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皇帝 >章节目录第六十三节 追封
    汲黯即在,刘德立即就将刚刚写好的奏疏拿了出来,道:“此我所写之奏疏,卿且看看,可有增益补缺?”

    其实就是打着礼贤下士,不耻下问的旗号,间接的剥削汲黯。

    可惜,这时代没几人有什么劳资意识。

    反倒是刘德这样的举动,让汲黯更加认定自己得遇明主了!

    刚刚到任就委以大事,这是当年燕昭王礼遇乐毅的节奏啊!

    于是,汲黯干劲十足,精神抖索的接过刘德递过来的帛书,看了起来。

    将奏疏看完,汲黯心里暗自有些惊讶。

    奏疏的文笔虽然不是很好,起码在汲黯看来,还是许多地方需要改进和加强的,但是里面讲的东西,却为汲黯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难怪这位殿下能异军突起,隐隐已有独占鳌头之势,这想法和策论就已超越寻常人等了……”汲黯心里想着。

    但是……

    这奏疏里满篇的法家思想和务实主义色彩是怎么回事?

    身为儒门弟子,汲黯决定要让刘德‘回归正道’。

    当然,这谏劝主君也是有学问的。

    当初叔孙通第一次觐见高皇帝,讲了一大堆伦理道德跟上下尊卑,结果刘邦一句都没听懂……结果,不言而喻的受了冷遇。

    第二次觐见时,叔孙通就充分吸取了教训,不讲大道理,只讲这样做,将会怎样,于是刘邦龙颜大悦,赏赐五百金,授太常一职。

    先帝在位之时,有次欲策马从山巅疾驰而下,结果被袁盎劝阻。

    袁盎怎么劝谏的?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百金之子不骑衡,圣主不乘危而徼幸。今陛下骋六騑,驰下峻山,如有车惊马败,陛下纵自轻,奈高庙、太后何?”

    因此,对于上位者,想要劝谏,首先,你的话得能让他听进去,听不进去,就算哭死也是没用。

    其次,劝谏也要从对方的身份、地位、性格方面入手。

    不懂这些,就拧着性子硬要劝阻的,统统都只是莽汉,除了让对方因为你鲁莽的行为,更加厌恶和讨厌你所说的话之外,基本没有别的效果。

    想到这里,汲黯就拜道:“臣蒙殿下不弃,不以臣卑鄙,臣斗胆上奏,此处应加一句……”

    汲黯捧着那帛书,走到刘德面前,摊下来道:“此出如是再加一句‘民三年耕,则余一年之蓄;仲尼曰:苟用我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成此功也。三考黜陟,馀三年食,进业曰登;再登曰平,馀六年食;三登曰泰平,二十七岁,遗九年食。然后鲈德流洽,礼乐成焉。故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后仁’当可更善!”

    这只是汲黯的一个试探,当世的儒家最擅长的就是这种花样了。

    先试探,当发现对方不抗拒后,再逐步深入,谈论儒家的理念,最终潜移默化……

    刘德怎么不了解儒家的这套流程?

    只是,他不是那种无脑黑儒家的人,对儒家也没什么成见。

    不过,他想了想,问道:“卿之言固善,然而,我问卿,奏疏三要素是那三个?”

    “臣孤陋寡闻,还请殿下指教?”汲黯伏拜问道,必须承认的一点的是,此时的儒家大部分都是很谦虚的,很善于学习和改进,事实上后来儒家能在思想领域一统天下,一半靠的是政策,另外一半靠的则是他们强大的学习能力了。

    毕竟,光有政策没有能力,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怎么可能在之后两千年的漫长岁月里一统天下?

    刘德看着汲黯道:“奏疏三要素,简单、通顺、明了,引经据典,以古明今,自然是好的,只是也要考虑到看的人的感受,若是通篇都是仲尼如何,周公如何,只有寥寥数十字在谈事实,那要这样的奏疏何用?”

    汲黯听了,觉得刘德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

    只是他总感觉那里有问题。

    刘德接着道:“若依卿之所言,加上这一段,此奏疏的篇幅就会未免太长了些,陛下看了会不高兴的!”

    这倒是实话,刘德的便宜老爹,生平最是讨厌拽文过度的人,连带着连那些篇幅过长的诗赋也不喜欢,反而更欣赏以事论事,不追求堆砌华丽文藻的楚辞。

    汲黯听了,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

    他低头看了下奏疏,奏疏里要说没有引经据典,引古论经,那一大段熟悉的李悝文风是什么情况?

    “不是说这位殿下曾在赵绾赵大夫门下学过《诗》《书》吗?而且儒学造诣颇深,这莫名的怎么就忽然喜欢上法家了?”汲黯在来之前,是打听过自己将效忠的这位殿下的过往的,还拜访过曾经教授过着位殿下学业的几位宫廷教师,譬如赵绾等,从赵绾等人处,了解的信息是,刘德殿下还是很喜欢儒学的,赵绾甚至曾含蓄的表示,若将来登基承继大宝的是刘德的话,那么儒门的春天就要来了。

    可怎么到了见面,这位在那些前辈与长辈口中为人良善,素喜儒学的刘德,忽然就转了这么一个大弯了?

    汲黯百思不可其解。

    于是,他索性问道:“殿下对儒门有偏见?”

    刘德哈哈大笑道:“卿缪矣!我于诸子百家,统统没有偏见,一视同仁,于我心中,诸子百家之思想,可用一句话概括:择其善者而用之,其不善者则弃之!”

    当然,打一巴掌,还得给颗甜枣,不然,那就太令人寒心了!

    刘德看着汲黯落魄的神情,安慰道:“卿且宽心,我欲今日上书父皇,奏请追封孔仲尼为候,于鲁地建祀四时祭祀,并配享周公庙!”

    本来就算没有汲黯,这事情也是要做的。

    追封孔子的爵位,这是后来历朝历代必做的一件事情,也是一个收买人心的好机会。

    但配享周公庙却是一个伏笔了。

    当此之时,天下公认的圣人不是孔子也不是韩非什么的,而是周公,不仅儒家弟子认为周公是圣人祖师爷,就是法墨黄老甚至纵横家都是这样认为的。

    这样一来,册封了孔子,是不是也要册封一下墨子、庄子、韩非子这些先贤,否则,岂非就是寒了诸子百家士子之心?

    只要这件事情做成了,基本上,就可断绝以后有人想搞思想领域的独裁的可能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