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电影大冒险 >章节目录第十四章 拿钱买命!
    晚上还有一章,今天是三更,大约在11点左右,各位兄弟姐妹们到时候观看吧,还有科幻说一句,推荐票,强烈求推荐票!

    府城,客店中。

    手臂粗细的红色蜡烛,却是散发着橘黄色的光芒,不断的照耀着屋中,一道道的火苗,跳动的燃烧着。

    杨启峰站在蜡烛前,他的一只手,轻轻的放到了跳动燃烧的火苗上面,感受着蜡烛的烛芯,燃烧传出的炙热,他嘴中幽幽的说道;“杨东,你深夜去府衙,给我通知那无能的知府,告诉他们陈家沟有问题,”

    “陈家沟有问题?”本来恭恭敬敬站在杨启峰身后的杨东,听见此话,立即的惊讶起来,他继续开口追问说道;“不会吧?陈家沟有问题我们此次前去,岂不是进白费功夫,”

    “这一点我也是今天才意识到,”杨启峰叹息了一口气,他的一根手指一动不动,火苗燃烧,手指却是纹丝不变,一丝痕迹皆无。

    “此次我们被劫的药物,价值还在其次,关键是药物一点也不少,想要拉走必须要有着五六辆马车,才有着可能,”

    “换成人手的话,需要的更多,要有几十名壮汉,才可以把药物运送走,”

    “这两点不论是哪一点,他造成的动静都不小,要是真心追查,岂能够一点端倪都没有,”

    杨启峰说道此处,他却是叹息一口气,手指轻轻的捏动着蜡烛的芯子,让火苗从自己手指上面燃烧,口中继续说道;“我本来以为此次药物被劫,和那陈家沟没有任何关系,所以第一时间去寻找怀庆府的地头蛇,有着陈家沟的关系,怀庆府的三教九流都能为我们所用,”

    “黑白两路追查,必能够搜寻到线索出来?”

    “可是当前不论是那府衙还是陈家沟,都说没有任何线索,那府衙所在搜查动静极大,那知府又是一个草包,查询不到线索,很正常,干下了这一件大事,他们岂能不进行遮掩,可陈家沟那里,也是毫无消息,这事情就诡异了,”

    “猫有猫道,鼠有鼠道,这怀庆府当中的三教九流无孔不入,怀庆府是陈家沟的主要势力所在,一下子让他们寻找到凶手,这不可能,但绝对不会一点消息都无,”

    “出现这样的事情,也就只有一点了,那就是贼喊捉贼,当然不可能有线索传出,”

    “一群武夫,给他们点面子,还真当自己是个人了,”杨东随着杨启峰的诉说,却也是回过味来,脸色巨变,嘴中直接恨声的骂道。

    此次药物丢失,要论最心焦的当然是杨启峰,其下就是他杨东了。

    杨东虽然乃是杨家奴仆,但他是最高级别的一种,已经是管家级别,一直跟随着杨启峰的大哥杨启仁,未来随着杨启仁成为家主,他也会成为杨家的大总管。

    杨启仁对于杨东很是信任,平时都带在身旁,参与处理一些杨家的产业。

    自从杨启峰异峰突起,在杨家话语权越来越重,他也表示出了对杨东的信任,杨东这未来大总管的位置,是十拿九稳,再也没有任何疑问了。

    可就在此时,出现了这一件事情。

    药物被劫,这是杨东安排的事情,他首当其冲,这一次事情要是解决不好,他的大总管位置,立即的就会泡汤。

    如今虽然只是怀疑,可杨东已经把那陈家沟给恨上了。

    “奴才这就去府衙请那知府调集衙役,把那陈家沟给拿下,”杨东很恨的说道。

    衙役拿下陈家沟,看上去乃是玩笑,陈家沟人人习武,除了少部分有着绝技的衙役外,大部分的衙役都不过是普通人而已,派遣他们拿下陈家沟,很不可思议,只要陈家沟出了五六人,就能够把衙役给打发掉。

    可看上去不可思议,但却是一件可能的事情。

    可是不要忽略衙役身上所具备的光环,他们所代表的是俺大清,是朝廷。

    抗拒衙役,这事情就大了,这是拘捕,说一声谋反,这都是可能的。

    陈家沟的人除非是不动,不然拘捕后,让杨东运作一下,这谋反的帽子,绝对会扣在陈家沟身上,把事情办成铁案,根本的翻不过来。

    “不用,我估算不错的话,此次劫掠药物的虽然有陈家沟的人,但他们只是几人,陈长兴根本不知道,”

    “不然此次陈家沟断然是不会参与此事的,”

    “陈家沟传承几百年,在怀庆府经营,历经乱世而不倒,底蕴还是有的,想要让府衙拿下,那一位草包知府是不会答应的,影响太大,像是这样的豪族,虽然传承的是武艺,可如此兴盛,岂能不传承诗书,”

    “我让你把消息传递给那知府,以这一位草包知府的为人,必定欣喜如狂,他虽然不敢把陈家沟给拿下一网打尽,但绝对的不会无动于衷,他会派遣人去调查。”

    “以陈家沟的势力,这怀庆府有任何风吹草动,都隐瞒不过他们,那草包知府的调查,一定隐瞒不过陈家沟,”

    “这样不是打草惊蛇了吗?”杨东不解的问道。

    “我就是要打草惊蛇,”杨启峰手指用力,直接的掐断蜡烛烛芯,火焰顿时熄灭,他口中继续的轻声讲道;“那草包知府不打草惊蛇,如何的能够让陈家沟知道,他们自身有问题,”

    “如何会知道我们已经晓得他们有问题,”

    “这样的话,陈家沟要是选择包庇,”

    “包庇,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个凶手一万两银子,一个凶手亲属一千两,计算下来哪一位凶手衍生出来的纹银,没有个几万两,怎么可能下的来,如此大的一笔钱,足以让人铤而走险,兄弟反目,”

    “而当这消息传开,怀庆府境内的各路英雄都会闻风而动,像是那一些山寨,平时敬的是他陈家沟,但面对这一笔合法收入的钱财,谁还会管他陈家沟,只要有钱大不了离开怀庆府讨生活,”

    “奴才知道了,这就去办,”杨东露出恍然之色,大步的朝着府衙走去。

    而黑暗之中,一人却是目光炯炯,看着杨东走入府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