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皇帝 >章节目录第四十六节 举荐来的汲黯
    想做就做,第二天一早刘德就起来,草草吃了点东西,就去了薄皇后的淑房殿,请到了薄皇后的懿旨,然后前往少府官邸。

    少府在汉代是个畸形的怪兽。

    少府的主官将作少府秩两千石,位列九卿。

    但同时,将作少府却不受丞相的管辖,他直接听命于天子。

    少府能管的事情很多。

    营造宫殿、陵寝,修缮道路,开凿运河,甚至就连税收工作它也能插一手!

    它的职权更加庞大。

    天下刑徒与服徭役的民夫,基本上都是归少府管理。

    天下山泽水池的产出与商人所需缴纳的租税,最终也是要交到少府手上。

    少府究竟有多强,一个秦朝末年的著名事件就能说明。

    秦末,陈胜吴广起义,天下大乱,秦王朝陷于毁灭边缘,秦朝当时的少府章邯在此时挺身而出,发少府所有刑徒与奴产子,合计七十万,组成军队,迅速的反扑过去,陈胜吴广起义因此被镇压,要不是后来项羽在巨鹿之战击败了章邯,恐怕现在天下姓什么还是个未知数。

    汉承秦制,虽然在细节上进行了微调,但少府本身的职权并未缩减。

    在汉代,禁军和边军的武器装备是少府辖下的军工作坊所产出。

    这些军工作坊技术精湛,技工水平一流,像是著名的大黄弩、斩马剑、连弩都是由少府辖下的作坊发明和制造的。

    同时,少府手里还掌握着大量的其他手工作坊。

    这其中自然就包括了铸钱作坊。

    刘德跑来少府,当然是来挖墙脚的!

    基本上,皇室成员甚至是皇室的家奴,遇到事情,跑来少府打秋风挖墙脚,那已经是一个传统了。

    像是以前孝文皇帝的宠臣邓通,他的财富富可敌国,但他是怎么办到的?

    答案就是拼命的挖少府墙脚。

    拿着薄皇后的手书,刘德一路畅通无阻,直接见到了现任少府监成毅。

    以刘德目前的身份,还是不够资格直接对两千石级别的将作少府发号施令的,就是连一千石的少府监,他也要扯个薄皇后的虎皮,才能直接见到。

    见了成毅,刘德将薄皇后所书的手令递过去,道:“明公,我奉皇后之命,请您将邓通先前在长安城外所拥有的铸币作坊调拨一个出来!”

    不得不说,邓通就是倒霉蛋,一辈子辛辛苦苦的挖少府墙脚攒下来的财富与土地、商铺、作坊,一朝换了天子,统统全部被没收充公,然后物归原主,又回到了少府名下。

    刘德想要铸币,少不得就只能打邓通留下的那些作坊的主意了。

    要知道,当年邓通名下的铸钱作坊,可是能跟吴王刘濞名下庞大的铸钱产业相媲美的。

    甚至一度有人说,天下钱币一半出自吴王,一半出自邓通。

    成毅接过刘德递来的手令,将之与他手里掌握的皇后符信对照之后,点点头道:“殿下即有皇后的手谕,臣自然奉诏!”

    成毅能如此听话,并非是因为刘德的皇子身份,乃是因为,在实际上,少府官僚除了要向天子负责外,他们同时还要听命于皇后、太后。

    因为少府在本质上其实是皇家的私人管家,代替皇室管理属于皇家的田宅与财产。

    薄皇后虽然皇后位置不稳,但终究是皇后,是有资格对少府官僚发号施令,甚至罢免一些她看不顺眼的官员。

    成毅说完就写了道公文,在其上盖印之后,交给刘德,笑着问道:“臣听说殿下似乎有意选拔人才?”

    刘德不禁看了他一眼,这风声传的还真快,这才一天不到,连少府监这个级别的大臣都听说了!

    但他接过公文只是笑笑,像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光明正大的讨论呢?

    再说,一个少府监就能让他给面子,那要是丞相申屠嘉开口了,他是不是就得跪舔?

    成毅似乎也是注意到了刘德的态度,不好意思的笑笑,道:“殿下,臣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臣有一位世侄,学问与人品都是不错,而且家世清白,在地方素有名望,因此臣冒死向殿下举荐之,请殿下明察!”

    “他叫什么名字?”刘德不置可否的问道。

    “汲黯!”成毅回答道:“他乃是战国时卫国名臣之后,其父汲公曾任职为大夫,为人正直,朝野多有赞誉!”

    刘德听到这个名字,瞳孔不禁扩大。

    “踏破铁鞋无觅处啊!”刘德在心里感慨一声,对成毅道:“如此,成少监,你便命他尽早来见我就是了……”

    前世,刘彻朝中的大臣,许多都有着私德上的各种毛病。

    像公孙弘,能力本事都是不错,但奈何就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家伙,这种人用的好,那自然是好,用不好了,则可能会反噬自身,所以刘德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去招徕公孙弘。

    至于主父偃,则太贪了。

    张汤呢,看着各方面都不错,但是就是身为法家,局限性太强,背锅不错,但是拿来做门脸给天下人看就不够了。

    而汲黯正好就是刘彻的门脸。

    前世,汲黯是名满天下的正直大臣,为人虽然有那么一点迂腐,但瑕不掩瑜,是刘彻朝廷里为数不多真正被天下尊敬的大臣。

    或许汲黯能力比不上公孙弘,机智不及主父偃,手腕比不过张汤。

    但是他在刘彻的朝廷里所起到的作用却远远大于这三人。

    原因很简单,汲黯虽然迂腐了些,但是,敢于直谏,同时还善于直谏。

    对于上位者来说,这样的臣子弥足珍贵。

    不夸张的说,没有直谏的汲黯,怎么在天下人面前建立起刘彻雄才大略,胸襟宽广的形象?

    汲黯之于刘彻,就如魏征之于唐太宗。

    作为有志于当皇帝的刘德,自然也需要这样的人才来衬托他的伟大与不凡!

    只是,这样一来的话……

    “我岂不就是专门挖刘彻墙脚了?”这个念头只在刘德心头一闪而过,旋即就被抛到了脑后。

    成毅却是大喜过望,道:“诺,臣会命他尽早来拜见殿下的!”

    许是觉得刘德给了他一个很大的面子,不给点回报,说不过去,他又道:“殿下,您拿着臣的这公文,去长安城外的南陵,哪里有一个邓通前年刚刚建好的作坊……”

    …………………………………………

    嗯,今天就这一更了,明天要早起去接车,不能太晚睡~~~

    so,那跟大家算一下欠账。

    本周总共欠大家4章,我会尽量在下周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