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佞臣的庶女嫡妻在线阅读 - 第209章、公开秘密

第209章、公开秘密

        没有脸!

        这样匪夷所思的答案,托月和墨染尘不由自主地相视一眼,怎会有这种情况,两人都被这个答案整懵。

        莲池边的竹楼上,墨染尘看着像是惊弓之鸟,卷缩在托月怀里的秀禾道:“九妹妹,在你的所知范围里,在什么条件下会出现这种情况。”

        墨染尘倒了一杯热水,托月端起来往秀禾嘴里灌了一口,秀禾总算渐渐平复下来,只是身体仍然在不停地发抖。

        看到秀禾这样,托月不禁生疑道:“若只是没有脸,以秀禾的胆识,不至于吓成这样。肯定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情况……要不,六哥哥你过去瞧瞧嘛。”

        “你这算是在向我撒娇?”

        墨染尘忍着笑问,托月马上趴在案上,扑闪着大眼睛,花痴地看着他。

        抬手刮一下她的鼻子,墨染尘无奈地起身道:“一会儿把脸上蒙上,万一有人闯进来也不到看到你模样。”

        托月拿出面纱当着他的系上道:“六哥哥放心,大家都忙着在云夫人面前俸承,谁会跑到这座冷冷清清,破破旧旧的小院落来。”

        “预防万一。”

        墨染尘起身走下小楼,顺手摘了几朵莲花在手里,墨宝紧跟在身后。

        托月在秀禾耳边小声道:“好了,现在没旁人了,你可以告诉我你方才都看到了什么?”什么叫做没有脸,那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奴婢……”

        秀禾抬起头,惊恐地看着托月道:“奴婢看到了姑娘的脸上……有三只眼睛。”

        突然提起三眼女神的外貌,托月马上倒抽口气道:“是不是长得跟我很相似,这个位置多出来一只眼睛。”抬手朝自已的眉心上指了指。

        “嗯……”秀禾用力地点点头。

        托月笑笑道:“这种事情……以后不用瞒六公子,他什么都知道。”

        秀禾早在托月抱着她时就恢复,此时听到这话惊讶地坐起来道:“姑娘不早点说,害得奴婢在六公子面前出丑。”

        “放心,他还不知道你在演戏。”

        还以为这小丫头有多大的秘密,没想到是三眼女神像真人版。

        秀禾看看四下,小声问:“姑娘,楚云郡主是怎么回事,她为何会跟您长得那么相似?您不觉得奇怪?”

        托月笑笑道:“这不算最奇怪,最奇怪的是楚云在皇城那么长时间,为何没有人看得出她长得像我呢?”就像是遗址的三目女神像,从来没人留意过她的面貌。

        “姑娘向来鲜少露面,或许大家都不知道姑娘的长相,是以没有察觉到。”

        “你觉得可能吗?”托月反问道:“就算普通百姓不认识我,那些夫人姑娘们总不可能不认识吧。”

        “姑娘……”

        “你身上是不是带了护身符。”

        托月忽然问,冰儿把染了她血的布,装进荷包里面,让丫头们带在身上。

        秀禾马上摘下荷包道:“姑娘,指的是这个荷包吗?”托月点头头道:“记住,不要碰荷包里面的东西,它能保你的性命也能要你性命,当然也能要别人的性命。”

        “不碰它,保命。”秀禾说了两个关键词。

        “聪明。”

        托月称赞一句。

        走到廊下,看向举办论道的院落。

        菡萏园,一个建在水上的院子,四周全是盛放的荷花。

        “墨染尘,你怎么来了?”

        意外看到墨染尘,云齐一脸惊讶地问。

        墨染尘面无表情道:“墨贝说九妹妹想制些荷香茶,想着她不便出门,我便过来采摘。”

        “请问……”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

        墨染尘回过头,只见一名绿衣白裙,发髻上只戴一支玉簪,面若芙蓉,体态如柳的女子站在身后。

        女子看着墨染尘手上的荷花道:“六公子手上的白色荷花很特别,不知是从何处采摘,能否告诉楚云一声,楚云也想采摘一些回去插瓶。”

        “这是仅有的几朵,本公子已经采摘,楚云郡主取普通荷花吧。”

