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在线阅读 - 第735章?收敛,去看看长孙云尉

第735章?收敛,去看看长孙云尉

        这场劫难,尤其是长孙云尉的死亡,对凤无忧的打击,确实有点大。

        她也是用了这三日,才终于缓过神,可以去思考其中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她现在能够肯定的,就是这场袭击,一定是有问题的。

        而中间到底有什么样的问题,她却暂时找不到门道。

        因为有很多事情都无法解答。

        比如,那个扔出雷爆珠的人,是怎么找到他们的位置的。

        长孙云尉一路的行踪都极其隐蔽,而且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注意着有没有人跟踪。

        拓跋烈是用了人海战术,而聂铮是因为有寻踪仙带路,才能最终找到她。

        可那个人呢?

        他是怎么找到他们的?

        以凤无忧的经验,那个人不太可能是单独行动,就算不是大队人马,也一定会有其他人在配合他的行动。

        不知道,慕容毅在善后战场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

        又或者,干脆抓到什么人。

        一路思索着往她暂住的帐篷走去,到了帐篷前,凤无忧却猛然站住。

        帐篷前面站着一个人,面容自然是极熟悉的,可是周身的气质,还有看着她的眼神,却无不陌生至极。

        慕容毅。

        凤无忧心口微缩。

        战场之上,慕容毅对她的质问好像又响在耳边。

        慕容毅以为,她违背了她说过的话,背弃了她说过的誓言。

        他以为那场爆炸是她引起的。

        凤无忧知道自己没有,但这件事情,真的没有办法解释。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她解释了,慕容毅也不会信。

        所以,她干脆什么也不说。

        她在离慕容毅三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抬头看着他。

        那日慕容毅让人把她带到了涿郡,但他自己并没有立刻离开。

        那个时候三方大军战在一起,无论是谁都没有办法立刻抽身。

        他们总要找到一个损失最小的停战方法才行。

        这也是涿郡这些日子来伤员这么多的原因,因为,伤员一直在源源不断地被送过来。

        此时慕容毅回来了,他身上还有着很明显的尘土气息,衣服也没有换过,明显是刚刚到达。

        可他出现在这里,有什么事?

        难不成,是想要杀她?

        凤无忧胡乱猜测了一下,现在所有人都认为这场战役的罪魁祸首是她,为了安定军心,杀了她祭祀,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她也只是想一想罢了,心底里,她觉得慕容毅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因为,他已经不只是一个皇子,而是皇帝,他必须要考虑杀了自己之后,他是否能承担得起接下来燕云和南越的报复。

        至于她自己和慕容毅之间的关系,凤无忧并没有考虑很多。

        在这种时候,这种私人的关系是最脆弱的,更何况,她现在和慕容毅,也说不上什么关系。

        短时间内,她的性命应该无碍。

        凤无忧略舒一口气。

        在她胡乱想着的时候,慕容毅开口了。

        “朕把长孙云尉带回来了。”

        沙哑的声音,像被砂子磨过一般。

        凤无忧一下怔住。

        慕容毅看她,又说了一遍:“朕把长孙云尉带回来了,凤无忧,你不要去看看他吗?”

        他的声音很稳,但却莫名的,压力极大。

        他们一个个都垂下了头,不敢去看慕容毅。

        长孙将军和皇上之间的情意,终究是不寻常的。

        那是年少相交,多年并肩作战,一起在生死里搏杀过,才能打磨出来的。

        在士兵们的眼中,慕容毅是他们的军神,现在又是他们的皇上,他年少却沉稳,即使是几朝老臣,在他的威严面前,也不敢轻易造次。

        他们有时候都觉得,他们的皇上,完美的根本不像一个人。

        而现在,长孙将军的死,却无疑把他往这个方面又推了一步。

        这种好像把空气都压实了的压力,根本不是一个人能给予的。

        而就在这时,他们却听到很轻但很坚定的一声:“好。”

        顿时,他们全都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过去。

        什么人这么大胆,在这样的威压之下,竟然还敢说话?

        而且,好像一点没感觉到眼前的气氛似的。

        凤无忧好像没听出来慕容毅语气中的威压似的,说道:“他是为我死的,他的尸身收敛,就由我来做吧。”

        “凤无忧!”

        慕容毅猛地逼上了一步,一把掐住了凤无忧的脖子。

        这动作突然的,周围士兵们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凤无忧就直接被按在帐篷上了。

        慕容毅盯着她,一字一字问道:“你有没有心!”

