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皇帝 >章节目录第四十九节 厚颜无耻
    刘德坐到上首的主位,然后拱手道:“诸君请坐下来说话吧……”

    众人这才分别坐到两侧。

    刘德稍微观察了一下,这些人的位置和先后入座的顺序都是有讲究的,不是胡乱来的。

    张汤是第一个入座,并跪坐在左侧的第一个席位上的,然后,是一个叫田甲的年轻人,再然后是一个名叫燕九的魁梧大汉……

    看的出来,在这个小群体里,已经产生了上下秩序,并且形成了一定的组织能力。

    这就意味着,这个小集体已经初步具备了战斗力。

    “张卿!”刘德待全部都坐下来后问道:“怎么样?可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

    刘彻出列拜道:“回殿下,臣等已经整装待发,只待殿下发号施令!”

    刘德抚掌道:“善!那就按照卿想的去做吧!”

    辟阳侯,必须死!

    他不死,怎么显得刘德的手段?

    刘德又道:“另外我这次来,还另有事情……”

    说到这里,刘德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但没办法,他现在手底下能依靠的就只有张汤这么一个人,先不管他有没有三头六臂吧,赶鸭子上架再说!

    刘德从怀里取出一叠帛书,让张汤过来拿了,道:“这是我想出来的一个点子,卿按照这上面所写的步骤,去长安城外的长陵皇庄里,督促工匠们尽快将我所要的白纸制造出来……”

    刘德想了想,道:“最好是在下月中旬之前就把合格的白纸造出来!”

    下个月就是便宜老爹的大寿,那时候要是能拿出白纸作为献礼,那么,怎么也能加分了。

    张汤接过帛书,看了看,就拱手拜道:“诺,臣一定尽力而为!”

    这种监督工匠,督促工程的事情,根本难不倒法家弟子。

    要知道连长城,秦始皇陵、阿房宫这种超级工程都是在法家的官僚的监督与督促下建造完成的。

    诸子百家里法家最擅长的也是工程建设。

    白纸可以交给张汤,让他派人去监督、督促,但是铸币却不能交给他了。

    财权与人事权是任何政治团体的核心,只能由刘德自己亲自掌握,交给其他任何人都不行!

    刘德就又听了下张汤的计划。

    感觉张汤虽然年轻,但是办事还是很稳当。

    按照张汤的计划,他是会先派人盯着辟阳侯在槐市里的商铺产业,记住每日常常进出的人,再从那些人里找到突破口。

    这已经接近后世的刑侦手段了。

    但是,还是些瑕疵的。

    刘德听完张汤等人的计划后,道:“谋划已经很不错了,但是,有些细节方面,还是需要加强!”

    “请殿下指教!”张汤低头道,但心里却是有些不在意的,因为他觉得他的计划已经很完美了,再说刘德不过是个皇子,再强能比他这个吃刑侦饭的法家强?

    刘德道:“卿这计划好虽好,但忘了一个本质,辟阳侯早有不臣之心,私蓄武士、私藏兵器也不是一日了,这样的贼子必然做贼心虚,以卿的计划,难免会打草惊蛇,所以,卿的人在没有确凿证据前,绝对不要太过接近辟阳侯的产业,就算监视,也该是在其产业附近的商铺阁楼中,假装典当东西,若有可能,盘下一个商铺作为监视点也是不错的!”

    “至于钱的问题,卿等不须担心,我会再拨五百金给卿作为经费!”刘德摆摆手制止了张汤要说话的动作。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只要能扳倒辟阳侯,现在的付出都会得到补偿。

    “殿下圣明!”对此张汤等人齐齐拜下道。

    同时,在这些人心里,从此在也不敢小觑刘德了——作为一个皇子,竟然连刑侦方面都懂一些,以后要是想耍小聪明,就要悠着点了,万一要是聪明反被聪明误,那岂不悲剧?

    ………………………………………………

    刘德出了宅子,就坐上马车,来到了长安城外的南陵,南陵因为是新置,道路颇为颠簸,花了一些功夫,刘德才找到了那个邓通建在这里的铸币作坊。

    持着皇家的信符,加上还有少府签发的公文,特别是刘德左右还护卫着一队用于保护他安全的禁军。

    几乎只是立刻,这作坊管事的监工就连滚带爬的出来见他了。

    “小人郑全拜见殿下!”

    “起来吧……”刘德从马车上下,淡淡的道。

    在来的路上,刘德就已经看过了从少府那里拿的档案了。

    这个位于南陵城郊的铸钱作坊,在少府的档案里是称之为甲二,负责监督这作坊运作的是少府金布曹下面的一个百石小官,名叫郑叔,据说还是当初战国有名的大工程师,主持修建了郑国渠的郑国的后代。

    现在看来,这位郑叔今天是没在这作坊值班的。

    而这个叫郑全的人,少府档案也略提了一句,只说是监工,其他的就没有了。

    刘德将少府的公文丢给那郑全道:“从今日起,这作坊上上下下,所有人等,必须皆听我号令,不得违背,否则军法从事!”