        “几朵荷花而已,你又何必如此小气。”云齐伸手要夺荷花,墨染尘转身就离开,云齐扑了个空差点一头载倒。

        墨染尘回过头冷冷道:“你真是越来越有出息,本公子要送人的东西你也敢抢,你的家教都让狗给吃。”目光朝楚云不屑地冷瞟一眼,冷冷道:“白裙绿衣……并不适合楚云郡主。”

        “六公子误会了,楚云没有刻意模仿九姑娘。”

        楚云马上为自已辩白,墨染尘冷冷道:“本公子并没有说,楚云郡主模仿九姑娘,只是说你不合适。”

        抛下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开,云齐要追上去论理,楚云拦下含笑道:“云三公子,本郡主只是随意说说,并不是真的喜欢六公子手上的荷花,是六公子身上好像沾染上女子的味道。”

        “是九姑娘身上的味道。”云齐马上肯定说道:“他们今天在一起……九姑娘也在秀灵山庄!”

        “云三公子,你说的是真的吗?”楚云一脸兴奋道:“云三公子也知道,楚云一直十分仰慕九姑娘,你愿不愿意陪楚云去找姑娘。”

        云齐一脸无奈道:“九姑娘不愿见你,就算去了也没用。”

        楚云轻声道:“没关系的,紫云台御宴,九姑娘是一定要参加的,到时候你再引荐我们认识不迟。”

        “楚云一直都很仰慕九姑娘,只是因为楚月的关系,让她对我们颐王府生了偏见,楚云一直想告诉九姑娘,虽然她打伤了楚云的父王,但楚云并没有怪罪她,她不必避而不见。”

        “楚云郡主未免太看得起自已,九姑娘根本需要你来原谅,再者楚月郡主的恶行不可原谅。”

        “颐王身为一方之王,却不顾身份纵女作恶。”又一个温润声音响起,冷冷讥讽道:“楚云郡主颠倒是非,口才真是让在下佩服不忆。”

        云齐和楚云一起回过头,却是古书玉和徐还舟双双走过来。

        面对两人的挖苦,楚云一脸尴尬道:“两位公子误会了,楚云不是那个意思。都怪楚云笨嘴拙舌不会说话,没把意思表达清楚,还望两位公子不要误会,楚云是真心想跟九姑娘交朋友。”

        “是吗?”

        古书玉轻蔑地瞟一眼,转身往旁边走。

        徐还舟疏远地微微点一下头,跟着古书玉走向不远处的离王。

        离王看着二人走过来,含笑道:“两位面色似有不悦,是不是又听了不什么不想听的话。”

        “殿下这么说,是不是已经领教过?”徐还舟话不说尽,不过都说指的是谁大家心里清楚,只是没有点破而已。

        “虽说背后不论人是非,书玉还是觉得这位楚云郡主……心机颇深,三公子怕是无法驾驭,殿下就不管一管吗?”

        望着正在温柔软语哄的云齐,离王轻叹一声道:“眼下云齐正在兴头上,此时开口劝他无疑是火上添油,不如让他自已去处理,无论是吃亏还是吃苦,都让他长长记性。”

        “九姑娘应该在附近,不如我们去见见。”

        徐还舟提议道,古书玉马上附和道:“九姑娘只是不想见楚云郡主,又不是不想见我们。”

        离王犹豫一下点点头,道:“从鹿县回来也有些日子,关于轮回教、不死族的事情,本王也很想向九姑娘请教。”

        三人先后离开菡萏院,才走出没多远墨宝就迎上来道:“公子说,肯定会有人寻他们,就让小人在这里候着,没想到是离王殿下和两位公子,公子和九姑娘在莲华小筑,殿下、两位公子这边请。”

        莲华小筑地方比较小,鲜少会用来宴请宾客。

        虽然与菡萏院仅是一墙之隔,却显得十分清冷简陋,不过自然一番古韵。

        墨染尘和托月站在楼下相迎,离王含笑道:“九姑娘亲自下来相迎,看来是有事要跟我们相商,虚礼就免掉吧。”

        上到楼阁上,墨宝、秀禾以及三人的随从都在下面看守。“

        离王看到供在花瓶里的荷花荷叶道:“到底是九姑娘心思巧妙,知道不管什么花,都需要绿叶来衬托。”