        长孙云尉死的这么惨,这一切都是她害的,他问她敢不敢去看长孙云尉的尸身,她竟然就这么毫无心理压力的应下了。

        别说他们的有并肩作战的交情,就算只是泛泛之交,也做不到这么绝情!凤无忧脖子痛的厉害,却还是说道:“他的尸身,除了我,别人处理不了……”慕容毅怒意更甚,手指又收紧了几分。

        凤无忧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挣扎道:“你也不想……他破碎着被抬回安陵……”慕容毅盯着凤无忧的目光恨不得将她杀了,可是,终究,还是一根一根地,放下了手指。

        “带她去。”

        慕容毅回复正常,冷漠地对身边人下令。

        周围的士兵早就被凤无忧的态度激怒了,他们真的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子,能无情无义到像凤无忧这样。

        本就该由她负起全责的事情,她却还能挟技自重,和皇上去讲条件。

        若是可以,他们真的很想,现在就直接杀了凤无忧。

        但,他们真的能做的,却只是走到凤无忧跟前,抬手一伸,说道:“这边……”凤无忧知道他们要带她去长孙云尉的尸身那里,强忍着虚弱站直,往士兵所指的方向迈开步子。

        走了两步,却又突然回身。

        “慕容毅,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说完,她也不停留,又继续往前大步走去。

        她不止是要给慕容毅一个交代,更是要给自己一个交代。

        她一定要弄清楚,那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是谁策划了这件事情,他们是怎么如此精准地定位到他们的位置,他们扔出雷爆珠的时候,知不知道云卫身上有火药罐子。

        他们针对的究竟只是她一个人,还是……要将三国一起牵连进去!这些疑问充斥着凤无忧的心头,让她的步伐走得分外坚决。

        而慕容毅却在原地愣了一下。

        交代?

        还要什么交代?

        凤无忧自己背弃了誓言,这种事情,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皇上……”边上有人轻声叫着:“涿郡郡守还在等着拜见皇上……”慕容毅微吸一口气,没有说话,直接转身迈步。

        不论他愿不愿意,这一年多,他终究是习惯了皇帝的身份,也比任何都清楚,他该做什么事情。

        凤无忧在士兵的带领下,很快到了长孙云尉尸身停放的地方。

        虽然,凤无忧是亲眼看着长孙云尉被雷爆珠的爆炸波及,也早就知道,长孙云尉已经死了,可是,在来到这座帐篷之前的时候,她心头还是狠狠一缩。

        长孙云尉,他们好像前一刻还在斗嘴怄气,可是下一刻,他怎么就死了呢?

        “凤女皇请进吧!”

        带她过来的士兵冷冰冰地说道。

        凤无忧稳了稳心神,迈步走了进去。

        到了这个时候,再多的忏悔追忆都是无用,她所能做的,就是还长孙云尉一个真相和公平。

        帐篷里,只有长孙云尉一个人的尸身……碎块。

        爆炸的威力很大,即便慕容毅尽了全力,也未能找到他全部的身体。

        凤无忧对爆炸造成的损伤早已十分熟悉,此时,她看着前方被细心拼凑好的尸身,强迫自己忽略那上长孙云尉,走上前,细心地查看。

        她对慕容毅说,除了她,没有人能收敛长孙云尉,就是料到了尸体可能会出的破碎程度。

        除了她那一手缝针的技术,没人能把长孙云尉的尸体处理好。

        可是,她要做的却又不止如此,她要亲自查看长孙云尉尸体上的伤痕,看看是否能找出什么线索。

        长孙云尉的尸身其实是破损地不算非常严重,上半身连着右边的腿,都是一起的,腹部被炸空,许多脏器和血肉都已不见,也不太可能再找得回来。

        左手和左边大腿与躯干分离,而且被炸得血肉模糊。

        这些伤口并不是一次爆炸形成,在第一次的雷爆珠之后,后面的连环爆炸,显然也对他造成了非常强强烈的冲击。

        但凤无忧还是仔细地分辨着一次爆炸和二次爆炸的伤口界限,尽力寻找出里面可能潜藏的线索。

        一个多时辰之后,凤无忧沉默地直起了身子。

        伤口太过凌乱,就算是她,也很难从中找出什么有用的线索。

        能够判断的,就是他离炸点极近,第一颗雷爆珠的所产生的爆炸,就已经对他产生了伤命的伤害,至于后面的二次爆炸,只是加剧了他的肢体损伤而已。

        她确信自己并没有什么遗漏,终于拿起早已准备好的针线,开始处理长孙云尉的尸体。

        他虽然没怎么表示过,但其实也是很在意自己的形象的,如今虽然去了,但也要……让他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