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孤军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六章:惊悚的苏醒

第三百三十六章:惊悚的苏醒

        尉迟然举枪瞄准云坚跟前,利用他身体摆出的姿势,判断出透明人应该就在他跟前,可就在他准备扣下扳机的那一刻,云坚姿势一变,直接跪倒在地上。

        云坚大声喊道:“别开枪,他在我身后了!”

        透明人已经变换姿势,绕到云坚的身后,抓住他的碑鸣刀,使劲往云坚的脖子部位拽。

        尉迟然不敢开枪,他不知道透明人的具体位置,如果在云坚跟前,那还好办,可如今透明人已经在云坚身后了,如果射不中,或者射偏了,遭殃的就是云坚。

        更何况,尉迟然还不知道透明人是不是刀枪不入

        云坚咬牙努力抗拒着透明人的力量,同时看到尉迟然竟然转身了。

        云坚双眼瞪大:“你去干什么!”

        尉迟然直接走到瓷棺跟前,朝着瓷棺外侧开了一枪。

        枪响之后,云坚感觉透明人的力道松懈下来了,而尉迟然则站在瓷棺前,举枪对准了第二口瓷棺内:“你如果不松开他,我就会朝里面开枪,你们没死,我知道,但是这一枪下去,死不死,你自己知道。”

        终于,透明人松手了,云坚也感觉透明人离开了自己,只是他的脚步变得比之前轻多了,完全听不到,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可尉迟然很清楚,透明人冲着自己来了,尉迟然完全不知道他人在什么地方,毕竟当时情急,他就想把云坚从他手里救下来,其他的没想那么多。

        就在尉迟然和云坚四下观望的时候,地上的侯万谢梦和刑术也慢慢爬了起来,唯独摔得最厉害的司马清还处于晕厥之中,依旧躺在地上,一动都不动。

        就在侯万爬起来的瞬间,尉迟然就发出了一声惨叫,众人眼睁睁看着尉迟然的手腕被什么东西掰断了,手枪掉入瓷棺之中,整个人也悬浮在了半空。

        侯万和谢梦都看傻了,看着尉迟然的模样,应该是被人掐住了脖子直接提了起来。

        侯万抓起地上的枪,举枪就要朝着尉迟然旁边的位置射去,谁知道手还没抬起来,手枪就被打落在地。

        这一刻,众人都明白了,两口瓷棺中的透明人都醒过来了,掰断尉迟然手腕,将他提在半空的就是第二口瓷棺中的透明人,而打掉侯万手枪的就是之前要杀死云坚的透明人,

        单是一个人,他们就已经无法应付了,现在两个都苏醒了,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这下糟了。”刑术摇头道,“我们死定了。”

        谢梦和侯万不语,只能看着还在挣扎中的尉迟然慢慢没了力气,双手直接垂了下去。

        刑术握住手中的登山镐,准备上前拼命的时候,却听到有人喊了一声:“连九棋!?”

        刑术一愣,顺着声音看去,发现原本躺在第三口瓷棺中的黄乐成竟然坐了起来,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黄乐成喊完之后,尉迟然的身体也重重摔在地上,谢梦赶紧上前查看,发现还有气,马上和侯万开始急救。

        黄乐成慢慢从瓷棺中爬出来,用疑惑地眼神看着周围,刑术则站在原地,紧盯着黄乐成。

        黄乐成刚爬出来,大概因为身体机能的原因,直接摔了一跤。

        刑术上前搀扶起黄乐成,黄乐成仔细看着刑术的脸:“你不是连九棋。”

        刑术道:“黄叔叔,我是刑术,连九棋是我爸爸。”

        黄乐成仔细看着刑术:“哦,对,你是刑术,你长这么大了?”

        刑术道:“黄叔叔,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

        此时,尉迟然总算是抢救过来了,但因为手腕断掉的关系,痛得吡牙咧嘴,同时他警惕地看着周围,因为那两个透明人再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谢梦赶紧给尉迟然打了一针,先给他止痛再说,毕竟手腕以他们眼下的条件,也只能暂时给他固定一下。

        黄乐成看着四周:“我在哪儿啊?”

        刑术问:“黄叔叔,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黄乐成摇头:“不记得了。”

        刑术再问:“你什么时候来这的,经历了什么,你全都忘记了?”

        黄乐成缓慢摇头,看着刑术又问:“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你和你爸爸是来找我的吗?你们怎么来的呀?对了,你怎么突然间就长这么大了?”

        刑术和其他人听完,都意识到了,黄乐成的记忆应该还停留在九十年代呢,也就是说他死的那时候,在他死后自己经历了什么,完全没有任何记忆。

        刑术下意识用手去摸了黄乐成的脉搏和心跳,最后用手去探黄乐成的呼吸时,手指放在他鼻前许久都没有感觉,他干脆将手指头放进嘴里含了下,再放过去,依然没有感觉。

        也就是说,就算是黄乐成现在活过来了,他也没有呼吸。

        这怎么可能呢?哪儿有一个活蹦乱跳的人,有心跳有脉搏的人,没有呼吸的呢?