        按身份落座后,托月为四人俸上茶,坐到墨染尘身边道:“有一件事托月必须跟坦白,不过在说此事前,托月首先声明一点,托月并非有意隐瞒,而是自已也解释不清楚,怕到世人知道更加无法解释。”

        “你说吧。”

        离王、古书玉、徐还舟都做好听故事的准备。

        托月淡淡道:“在不老岛和不死族遗址上,都供奉着同一尊三目女神像。本来这也不是大事,但是有一点大家可能都不知道,就是女神像除了多一只眼睛,容貌与托月一般无异。”

        远古女神像有着跟眼前女子一样的容颜,三人顿时都愣住,不过没有血缘关系,容颜相似并不是罕见的事情。

        托月看看三人的神情,继续道:“在不老族遗址托月怕麻烦,便毁去了女神像的面部,这也不是重点是,重点是在楚云刚到山庄外面时,看到她模仿我的打扮,就让丫头秀禾去瞧一眼。”

        “为什么要让人去瞧一眼楚云郡主。”徐还舟不解地问,托月淡淡道:“楚云郡主刻意模仿托月打扮,托月怀疑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表面上是接近云三公子,实际上是想通云三公子接近六哥哥,故而让人去瞧瞧。”

        “秀禾回来像是被惊到,好半晌才告诉我们,楚云张着一张跟托月一样的脸,唯一不同就是多了一只眼睛。”

        托月看着三人疑惑的神情,淡淡道:“托月也知道,这个说法很匪夷所思,可是秀禾她没道理骗我,而且我也可以肯定秀禾确实看到楚云郡主的脸,至于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情况,托月暂时想还没想明白。”

        “还有……”

        “还有?”

        离王一脸惊讶地看着托月,这女子到底瞒了他们多少事情。

        托月有些不好意思道:“眼下让人天下人趋之若鹜的长生石,正经名字应该叫双生天石。”

        简单向众人说明双生天石的来历和性质,托月才压低声音道:“这样的双生天石共有七块,分别在不老岛,不死族遗址、皇城国学院,以及另外四个不同地点。”

        “……”离王他们一脸无语,托月硬着头皮道:“原本在不老族遗址的双生天石已经被人移走,目前是下落不明,至于另外四个地方的双生石,是否仍然还留在原地目前暂时不清楚,需要我们探查。”

        “还有吗?”古书玉试探着问。

        “有。”托月一脸尴尬道:“轮回教已经掌握了……培养异血脉的方法。”

        “还有……”托月看一眼徐还舟道:“当今皇后娘娘的身体,已经被一个叫风素的异血脉占据,她利用双生天石让自已的灵魂,在不同的身体里重生……”

        “什么?”

        三人同声失态惊叫出声。

        “托月知道这个说法,你们无法接受,可事实便是如此。”

        周先生告诉她很多事情,可是目前还不敢全部掏尽,只敢说一些大家勉强可以接受的,不过看情况还是有些过头。

        良久之后,离王凝重地看着托月道:“九姑娘,你知道你说的这些话,将意味着什么吗?”

        托月点点头道:“托月知道,但以目前的局势,托月不得不说。”

        墨染尘忽然出声道:“九姑娘知道诸位一定很难接受,可是风素一直在皇宫操控一切,却是不争的事实。”

        离王动了动嘴唇,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托月淡淡道:“皇上早年就上过不老岛,他一直知道风素的存在,皇上登基后不久亦被风素控制,不过最近皇上的改变,大家应该都能感觉到。”

        “九姑娘,你究竟想说什么?”离王一脸凝重地看着托月,托月淡淡道:“或许……皇上当初并不是夺位,而是为接近风素,他不得不入主皇宫,尽管当年众众迹像表明,皇上是拭君夺位有嫌。”

        “既是如此,当年他为什么不说出来?”

        离王一心夺回皇位,并为之筹谋多年,现在却有人告诉他一切都是的,换是谁都很难接受。

        托月没有为自已的议论辩解,因为她很清楚,就算皇上当年肯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就连她自已也常常在怀疑,那些经历到底是不是真的。

        “云三公子,你怎么到这来?”

        离王侍卫的声音,打断了上面五人的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