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皇帝 >章节目录第三十四节 觉悟(1/3)
    陈阿娇这一亲,窦太后脸上的寒霜顿时就烟消云散。

    “哀家什么时候生过刘德的气?”窦太后摸着陈阿娇的小手满脸慈祥的道:“有哀家的宝贝娇娇在,哀家怎么会生气呢?”

    陈阿娇欢呼一声,贴着窦太后的脸颊,高兴的道:“阿娇就知道皇祖母最疼我了!”

    “哀家不疼阿娇,还能疼谁呢?”窦太后笑着说,同时对刘德道:“起来吧,在哀家面前就不要老是跪来跪去了,那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虚礼……先帝在的时候,就常常跟哀家说一家人就要有一家人的样子,在一起跪来跪去,平白显得生分了,像是当年淮南王刘长在先帝面前就从来不摆这些虚礼,先帝也很喜欢刘长的自然……”

    “孙儿不敢……”刘德叩首道。

    开什么玩笑……

    淮南王刘长当初在先帝面前确实是从来不讲究那些什么君臣父子的礼仪,以天子手足自居,行事放荡无羁。

    先是锤杀了辟阳侯审食其。

    这倒没什么,想杀审食其的人,能从长安一直排队排到函谷关。

    只是这位淮南王据说是身高八尺,力能抗千斤之鼎,勇不可挡,号称项羽二世,而当时审食其却已经是个糟老头子了……

    以青壮锤杀老头,这多少让人有些不齿。

    这也就罢了。

    这个二货杀了审食其后,见当时的太宗孝文皇帝没有治罪于他。

    于是愈发骄横。

    回了封国后居然出入以天子仪仗称警,所用法令称制,绞尽脑汁的玩出了一套作死流程。

    太宗孝文皇帝还是拒绝治他的罪。

    于是刘长这个头脑简单肌肉发达的二货在作死的大道上一路狂奔,终于落得了一个绝食而死的下场。

    窦太后将刘德暗指刘长,显然是嘴上消气了,但心里还有疙瘩在。

    不过,她能说出来,而不是憋在心里面,这说明她多少已经不再埋怨刘德不来跟她报备了,只是心里不舒坦,所以要发泄出来,否则,她只要嘴上笑嘻嘻,心里却还是存了一个念头,那么刘德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肯定是有人在窦太后面前煽风点火了……”刘德心里寻思着,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窦太后可不是王娡那样的心胸狭隘,小鸡肚肠的女人,她还是很懂人情世故的,当年她能从这长乐宫吕后身边的一个卑微侍女,一路熬到如今的太后位置,经历三朝,两位天子,一直都没怎么干预朝政,甚至还能约束窦氏外戚不在外为非作歹,而且,窦太后深受薄太后影响,信奉黄老无为思想,看的开也想的远,不太可能因为刘德没来跟她报备,就耿耿于心。

    若是没人在她跟前煽风点火,这事情刘德跑来低个头认个错磕个头也就过去了。

    但是,那个人是谁?

    梁王刘武?嫌疑最大但却最不可能。

    刘武这人虽然功利心强了点,但他是个文青,文青大都要面子,爱纠结,且理想主义十足,就算是前世后来刘武派人刺杀袁盎,也是一个文青味道十足的闹剧——他最开始派的刺客居然被袁盎感化了!!!!!后来实在没办法,才重金买通了几个只认钱的杀手才杀了袁盎……

    王娡姐妹?也有可能,只是这姐妹前段时间刚刚被便宜老爹叫去训斥了一顿,不可能这么快就又蹦跶出来了吧?

    “若真是你们,那就休怪我无情了!”刘德在心里咬着牙齿道。

    这姐妹两个的黑材料,刘德还真是要多少有多少,甚至还能挖出真凭实据。

    先前没有去挖,不过是刘德不想做的太过下作,免得将来传出去对名声不好——这种相互挖老底的行为是瞒不住人的也不可能瞒住人,就算做的再漂亮,也会留下蜘丝马迹给人追踪。

    再说旁观者清,长安城里大堆的公侯贵族就爱挖掘皇室的八卦,能逃出这些八卦党的眼球的事情实在不多。

    但若是王娡姐妹先挑起的战争,那就怪不得刘德报复回去了!

    当然,还有一个人,嫌疑也很大。

    那就是……

    “刘荣!”刘德低着头咬着嘴唇。

    他有作案动机——太子位即将被抢,以刘荣的性格,在窦太后面前吹吹阴风邪火,也是正常。

    他有作案机会——身为皇长子,出入永寿殿,并不会被阻拦。

    “我的这位大兄啊……”刘德叹着气,心里面已经预感到了,这事情十之**是刘荣做的,因为这整件事情像极了刘荣的手尾,玩弄小聪明,耍些天真的小手段,同时还藏头露尾,满满的小家子气……

    只是……

    “何必呢……亲兄弟搞的跟仇人似的……”刘德叹着气:“就算我将来当了皇帝,也不可能亏待你丫……可你现在这样做了,叫我将来怎么办?难不成要学太宗孝文皇帝?”

    当年刘长之死,不止是刘德这些晚辈看的仔细,知道的清楚,就是当时的朝臣也都看的明白。

    刘德的那位皇祖父弄死刘长用的正是三十六计里的引蛇出洞。

    只不过是因为刘德的那位皇祖父演技太过逼真,以至于晃花了许多人的眼睛罢了。

    这事情,刘德的堂叔刘安是心知肚明的,所以一直都在暗中准备着造反。

    满朝上下包括刘德便宜老爹也是清楚的,所以吴楚之乱平定后,谋反未遂的刘安并未受到惩罚。

    “罢了……罢了……看在手足之情上我就不跟刘荣计较了……”刘德摇了摇头,他的皇祖父当年弄死刘长的那一套程序固然漂亮,可是太麻烦了,除非是万不得已,刘德是不愿意去学的。

    而且残害手足兄弟这个名声可不怎么好听。

    只是也不能这么简单的放过刘荣,得让刘荣吃些苦头。

    最重要的是……

    现在的刘德迫切的需要一块垫脚石!

    历来上位者都是踩着千千万万的尸骨才登上那最高的宝座。

    刘德对此早有觉悟。

    前世之时,郅都治理济南郡,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杀人,把济南郡当地的豪强抓出几个典型杀了,然后济南郡就‘路不拾遗’盗匪绝迹了。

    刘彻朝的大臣义纵有样学样,当南阳太守时,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南阳最大的豪强宁成一家统统杀了,于是南阳也‘大治’。

    这就说明,不杀人,不掉几个脑袋,不会有人认真的听他说话,帮他做事。

    而如今刘德要在长安打开局面,那至少也要一两个彻侯的人头来敲山震虎,让其他人臣服。

    连人选刘德现在都已经选好了……

    当然,杀人这种事情,刘德并不需要亲自出面。

    找个能干的人去做就行了。

    ……………………………………

    宣布一下今天的更新计划这是第一更,第二更在晚上,第三更在凌晨,恩,今天还要冲榜,假如大家12点以后还没睡的话,请帮俺投几票,这本书再过半个月就要下榜了,可俺还没上过首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