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皇帝 > 第十一节 包裹着蜜糖的陷阱(1/3)
    刘德完全无视了刘荣眼中的神色,他轻轻向前一步,刚好站到跟刘荣平行的地方,望着刘将庐,拱手问道:“小子刘德敢问皇叔有几子?”

    刘将庐根本没料到刘德的脑洞开的这么大,上一秒还在说削藩,下一秒就跳跃到了他的子嗣问题之上。

    不只是刘将庐,在场诸侯与外戚大员也弄不清楚刘德问这个做什么。

    刘将庐稍稍一愣后答道:“寡人膝下十一子!”

    刘德又问道:“敢问皇叔,十一位王兄王弟可都还孝顺守礼,为人秉性是否都还良善?”

    刘将庐有些弄不清楚刘德问这些做什么,虽然他那十一个儿子中起码有四五个他觉得都是草包,不怎么喜爱,但家丑不可外扬,再考虑到当着天子与诸侯的面,也要留些余地,于是道:“都还算孝顺懂礼……”

    刘德追问道:“敢问皇叔,太子何人?”

    “长子刘寿!”这个问题刘将庐想都不想就回答了,这又不是什么秘密。

    刘德等的就是这个,他微微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感叹道:“皇叔何其刻薄也!”

    刘将庐的脸色立刻就铁青了起来,若非是在宣室殿之中,若非刘德是皇子,听了这样的评价,他早一个大耳瓜子扇上去了。

    只是当着诸侯外戚天子的面,被刘德贸贸然说他刻薄,即使刘将庐觉得自己修养已经很不错了,依然恼怒了起来,也顾不得其他了,哼道:“殿下何出此言?寡人刻薄在哪里?——”他转身面朝天子叩首道:“请陛下为臣做主?”

    说着眼睛就发红了。

    天子刘启看到刘将庐这般模样,其实心里是暗爽的,但他还是故作严肃的质问刘德:“刘德!你怎么回事!怎可对齐王出言不逊?今日你若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朕必定重重责罚你!”

    刘荣看到连天子都发怒了,再看看齐王刘将庐铁青的脸色,心里暗爽不已。

    “活该!叫你呈威风!”刘荣心里暗道:“看你怎么办?”

    但他稍稍侧头,却没看到意料之中的刘德那诚惶诚恐的面色,依然是那副云淡风轻的神色,仿佛一切与他无关一般。

    刘荣只听得刘德笑了一声,然后就说道:“皇叔,小子并未说错呀……皇叔您膝下十一子,倘若皆若皇叔所说一般都还算孝顺懂礼,皇叔却为何如此偏心呢?小子不过是为皇叔那剩余十位王子抱不平罢了!”

    “此话何解?”刘将庐站起来问道。

    “皇叔您看,您膝下十一位王子,都是孝顺懂礼的汉家栋梁,高皇帝血脉,何以皇叔只立长子,而舍弃其余诸子,皇叔百年之后,太子袭号,而其余诸子却最多只得一二人能得朝廷嘉许,封为彻候,其余诸子却要泯然众人……小子不过是为那些将要泯然市井之中,从此操持贱业的王兄抱不平罢了!”刘德悠悠然的道

    “那依殿下之间,寡人该当如何?”刘将庐被刘德气的哭笑不得,自古以来诸侯都是如此,立一太子继承王位,其余诸子各谋生路,运气好点的或许能混个公侯做做。

    刘德微微一笑,道:“依小子愚见,皇叔当上报朝廷,十一子人人皆立为太子,如此,皇叔百年之后,膝下十一位王兄,人人开国家建社稷,皆为诸侯!”

    刘德此话一出,整个宣室殿顿时就陷入了可怕的寂静之中。

    某些被派来作为代表的王子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颤抖,眼睛更是从先前的浑浊无神瞬间变得精神抖索。

    这些被自己老爹打发来长安做代表的王子,大部分都是庶子,不怎么受宠,就算死在长安也不心疼的那种。

    自然,这些王子不过是顶了个王子的名号而已,等他们的老爹两腿一蹬之后,就会被打发点钱财,分点家产,出去自谋生路了。

    先前,他们对此是无可奈何的。

    毕竟祖宗制度、汉家规矩在哪里摆着,就算有什么不满,也只能咽下心头。

    可如今听得刘德这么一说,他们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假如刘德能说服刘将庐同意他的那个方案,那么,等他们回了封国,自然会拿着此事来宣扬。

    他们当然是不受宠的,但是,各自封国中还有大把受宠的却做不了太子的兄弟,只要鼓动这些兄弟起来闹腾,再让各自的母亲猛吹枕边风,将来也不是不可能混个王当当啊。

    至于刘德所说的这个事情里面隐藏的陷阱,在场诸侯与王子不是傻瓜,自然能一眼就看出来。

    若按照刘德的办法去做,封国会越来越小,势力越来越弱,三五代之后,可能目前的各国封地就会彻底变成毫无存在感的小国。

    只是,人都是自私的。

    有句话叫做,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更何况被派来作为代表的王子,本来,是根本没机会做什么一国之君,甚至连个关内侯的爵位都很悬。

    “是喽!凭什么xx做太子,将来君临一国,**宠妾三千,我却只能四处奔波,甚至要过饥寒交迫的生活?”许多王子心里开始起了小心思。

    就是某些诸侯王心中的心思也开始动起来了。

    譬如某位诸侯王,他本来一点都不喜欢他的太子,更爱宠妃所生的两个幼子,只是奈何太子是朝廷册封的,他根本无力反抗。

    可是,若按照刘德的方法,把封国给分掉,老大继承自己的王位,其余诸子各自分得一块地盘,称孤道寡。

    这好像似乎不是什么坏事嘛?

    事实证明,并非人人都是有野心的,也并非人人都有远见。

    更多人从来只考虑当前,至于以后?等以后再说吧!

    只是,此等美事想要成功,还得看天子的!

    于是,无数道目光投注在了刘德与刘将庐身上,许多人更是眼巴巴的看着刘将庐,只盼着从刘将庐嘴里吐出一个好字。

    刘德自然也明白,当此之时,应当乘热打铁,于是他正色的道:“皇叔若是觉得小子说的不错,那小子愿为皇叔向父皇求情,恳请父皇依赵孝幽王成例,恩准此事,如何?”

    所谓赵孝幽王,指的是刘邦的爱子,被封为赵王的刘如意。

    铲平诸吕,孝文皇帝登基之后,甚为怜悯幽王的遭遇,于是将赵国一分为二封幽王长子刘遂为赵王,少子刘辟疆为河间王。

    这是至今依然为诸侯所称道的仁德之举。

    刘将庐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出声。

    他心中知道,这是一个包裹着蜜糖的陷阱。

    但是……

    他闭上眼睛,想了想自己所爱的两个幼子,又想了想**中那些娇滴滴的美人儿。

    他知道,就算明知道有毒,这个坑,他还真不得不跳!

    ……………………………………

    第一更,晚上还有2更。

    第二更在10点左右,第三更在12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