    前面的年份,可以直接的忽略掉,因为现在这出现1890年的历史事件,他都一点也不奇怪,前面历史时间可以忽略,但是大概的历史轨迹,却是会继续的按照着发展下去,这是杨启峰得到了验证的结果。

    像是这一位路易·波拿巴,他可能1851年没有发动政变,是1853年发动的政变,时间有点偏差,可是路易·波拿巴绝对的会发动政变,所以这法兰西第二帝国,注定要完蛋,然后法兰西第三共和国上台。

    这一位威克逊伯爵,突然的寻找到自己,无事不登三宝殿,突然的杨启峰回过味来,他知道为什么了?

    像是杨家这样的势力,虽然在这大清国颇有权势,可是对于西方世界,没有多少的影响,和杨家有所牵连的洋人,可能会在意杨家,但这威克逊伯爵和杨家一点关系没有,双方一点关系没有,他突然的上来问自己是否收购药物,这肯定有所目的,杨启峰不认为这一点药物的钱,可以放在这一位威克逊伯爵的眼中,这是典型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对方是为了青霉素而来的,也只有青霉素这样的利润,才能够把对方给吸引过来。

    把对方的目的给相通了,杨启峰却是不在管理这一件事情。

    当杨启峰抬起头颅来的时候,他却是看见了杨东有一些欲说而止的表情。

    “还有什么事情?说吧?”杨启峰继续的问道。

    “二少爷你仔细看一下,就知道了,”杨东把一张纸递交给杨启峰。

    顺手接过杨东递交过来的纸张,杨启峰一双眼睛开始的仔细观看起来,这一张纸上面所记录的东西,却是药材的名单,本来一看之下,杨启峰却是没有看出什么?

    毕竟这上面的内容无比的普通,根本的没有特别,药物吗?都是一样的名字。

    因为有杨东的话,所以杨启峰开始仔细的观看下来,一点点的查看,杨启峰的神色开始凝重起来。

    “杨东去把丢失的那药物清单给我找出来?”杨启峰已经发现不对之处,他直接的对着杨东吩咐说道。

    “二少爷在这里,”杨东他直接的从怀中拿出了一张清单,

    杨启峰拿起两张清单,开始的比较起来,仔细的观看一遍之后,杨启峰神色阴沉无比。

    “启峰出了什么事情?”注意到杨启峰脸色不对,陈长兴一言不发,陈玉娘她关心询问说道。

    “看看吧?”杨启峰对于这个没有什么可保密的,顺手的直接交付给了陈玉娘,陈玉娘她没有自己观看,而是走到了陈长兴的身旁,两人一起的观看起来。

    拿着两张清单的两人,本来散漫的神色,到最后也和杨启峰一样变的凝重起来。

    “这上面的内容竟然一模一样,”陈玉娘她有一些惊讶的说道。

    “是的,就是一模一样,”杨启峰说道。

    他神色阴晴不定,这上面药物和他丢失的一些药物,竟然一模一样,说是巧合,这谁能够相信。

    要知道这药物本身上的名字一样,这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是这药物的年份,还有多寡,这全部都一模一样,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够察觉到这其中的不对之处来。

    “这绝对的不是巧合,你给说,那一位叫做什么伍盛的,是不是和广州法租界的法国人有关系?”杨启峰的目光盯着这一位陈家沟的人,目光凌厉嘴中沉声的问道。

    “洋人,这一点我不知道,”男子他回答的非常痛快,看见杨启峰的脸色不善起来,立即的开始补充的说道;“这一位伍盛我只是知道他乃是广州北海帮帮助的儿子,”

    “广州人,那么不会有错了,”杨启峰点头,尽管这一位不知道那是否和洋人有联系,但只要知道对方乃是广州人,这就已经的足够了。

    “那么此刻伍盛到底的在何处?”陈长兴开口问道。

    “回广州了,他在把药物给劫掠后,就已经的带人回广州了,”生怕不相信一样,男子他又重复解释起来一句。

    “而这一位伍盛也返回广州了,暂时的在怀庆府这里,可是和对方牵扯不上。

    麻烦,内心中感叹了一句。

    要只是那一位伍盛的问题,杨启峰直接的一个电话过去,广州那里自然的有人把那北海帮给荡平了。

    但要是背后有洋人,这就麻烦多了。

    那一位伍盛,暂时的先放在一旁,

    牵扯到了洋人,在这大清朝乃是一件大事。

    洋人走在路上,那都是要高人一等,那一位威克逊伯爵,虽然很快就会失势,他所在的法兰西第二帝国也会覆灭,换成法兰西第三共和国上台,可如今到底这一位威克逊伯爵还没有失势。

    先寻找药物,然后再去广州一趟,把那北海帮的事情彻底的给解决掉。

    杨启峰瞬间的下了决定,然后对着这位男子继续的开口问道。

    说吧,药物现在被埋藏到何处了?”

    “我不知道,”男子他低怂着头颅,开口诉说道,

    “这么一大批的药材,想要隐藏起来,这可不简单,你怎么会不知道?”杨东急了,眼看着就要把药材给寻找到,这一次虽然出事了,但只要把药材找到,他的罪过也算是将功补过了,可如今竟然来了一句不知道。

    他上前抓住男子的长袍,大声的质问说道。

    “我真不知道,把这一笔药材劫掠后,我急着用钱,伍盛直接的给了我一笔银子,这药材和我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当时脑海中,完全的都是获得银子的喜悦,其他的都给忽略掉了,所以这一笔药材那伍盛到底是如何处理的,我根本的不清楚,”男子开口辩解的说道。

    “掌门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你是打,是罚,还是杀了我,我都没有怨言,只是还请掌门留情,不要对牵连到他人,”

    “这事情都是我做的,和五房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男子跪着走到陈长兴的面前,开口哀求起来。

    “放心吧,老七,”

    “祸不及家人,你创下的祸事,不会牵连到其他人的,”陈玉娘此刻对着男子安慰了一句,然后走到了杨启峰面前,从怀中拿出了一份清单,

    递交给杨启峰开口讲道;“我们陈家沟这几百年来,也是攒下了不少的药材,”

    “这一些药材,乃是向启峰你赔罪用的,希望你把老七的处置权,交还给我们陈家沟,”

    “这一些药材虽然分量足够,但年份太少了,最多只是百年,换上一批,数量不是问题,我只要年份足够久的药材,越久越好,”杨启峰把清单交还给陈玉年,目光冷冷的注视了这男子一眼后,嘴中开口说道;“他可以交还给陈家沟,只是这一件事情还没有了结,此次去广州,我要陈家沟派一批人一起前去,”

    “此事已经和陈家沟有所牵连,陈家沟是不会不管的,玉娘把你三叔和四叔一起叫上,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