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电影大冒险 >章节目录第六章 督主在此,速来拜见!
    郑重的在这里向各位小伙伴求一下收藏和推荐票,本书真的不容易,大家给一些支持,让本书成绩好点。

    马蹄踏动,大地轰鸣!

    黄沙大漠之间,一道道黑色的斑点,快速的驰骋着!

    黑云压顶,天地一片压抑。

    “大人,前方就是龙门驿站,”飞鱼服,绣春刀,标准的锦衣卫装束,催动着马匹来到杨启峰身旁大声回禀说道。

    “雨化田可在?”杨启峰一双眼睛,平淡无波,轻声的开口说道。

    呜呜吹刮的狂风,丝毫没有掩盖声音,清晰的传入锦衣卫镇抚使的耳中。

    镇抚使内心凛然,好深厚的内力,指挥使这一段时间变的越来越可怕了,目光中露出惊骇之色,不过很快就被炙热所替代,锦衣卫被东厂欺压太久了,好不容易万喻楼身死,东厂倒下,但锦衣卫却是没有翻身,反而是迎来了西厂,手中没权,也没有孝敬去拿,这一种憋屈的日子,谁不怀念洪武之时,回禀说道;“西厂督主正在龙门驿站,”

    “知道了,”杨启峰平淡继续开口说道。

    马匹疾驰,杨启峰目光沉思,龙门飞甲的剧情快速的在脑海中闪现。

    这一次进入的时间不是太好,剧情已经开始,根本没有给杨启峰多少准备时间,在去了一次武阁和招募人手的时间,一路上飞驰,就怕自己来到龙门,发现雨化田已经离开了龙门驿站。

    根据着剧情的动向,当雨化田离开龙门驿站后,就是剧情高朝,同时也是该结束之时了。

    杨启峰这么着急剧情,自然的不是为了这一些剧情,人物,和本世界一点代入感没有的杨启峰,雨化田等人死不死,杨启峰一点也不关心,真正让杨启峰在意的是那掩藏在大漠黄沙下的宝藏。

    黄金是同货币,绝大部分世界中,黄金都是通用的,这点不分仙侠和科幻还是武侠。

    六十年一现,时间只有一个时辰,关于所有的剧情在脑海中流淌了一遍后,杨启峰抓住了这两点,才是疾驰而来的原因。

    错过这一次,不要说六十年,哪怕是六年杨启峰都等不了。

    “大人怎么办?”镇抚使询问的声音,传入到杨启峰的耳中。

    看了一眼身穿飞鱼服,腰挂绣春刀的镇抚使,看着前方平静的龙门驿站。

    龙门驿站大门紧闭,宛如一座无人之地。

    “这还用问,作为官居从四品锦衣卫镇抚使,该干什么你不知道?”杨启峰举起马鞭呵斥的说道。

    “当然知道,”四十多岁的镇抚使,脸上胡子扭动,整张脸变的狰狞起来,策马而出大声的咆哮喊道;“力士何在?给我砸门!”

    顿时又是一批人策马而出,朝着龙门驿站大门冲去。

    锦衣卫中的力士,并没有什么玄幻色彩,只是普通的称谓,锦衣卫设立南、北镇抚司下设五个卫所,其统领官称为千户、百户、总旗、小旗,普通军士称为校尉、力士。

    看着这一幕,杨启峰露出冷笑,下马威,就这点本事,不,这不是雨化田的手法,如此低级的手段耍出来,只能够拉低雨化田的智商,很像是下面人自作主张。

    不过,这不正是机会吗?

    杨启峰看着脸色狰狞的镇抚使,锦衣卫被东厂压了这么多年,如同过山车一样,东厂完了有西厂,这一股怨气,已经积压的如此之深,该是释放的时候了。

    一行人翻身下马,大步的走到龙门驿站大门前,高大的木门,牢牢的紧闭着,一行人站在下方,显现的较为渺小。

    力士抓住西瓜大小的铁锤,朝着木门砸去。

    砰!铁锤反弹,冲击的力道让力士蹬蹬的退后了两步,

    木门依然紧紧的闭拢,只有在砸击的地方,留下了浅白色的痕迹。

    “废物,”镇抚使骂了一句,知道指挥使就在身后看着,一把的从力士手中夺过铁锤,高高的举起,胡子翘起嘴巴大大的张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声沉闷的大喝,内力从丹田迸发,开始顺着经脉流动,流转入铁锤中。

    铁锤挥下,劲气四溢,空气开始荡漾起来,如同水波,一圈圈的浮现,凭空炸响。

    轰!

    木屑乱飞,一个坑洞出现在紧闭的大门上,大门前后的晃荡起来,手中铁锤一扔,看着松动的大门,就是一脚踹出,直接断送了横在大门后面的木头门闩。

    门闩断裂,大门洞开!

    “大人请!”镇抚使扭身对着杨启峰方向,抱拳大声喊道。

    赞许的看了一眼,杨启峰露出淡淡的笑容,这一位很上道,武功不错,也很懂得做官。

    “何人敢在西厂驻地放肆?”杨启峰刚刚走入龙门驿站,尖锐的怒吼叫声响起。

    一队队手持着武器的西厂番子,迅速的从里面窜出,堵住了杨启峰继续前行的道路。

    “放肆,锦衣卫指挥使在此,谁敢妄动!”镇抚使咆哮喊道,拔出了腰间的绣春刀,眼神中露出了淡淡的兴奋,换成东厂亮刀,还要考虑一下,这几任东厂提督一个比一个狠,哪怕是万喻楼身死,其他人对东厂都忌惮三分,可西厂不同了,西厂才刚刚成立半年时间,他雨化田是什么东西,不过是贵妃娘娘的一条狗,而自己指挥使却是贵妃娘娘的兄弟。

    平时指挥使不出面,他自然不敢和西厂对着干,只能够任由西厂骑在锦衣卫的脖子上,但此刻一切都不同了。

    “锦衣卫算什么东西?敢在西厂面前放肆,兄弟们上!”一名考前的西厂番子,张嘴骂道,挥舞着武器,就朝着前方冲去。

    紧张,肃穆的气氛一触即发,无数的西厂番子在其带动下,开始朝着锦衣卫冲去。

    “住手!”一声呵斥传出,如同圣旨一般,令行禁止,展露出了西厂训练有素,本来密集的西厂番子,却是让出了一条道路,一名背负双剑,面罩遮脸的男子大步的走出。

    来到最前方,看着杨启峰目露轻蔑,居高临下嘴中不屑的说道;“督主在楼中,万通你可以前去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