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电影大冒险 >章节目录第二十一章 五岳并派
    求一下收藏,还有推荐票,各位小伙伴们,给力支持一下,成绩好了,科幻的更新才会更多。

    这玩意就是一个恶性循环,成绩不好,不愿意更新,反反复复的,所以由衷的求收藏,求推荐。

    嵩山,提到这两个字。

    人们内心中往往会浮现出一大武林门派,嵩山少林寺!

    但是近百年来,一支位于观胜峰的门派异军突起,他以嵩山为名,百年来名震江湖,享有盛誉。

    几十年前魔教霍乱天下,江湖当中五大以山岳为名的门派歃血同名,联合并派称五岳剑派,大败魔教,从而名声大噪。

    嵩山派之名,传扬江湖。

    如今提及嵩山,他们往往也会想到,在观胜峰上面,却也有着一个嵩山派。

    夏季的天气,极为的炎热,道道的热浪席卷着天地。

    观胜峰之上,却是微风吹拂,绿叶抖动,

    炎热的天气,也阻止不了,观胜峰上下来来往往的人流。

    掌门继位,山门大开,广收弟子!

    这是嵩山派祖师定下的规矩,所有嵩山派弟子都要严格遵守。

    各种身份之人,齐聚嵩山观胜峰中。

    他们当中有商人之子,有农夫之子,还有匠人之子,更有行走江湖不如意的镖师,也有一些带艺拜师之人。

    玲琅满目,各种身份大集合。

    山门之外,一名名身穿蓝白相间长袍的嵩山派弟子,手持剑柄,站立两旁。

    一名须发洁白,面露红润,鹤发童颜的老者,面挂笑容伸着手臂,不断指指点点,安排着前来拜师之人。

    一位中年男子,留着性感的两撇小胡子,不断的对前来拜师之人测试。

    一位位不合格者被刷下,能够成功拜入山门之人,百不存一。

    一条身家清白,不知道刷掉了多少人。

    悟性,天赋,能够通过者,更是没有几人。

    三天大开山门,成功入选者,也不过才十几人而已,苛刻的令人发指,

    左冷禅一身青色长袍,大袖翩翩,龙行虎步走在青石铺砌的地面,一双眼睛凌厉的盯着前来拜师之人。

    眸中含有凌厉,夺目逼人,如同雄鹰,被注视之人,如同针刺。

    锋芒必露,好不遮掩。

    走了一圈之后,来到大殿之上,高高坐在了主位之上,无悲无喜的说道;“去把费彬师弟请来?”

    大殿无比空旷,十二根圆柱,支撑着大殿,其上只有一张太师椅。

    话语回荡,滚滚而发。

    “记住,费彬师弟到前,大殿四周所有人都撤离。”

    一名跟随着左冷禅的弟子,迅速的转身离开了。

    不久大殿当中传出脚步声,一名身材修长,一脸阴霾的年轻男子漫步走来,看见正坐的左冷禅,恭恭敬敬的行礼说道;“拜见掌门师兄!”

    “你我兄弟,不用多礼,”左冷禅脸有谦色,亲切的抓住对方,热情的说道。

    “师兄贵为掌门,礼不可费,”他一脸端正,坚持诉说道。

    “这里没有外人,你我兄弟不用多礼,当日之情,师兄都记载心里,”左冷禅双眸真挚,深情的说道。

    “华山派欺人太甚,”费彬双眸阴霾更重,脸怀怒色,嘴中呵斥起来说道;“我嵩山派的事情,干他华山派何干,”

    “师弟说的不错,可这样的言论还是慎言为好,五岳并派在即,师弟的话语要是传出去,各位师叔师伯可不愿意听见,”

    “一群老匹夫,竟然赞同五岳并派,”

    “想我嵩山派百五传承,祖师手提青锋,立派观胜峰,独拒少林,合围魔教,才有我们偌大家业,这一群老匹夫竟然背宗忘祖,”

    “该杀!”最后两个字吐出,他双眼中丝毫不掩饰森森的杀机。

    “放肆,你敢不敬长辈,想要欺师灭祖否?”左冷禅勃然大怒,开口呵斥说道,随即的一甩袖袍,大声的骂道;“滚,”

    阴霾男子看着脸色大变的左冷禅,脸色没有任何悔色,大声的说道;“我拜的是嵩山派,受的嵩山派的恩,学的是嵩山派武功,”

    “师傅他冥顽不灵,打算五岳并派沦落为华山派走狗,背宗忘祖,对不起嵩山派的恩情,对不起祖师的养育,欺师灭祖的是他们,”

    “掌门师兄绝对不能够允许五岳并派,嵩山派百五传承,绝对不能够亡在我们手中,”费彬跪拜在左冷禅身前,连连叩头。

    “滚,赶紧的给我滚,”一脚的踹了过去,左冷禅怒喝连连。

    一张脸潮红一片,呼呼呼!!!!这是剧烈的大喘息之声,这是怒火积压所致。

    看着费彬的身影,消失在大殿,左冷禅脸色平缓下去,怒色消失的干干净净,整个人恢复了平静。

    嗡的一声,长剑出鞘,一柄反射着寒光的宝剑,轻轻的在他手中舞动起来。

    剑法气势恢宏,煌煌大气,如如长枪大戟,纵横千里,气势森严,如同法度文理,条条框框,一板一眼,约束众生。

    长剑抖动,太师椅支柱立即削断。

    咔嚓,咔嚓,咔嚓,

    转眼之间一张太师椅,只留下了坐下的位置,已经被他削成了短小的木板。

    木屑四溢,长剑左冲右突,不断的划动,一个字体接着一个字体,轻轻的在剑尖抖动下成型。

    如同蝌蚪一样的文字,没有任何美感,他们弯弯曲曲,练成一片。

    最后一个字刻出,长剑一吐,一股澎湃的内力如同瀑布一样喷发而出。

    瞬间席卷整个短小的木板,上面所有残留的木屑全部飞散。

    飘飘荡荡,最后挥洒在大殿之内。

    长剑顺着手臂垂下,轻轻的点触到青石地面。

    左冷禅望着木板,双眸紧紧的盯着弯曲陡峭形如蝌蚪的文字。

    “并五岳,剿魔教,压少林,击武当,霸江湖,混图天下。”

    “果然是好策略,不过能够完成这一切的人,只能够是我左冷禅,”炙热的目光在他的双眸中闪闪。

    狂热的望着木板,一颗火热的心,正在跳动。

    他年轻,澎湃,狂热..............

    他代表的是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