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电影大冒险 >章节目录第十九章 肆无忌惮
    咚咚咚咚!!!!!!!!!

    大地震动,尘土飞扬。

    马蹄踏动,极速奔驰!

    “停,在这里歇歇脚!”

    前方一个简陋的茶铺依靠着树木建成,这茶铺并不大,占地也就二十多平米。

    很简陋,就是用木竹支撑起来的棚子,遮掩住了阳光,形成一处阴凉之地,里面摆放着六张方桌。

    茶铺旁边的一颗双人合抱的树木前,已经捆绑着绳索,一黑一白两匹颇为神骏的马匹,已经捆绑在这里。

    这样的茶铺,全天下遍地都有,他们都建立在官道上,为来往之人,提供歇脚,特别是炎炎夏季,一碗凉茶,提高了很大的便利。

    不过也有着很多,干违法生意的。

    一万蒙汗药,全部撂倒,中不中招,就要看你江湖经验了。

    杨启峰一拉缰绳,骏马前蹄高高的扬起,踏,重重的踩踏在地面上。

    “诺!”众人应声。

    一名锦衣卫迅速下马,牵动着马匹的缰绳,交付给了身旁一人后,快速的来到杨启峰身前,躬身的下拜,用身体作出了阶梯。

    杨启峰顺手的把马匹缰绳交付给了另一旁的锦衣卫,踩踏着人肉阶梯,缓步的走下了。

    “各位大人里面请,里面请,”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子,鬓发高盘,体态丰腴,挽着袖口,轻轻的擦拭了一下额头上面的汗水,迎上了杨启峰一行人,态度卑谦的说道。

    “一人一碗凉茶,”杨启峰抬眼看了一下天色。

    天空中一**日,高高悬挂,万道光芒洒落大地,热浪一浪高过一浪,不断的席卷着大地。

    “好嘞,”女子口音有一点带着山东腔。

    点头应下后,连忙的朝着后面走去。

    身材高大的锦衣卫,已经抢先一步来到一处方桌前,轻轻一扫,方桌两旁的木凳都被拿掉,只留下一条。

    洁白的手帕拿出,轻轻的对木凳擦拭起来。

    这木凳很长,他并不是可以乘坐一人的那一种,他是一条长凳,可以容纳三名成年男子坐下。

    长凳上面棱角分明,制作的很是粗糙,不过这棱角,已经被磨的平滑起来,显然是已经有着年头了。

    杨启峰打量了一下茶铺当中的他人,六张桌子,已经被占下了两张,其中靠近边缘地带的是一男一女。

    男子年岁不大,只有十七八岁,将近二十模样,一身白色锦衣,双眸有神,轻袍缓带,甚是英俊,身旁的女子,年纪稍小,明眸皓齿,容颜娟好,如花似玉,娇羞柔嫩、亭亭玉立的身姿与娟好的容颜让人心动怜惜。

    男子英俊,贵气逼人,女子尽管青涩,却已经露出峥嵘,一副美人坯子。

    两人坐在一起,才子配佳人,一副让人羡煞的景色。

    目光稍微的移动,看着方桌之上,两柄长剑,却是让人知道,他们并不是才子和佳人,而是一对侠侣。

    形影相随,情比金坚!

    另外一张桌子之上的人,和这侠侣相比,光芒暗淡多了,不,甚至可以说是毫无光芒。

    桌子上面倒是坐着三人,不过他们衣着普通,一身长袍,多处有着补丁,但却是没有肮脏,水洗的很干净,一大两小,都为男子。

    大者三十多岁,小者十多岁,手掌粗糙,多有浆子,这是常年干农活所留下。

    如今他们如屁股下面生了痤疮,长了钉子,局促不安,屁股不断的扭动,一双眼睛不断的朝着外面望去,时不时的还不安的看着自己一行人。

    杨启峰刚刚坐下,其他的锦衣卫也快速的寻找自己的位置坐下。

    很快大部分锦衣卫已经安置好了,但还是有着一部分锦衣卫没有位置,十几名锦衣卫大步的来到余下的两张桌子前,团团的为主,一名配有绣春刀的锦衣卫,厉声的喊道;“锦衣卫办案,闲杂人等速速离开。”

    当啷!配合着嘴中的喊话,绣春刀已经出鞘,被拔出了一半,寒光闪闪,摄人心神。

    “大人不用您催促,俺这就走,俺这就走。”本来就有离意的三人,用着袖子擦拭着额头汗水,连忙的诉说起来,身子动作一点也不慢,他快速的对自己身旁的高个子抽打一下,嘴中呵斥说道;“你这小崽子,还不动作快点,”

    他护着自己两个儿子,像是逃难一样,逃离了茶铺,顺着官道远远的离开了。

    “锦衣卫当真霸道,喝个茶,都算是办案。”一句讥讽的语气,却是在茶铺中传出。

    “放肆!”一句话,激怒了喊话的锦衣卫。

    本来就是半出鞘的绣春刀瞬间拔出,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任何的停顿。

    绣春刀凌空一斩,笔直朝着男子斩下。

    凶狠凌厉,这一刀没有任何的留情,直接要人性命。

    “一言不合就要杀人,凶狠,辣毒,你这走狗鹰犬,今日留你不得,”锦衣卫怒,男子更怒。

    面无表情的脸庞,浮现出怒容来,手臂向前伸出,轻轻的一抽,长剑翁的一声,发出鸣叫。

    一剑,白光闪现。

    叮!刀剑相交,长剑后发先至,击中了绣春刀。

    蹬蹬蹬!!!!!!

    锦衣卫连续退后五步,手中绣春刀已经脱手而出,跌落到了地面,手臂已经发麻,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沾染到了衣服之上。

    脸色惨白,身躯不断颤抖,一击重创。

    “好胆,竟然敢袭击锦衣卫,”

    “你这是要造反,抓住他,逼问出他何门何派,到时候灭掉他们满门,”看见自己兄弟受伤,锦衣卫立马的扎营了,一个个的嚷嚷叫喊起来。

    当啷!一片拔刀之声。

    杨启峰望着这一切,微微的皱眉,脸色多少有一些不满,这不是对旁人,而是对这锦衣卫。

    前去龙门前,他们所作所为,还能够克制,不会如此放肆,但如今,如同跑出笼子的猛虎,开始笑傲山林,肆虐起来,无所顾忌。

    杨启峰也知道原因,东厂因为万喻楼之死没落了,西厂刚刚的完蛋,自认为此次立下大功,回京之后会获得重用,所以他们开始放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