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电影大冒险 >章节目录第十章 太极推手
    来人中等身材,脑袋被修剪的干干净净,一条辫子垂在背后,手腕上面的衣服,已经被高高的卷起。

    两只手,抓着两人,直接被他往地上一扔,伸手指了指那被杨启峰一拳废掉的男子。

    两人立即的领悟,连忙的在地面上爬起,上前浮起了那一位跌倒在地面上,一脸疼痛的男子。

    男子骨骼断裂,豆粒大小的汗水,不断的在额头上面流淌滴落,不过这一位虽然学艺不精,但也有着可取之处,那就是面对着如此疼痛,他一声不吭。

    中年男子挥手示意把人给带走。

    他的本人目光炯炯的盯着杨启峰,一脸炙热,一脚迈出,成八卦方位,手掌平端举在胸前。

    “真是小的什么样,老的就是什么样,”杨启峰看着老的和小的一模一样做法,讽刺了一句。

    杨启峰一步踏出,随即就是一拳。

    他的动作挥洒如意,根本没有任何刻意,这一拳轰出。

    从上而下,大开大合的直接轰击下来。

    男子本能的伸出了手臂,顺着拳劲打出方位一荡,然后直接扭转推动回去。

    这也是太极推手的精髓所在,陈家拳,又称呼为陈氏太极,其中的招式,精髓就在借力打力之上,而这太极推手,更是其中招牌式的能力。

    其他招式,你可以学不精,可以少用,但是这太极推手不行,因为他乃是其中的根基所在。

    这一位男子的太极推手,明显修炼到了无意的境界。

    这太极推手一共就分为两种境界,其中一个就是有意,而另外一个就是无意。

    有意自然的好理解,那是看见杨启峰的攻击之后,他开始从视野之中传递到大脑当中,然后大脑开始进行判断,最后在下达命令,然后反应到手中。

    这样有意的动作,他自然的需要一段时间的反应。

    而这耽搁的一点时间,就是一个致命的缺陷了。

    高手争斗,往往就是争夺这一线。

    而无意就不同了,这完全的化为本能了,面对着杨启峰的攻击,他根本不加思索,不用大脑去考虑,身体自然的就作出了最佳的反应。

    面前的男子,就处于这一个境界。

    可以说是陈家沟到底的是卧虎藏龙,随随便便的拿出一人,自身的水准,一点也不低。

    要是杨启峰刚刚在梦中世界苏醒的时候,还真的不是这一位的对手,不修练金钟罩,杨启峰想要获胜他一点底气都没有,但是在如今,他们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看着被推开的一拳,杨启峰无动于衷,他看着挥洒自如的男子,五指紧紧攥住,就是一拳轰出。

    这一拳,他轰出了六成的力道。

    破空的尖锐声音,接连的响起。

    男子身体周围的空气全部挤压爆炸了出去,令得他的周围好像形成了真空。

    他的肺部空气也似乎感觉到了大量的流失,身体有了一种窒息的感觉。

    “老三撤,不要接,”远处一声喊出。

    声音虽远,却是聚而不散,不像是寻常喊话,随着传荡,他是四散开来,所以一般声音,他根本的传荡不远。

    毕竟天地辽阔,四面八方扩散下去,如何能够传递远了。

    而在一些山谷当中,声音往往能够传递很远,甚至是还能够产生回声,正是这一个道理。

    “二少爷,此事我们陈家沟管了,必定助二少爷全力的追踪凶手,给二少爷一个交代,”一道人影,如同丹鹤,双手张开,宛如翅膀,从远处敏捷俯冲而来,见到男子不听自己之言,嘴中连忙的说道。

    “还算是有明白事理之人,”杨启峰听见此话,拳头一顿,却是直接更改方向,本来轰击男子的一拳,最后直接的轰击到了地面。

    轰隆!

    一声巨响、

    泥土不断溅起,而地面上的一块石头,却是直接四分五裂,手指大小的碎石,不断的飞射着。

    一个土坑,直接的被一拳轰出。

    杨启峰收拳,浑然无事,他走了几步,来到杨东的身前,直接的伸手从西服的衣服当中,拿出了一块洁白的手帕,开始的擦拭起来拳头之上的泥土。

    一道白痕,充斥在拳头之上,却是没有任何的伤口,皮也没有破。

    此刻的杨东面露惊讶,他一脸不可思议,震惊无比。

    突然的他,上前几步,来到那土坑前,伸手抚摸了一下,确定真伪,

    他突然发现二少爷的身影,无比的陌生,往日那熟悉的二少爷,突然的拿出了一系列的好东西,这本来已经让他吃惊,但从来没有今天来的大,一拳下去,石头四分五裂,这要是击中了人,会发生什么事情,他想想都不寒而粟。

    “二少爷里面请?”来人到了近前,朝着杨启峰拱手,面容微笑。

    陈家果然是实力雄厚,这一位实力更在那男子之上,接过杨东递过来的西服,杨启峰穿戴好,朝着里面走去,嘴中开口问道;“怎么称呼?”

    “陈长兴!”

    “原来是当代陈家拳掌门,真是失敬,”杨启峰早就猜测,毕竟刚才那人,实力已经不错,能够还在其上,陈家沟当中也就是那寥寥几人,而能够做主,让陈家沟管理药物被劫一事,除了陈长兴外,也没有其他人了。

    “前辈不要叫我二少爷,我和玉娘一见如故,乃是朋友,您是长辈,称呼我为启峰就好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推脱了,叫你一声启峰,”陈长兴顺着话,直接的应了下来。

    “府中已经备好了酒席,就等启峰你开席呢,”

    “不用如此麻烦,我一介小辈,何必如此麻烦,”杨启峰态度非常的良好。

    本来乃是兴师问罪,可随着陈长兴把事情定下来,这一件事情陈家沟参与了,全力配合,他的态度自然良好起来。

    两人的谈话,非常的融洽,至于刚才的那纷争,双方谁也没有去提,那一件事情乃是插曲,注定会被遗忘掉。

    酒席倒是很隆重,基本上陈家沟当中的重要人物,全部都出席,那一位和杨启峰交过一招的老三,也是在此,只是脸色不愉。

    杨启峰刚刚和陈长兴走入,一人直接的站起身来,对着杨启峰开口讲道;“二少爷,你可来了,这陈家沟的人不识抬举,竟然不愿意让铁轨入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