    对于这些小吏,刘德就没必要客气了。

    刘德自是知道,像少府名下的作坊,除了军工作坊因为关系到军方,实行了继承自秦代的‘物勒工名’制度,所以猫腻很少,没有人敢偷工减料。

    其他地方的话,那就是个筛子啊!

    不止皇亲国戚拼命的挖墙脚打秋风,就是少府层层级级的官僚也是上下其手,一个个吃的满肚肥肠,下面的胥吏跟监工当然也就跟着有样学样了。

    像这种铸钱作坊更是到处都是漏洞!

    各种火耗亏空也就罢了,往钱里掺杂铁跟铅,再把省下来的铜铸成新钱,偷偷塞进自己兜里,才是常态。

    之前的事情,刘德懒得去管,也管不了。

    但是,从他接手这作坊开始,就不能允许再发生这种事情了。

    为此,刘德甚至是从薄皇后那里请了一道手令,从李信那里调来了两个亲信宦官,刘德是计划让这两个宦官帮他盯着这作坊今后的铸造。

    这个办法是刘德跟后世明代的明神宗学来的办法。

    以宦官监督工程与制造,基本上是无往而不利的。

    因为宦官是依附皇室才能生存的!

    想要生活过得好,他们就必须讨上位者欢心,所以,往往宦官们都能很忠实的完成皇家交代下来的各种任务。

    听着刘德杀气腾腾的话,那叫郑全的监工只觉得背脊上一凉,唯唯诺诺的道:“诺,小人必定听令,必定听令!”

    “你,现在去将所有的工匠都召集过来,我有话跟他们说!”刘德毫不客气的吩咐着,他知道,对于这些小吏,讲仁德,他们是听不进去的,必须用铁腕来整治,他们才会老实。

    “诺!”郑全叩首之后就起身,然后进去把工匠们都叫了出来。

    不多时,作坊前的空旷地里就稀稀疏疏的跪下了有大概三十来个工匠。

    这些工匠大部分是满脸污渍与灰尘,**着上身,显然生活条件并不好。

    但是,这些工匠在见到了刘德之后,却并未害怕,更未恐惧,甚至还有些老的工匠呜呜的哭了起来,感动的叩首着:“小人等叩拜殿下,愿殿下千秋长寿,百年好福!”

    错非是两侧站着的全副武装的卫士在警戒和阻拦,恐怕激动的人都要扑上来抱着刘德大腿了。

    这情况让刘德想起了后世在大天朝看到的金三胖同志跟‘忠心拥护’他的人民。

    只不过,金三胖那个是真是假还真不清楚。

    眼前的事情,却是真的不能再真的事实。

    当然,刘德也明白,这些人并不是拥护他,不过是拥护他的皇子身份,他身上环绕的太宗孝文皇帝血脉的光环。

    刘德的皇祖父,汉室的太宗孝文皇帝,给刘德便宜老爹跟刘德留下的遗产,毫无疑问是无比丰富的。

    太宗孝文皇帝在世之时,几乎全天下所有的贫民都受过他的恩惠,加上他演技高超,长袖善舞,让无数平民将之视为现世的圣人。

    他的遗泽甚至渊远长流,后世刘彻因为穷兵黩武,搞的天下民生疲惫,竟然还能寿终正寝,并且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农民起义,放在其他朝代,简直是不可思议,但在汉室,却是真切的发生了。

    “不用阻拦他们……”刘德对卫兵们摆摆手道:“他们都是汉家的臣民,不会伤害我!”

    然后,刘德就露出一个亲切无比的笑容,毫不顾忌的走过去,一点也不在意这些工匠身上的污渍与浑身的臭气,将他们一个个的扶起来。

    “哎呀,小子何德何能,竟当诸位如此大礼,当不得,当不得!”刘德一边炫着演技,一边挤出几滴泪水,深情的道:“为了我汉家的天下,让诸位受苦了,小子向诸位鞠躬了!”说着就对着工匠们深深一鞠躬。

    一个工匠听了刘德的话,再看刘德鞠躬,顿时嚎啕大哭起来:“殿下,当不得啊,当不得啊!您何等尊贵,怎可向我们这些蝼蚁一样的庶民行礼呢!”

    刘德走到他面前,亲切的道:“自然当得!若无诸位的辛勤、勤勉,小子怎么能穿这身上的锦衣,吃那盘中的粟米,先帝在时,曾对小子言: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一再告诫小子,万万要将天下万民放在胸中,要为天下苍生造福祉!”

    说这话时,刘德都感觉自己有些厚颜无耻了……

    ……………………………………

    3000字送上,嗯,欠一千,明天绝对补上!!!!!!

    额,跟大家汇报一下,现在收藏破1500了~~~~~~~~呼呼,感谢大家的支持~

    嗯,请读者老爷们继续支持俺吧~

    俺会用勤奋的更新来报答诸君的支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