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皇帝 > 第二十三节 烫手的山芋(2/3)
    刘德笑嘻嘻的,好像完全不在意晁错的态度一般,径自找了个左侧靠上的位置,毫不客气的跪坐下来,然后还笑呵呵的跟着左右的官吏打着招呼。

    晁错看在眼里,心中不禁对刘德的评价上了一个档次。

    不跳进他设置好的陷阱里,说明刘德要嘛是个谨小慎微之人,要嘛就是有备而来。

    不吃他的激将法,这说明刘德的心智与思想都已成熟,不是那种易动易怒的眼睛长在头顶的勋贵子弟。

    不过不要紧。

    方才的两个坑,都不过他随手挖的,能坑到刘德固然可喜,坑不到也没损失。

    待得诸属官与刘德都坐下来后,晁错坐在主官之位上,对刘德拱手道:“陛下命臣辅佐殿下,整治长安,老臣老朽,昨夜苦思一夜,也未想出什么对策……殿下英明,想必以有对策,老臣不才,敢请殿下教之!”话虽然说的客气,但语气却没什么尊重的意味,不是傻子都听得出这其中虚应故事的味道。

    刘德依然不动声色的拱手回礼道:“小子德薄,何以敢教错公?公国之栋梁,父皇常在小子面前赞许公之大才,因而才求得父皇同意,来公门下学习、历练……小子一切唯公马首是瞻!”

    “那老臣就放肆了!”晁错肆无忌惮的道:“京畿事物,一切都有成例所在,各司曹守职,老臣上任以来,也不过是萧规曹随,垂拱而已……”

    刘德知道戏肉要来了,于是竖着耳朵,摆出一副谦虚的模样,正襟而坐,听着晁错接下来的话。

    只听晁错长叹道:“一时之间,还真找不出什么能给殿下练手的地方,唯有一地,属官空缺已久,殿下若不嫌弃,不妨代老臣管之!”

    晁错昨天晚上接了天子命令回家之后就气了半夜。

    本来内史衙门好端端的是他一个人的一言堂,所有政策法令制度与判决都由他说了算。

    这天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硬生生的塞了个皇子进来。

    打着的名号是辅佐和学习。

    而且这个皇子还是看上去无论政治立场还是政治倾向,都跟他晁错不同的刘德。

    若有可能,晁错真想把刘德当个吉祥物给晾在一边贡起来,让刘德偶尔出来卖卖萌就好了。

    但晁错怎么敢真的将一个受了天子诏的皇子晾在一边?

    那样就算是刘德不去告状,让丞相申屠嘉、中尉周亚夫这等传统守旧满脑子上下尊卑的大臣知道了,那还不闹翻天?

    因此,还真的只能将原本属于他的权柄分出去一些给刘德。

    只是这个权柄怎么分是有学问的。

    若是一个他晁错看的顺眼的皇子过来,那不用想,必定把武库跟灞桥这等即舒服又安逸还容易混政绩的地方交出去,还会一天十二时辰不时提点,给将来留些香火情。

    既然是刘德这个他看不顺眼的皇子,那就肯定要找一个满满的全是坑,掉进去就爬不上来的地方了。

    想来想去,一个早已被晁错遗忘的地方被他从内史府的故纸堆里想起来了。

    因此,晁错生怕刘德拒绝,甚至都不等刘德答话就径自道:“长安城九市令丞,其缺有四,以前老臣迫不得已,亲为管理,殿下即来,不妨代老臣暂且管之!”

    说着,就有皂吏将四块印着长安某市令的印信呈给了刘德,显然是不容他拒绝了。

    刘德嘻嘻一笑,将那四令收下,拱手道:“长者令,怎敢辞?小子只恐年少德薄,不经世事,还望错公多加提点!”

    长安九市,刘德是闻名已久了。汉室所谓的市,指的就是商业区。作为一个封建王朝,汉代的重农抑商思想较之后世唐宋明清并无太多差别,所以,从刘邦开始,商人的户籍就与其他的人的分开别列,称之为市籍,没有市籍的人若是经商,或者有市籍的人没在指定的市做买卖,那么就要面临法律的严惩,汉律对此给出的惩罚是:罚二金皆作赃。意思就是罚金之外,非法经营所得与商品都要作为赃物没收。

    所以,在长安所有的商人及其手工作坊都是集中在九个政府指定的市之中。

    说九市可能很多人不清楚。

    但这九市的别名,很多人都知道,那就是东市、西市。

    就是木兰诗中‘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所指的东市与西市,之所以被称为东市与西市,是因为,这些市都分布在长安城的东北与西北的边缘之地。

    所以,有人就曾说过,长安城的问题在于九市,解决了九市,就能解决长安城的绝大部分问题。

    这话是有道理。

    因为,作为类似后世古惑仔的游侠们,肯定不是什么超人,也要吃饭填肚子,而要吃好吃饱,不管是两千多年后还是现在,游侠们都得收保护费!

    而在长安城中除了那九市之外,生活的要嘛就是权势滔天的彻侯外戚勋贵大臣,这些人伸伸手指头就能掐死那些游侠,想收保护费找这些人肯定是找死了。

    若真有什么狂妄之徒跑去某个贵族的宅院前叫嚣要收保护费,用不着官府,那位贵族自家的家丁和蓄养的狗腿子分分钟就能教那位游侠做人。

    剩下的呢,则是比游侠们还穷,靠着在长安城出卖苦力与血汗的贫民,这些人大都是吃了上顿就不知道下顿在哪里,收保护费找他们,肯定也是没希望的。

    所以,长安九市中生活的商人、手工作坊主,才是游侠们真正的衣食父母,每年长安城里的绝大部分斗殴与厮杀,都是因九市的地盘而起。

    而长期在长安城里厮混的纨绔子弟跟勋臣贵族的后代,想要惹是生非,为非作歹,肯定也不会相互残杀,贫民呢,欺负了也掉价,还没什么好处,更可能惹上一身腥,还是九市里的商人好欺压,每年勋臣贵族子弟闹出来的强买强卖,欺男霸女的事情,绝大部分也发生在九市之中。

    只是,道理人人都知道,可真要执行起来,哪里有那么简单。

    一个简单的例子,刘德在某市中发现一个贵族强买强卖,于是上去制止,然后发现对方竟然是窦家的子嗣……

    这要怎么处理?

    接过那四块印信,刘德就知道,这晁错是想丢个烫手的山芋给他。

    潜台词大概就是:殿下,您啊,趁早的知难而退吧!

    但刘德怎么会退?

    怎么难退?

    这可是关系着他能不能当储君!

    在太子大位面前,一切的艰难险阻,都不能阻止刘德向上攀爬!

    ………………………………………………

    第二更送上大概1点左右能码出第三更,实在等不了的兄弟,可以先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