        云坚上前检查着司马清,随后道:“没事,没伤着骨头,应该只是晕过去了,他本来就体弱,等会儿就醒了。”

        侯万环视周围:“那两个去哪儿了?”

        刑术闻言,立即问黄乐成:“黄叔叔,你知道旁边这两口瓷棺中躺着的是什么人吗?”

        黄乐成看着那两口瓷棺,直接就失了神,慢悠悠爬起来,上前站在第二口瓷棺跟前就那么看着,其余人也看着黄乐成,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

        忽然间,黄乐成浑身一颤,咽了口唾沫,似乎想起来什么了。

        刑术立即问:“您怎么了?”

        黄乐成有些激动地说:“仙人,这两个就是我当时给你爸说的仙人,你爸死活不相信,你让他来看看,他人呢?”

        刑术的表情暗了下去:“我爸死了。”

        黄乐成一怔:“你爸死了?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

        刑术叹气道:“被人害死的,这件事以后再说,黄叔叔,您可以把仙人的事情告诉给我们吗?我们就是为此而来的。”

        黄乐成疑惑的看着刑术,又看向刑术身旁的其他人,试探性地问:“你们是来寻仙的?”

        刑术摇头,随后又点头:“差不多吧,只是”原本刑术想说黄乐成所认为的仙人并不是什么神仙,但又怕黄乐成一根筋,只得把后面那些话咽了回去,直接点了点头。

        黄乐成摸着自己的身体,看着四周:“我记得很清楚,我是死了,应该是死了。”

        刑术赶紧问:“黄叔叔,我们很纳闷,仙人为什么要让您的祖先,也就是黄承志烧制瓷棺呢?有什么意义吗?”

        黄乐成看着跟前的瓷棺道:“这件事呀,还是得从我祖先那说起,大体的故事,你也知道了,我那时候给你和你爸都说过了,但是有些细节我没有讲,我是怕泄露了仙人的秘密,如今你们都到这来了,看这模样,我也算是成仙了,对吧?”

        黄乐成实际上自己也不肯定,所以,他才会说了“对吧”这两个字。

        但是,黄乐成又清楚记得自己死了,如今又活过来了,还在这个地方,而且是几十年后,他自然而然会认为自己肯定是成仙了,若不是成仙,怎么会死而复生呢?

        黄乐成没说哪些细节呢?首先就是那两个透明人为什么要让黄承志烧制瓷棺?

        实际上,在那两个所谓的仙人找到黄承志师父的时候,黄承志师父也斗胆问过这个问题,而且是在梦里,关键这个梦,是黄承志师父一生当中做得最清晰的一个梦。

        在梦里,他依然在自己的房间内醒来,周围烟雾缭绕,除了自己的床和被子之外,其他的什么都看不见,但隐约之中能看到烟雾之中站着两个人,两人的身高差不多,但比黄承志的师父要高出两个头来。

        黄承志的师父吓坏了,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死了,黑白无常索命来了,自己得跟着他们去阴间了。

        谁知道,那两个人开口就恳求黄承志的师父替他们烧点东西。

        这句话一出口,黄承志的师父稍微心安了点,因为那两人说的烧点东西,让黄承志的师父以为那是祖先显灵,要不就是他早就过世的爹娘来了,让他烧点纸钱什么的。

        黄承志的师父想要看清楚那两人的模样,可他下不了床,双腿如千斤重一般,他只得承诺,自己明天就去买足了香烛纸钱元宝给他们烧去。

        那两人发现黄承志的师父误会了,赶紧解释说,是让他烧制瓷器,而且是棺材,并告诉黄承志的师父,他们并不是什么鬼魂,也不会害他。

        既然不是鬼魂,不是黑白无常,那肯定是仙人啦?在古代,任何人遇到这种事,只可能是这种思维,黄承志的师父也不例外。

        黄承志的师父想磕头,可他改变不了姿势,赶紧说自己照办照办,一定尽快照办。

        说完之后,黄承志的师父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还是在房间内,但是已经没有那阵阵白烟,床边和屋子里也没有站着任何人,难道刚才是自己做了一个梦?

        可是,那个梦如此的清晰,就如同真实发生过的一样。

        为此,黄承志的师父整夜无眠,一直在思考这件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是梦呢,还是自己真的遇仙了?

        又过了好些日子,黄承志的师父上山去拜会一位道士朋友,顺便给他送点东西去,走到半山腰上累了,就坐在一块石头上歇歇脚,打个哈欠,闭眼再睁眼的功夫,周围的环境就变了,变得和梦里一样,烟雾缭绕,除了自己屁股下面的石头之外,其他的什么都看不见。

        黄承志的师父当时就懵了,愣在当场,就在此时,那两个人又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