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节 推恩(中)[修】
    连拐带骗刘德哄着刘阏带他回到了属于他的宫殿中。

    “殿下……”

    刚一进门,刘德就看到了一个前世他最为熟悉的人,在前世一直跟随在他左右,最后更是跟着他一起服毒自杀的忠奴王道。

    王道是个太监,年纪跟刘德相差无几。

    若没记错的话,此时的王道,刚刚被分来服侍刘德不到一个月。

    但就是这个小宦官在前世始终陪在刘德的左右。

    不管是是受封河间王的风光也好,还是饱受打压和猜疑的岁月也罢。

    因此,回来以后再见王道,刘德的心里满是感触。

    在前世最后一年的生命中,刘德的起居生活在事实已经被监视起来了。

    拿着天子剑的将军就站在他的王宫门口,手持天子诏令的河间国相,时刻监视和审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那时候,王宫的一切都极为稀缺。

    刘德有时候甚至都还要饿肚子。

    刘德永远都记得,在那段日子里,是王道将自己的食物分给了他的子嗣食用……

    想着这些,刘德的眼眶有了些湿润,但偏偏还不能表现出来。

    他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就拉着刘阏的手,进了他的寝宫之中。

    因为是国丧期间,所以,寝宫之内一切都极为简单,也没有什么酒水、歌舞宫女一类的奢侈享受。

    “皇弟……”将刘阏请到客席跪坐下之后,刘德郑重的对他道:“皇兄请你过来,是有件事情,想请皇弟帮衬一二!”

    刘阏豪爽的道:“骨肉兄弟,何谈帮衬二字,皇兄但有吩咐,刘阏敢不从命?”

    “是这样的,我想给父皇写一封奏疏,但皇兄人微言轻,因此想请皇弟副署……”刘德看着刘阏的眼睛道。

    这是一个有风险的事情。

    在汉室,通常需要联名上书的奏疏,都是有争议或者内容敏感。

    汉室虽然没有后世满清的**,更不会因言治罪。

    但是,若是上书的奏疏里,说了些让皇帝不开心的话,也得小心秋后算账。

    而且……

    当今天子,两兄弟的老爹,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天子。

    邓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当年,邓通可是先帝孝文皇帝最宠幸的近臣,连丞相都无法治其罪,只能责罚。

    但是,刘德的便宜老爹登基之后办的第一个大臣就是邓通——将其革职、抄没家产,最后这个前朝最受宠幸,财富富可敌国的宦官,竟然活活饿死在了长安街头。

    邓通何以得罪了刘德的便宜老爹?

    坊间传闻,当年先帝背上生了一个疮,疼痛难忍,有次竟然疼晕了过去。

    邓通见状,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管卫生不卫生,直接扑到先帝背上,用嘴为其吸去浓汁,先帝这才醒转,先帝醒来后大为感动,感叹:你是朕最亲之人。

    邓通连忙回道:太子才是陛下最亲之人。

    这时候刚巧刘德便宜老爹听说先帝晕厥,急忙过来探视,正好就撞枪上了。

    先帝就命刘德的便宜老爹去吸他背上的恶疮。

    刘德的便宜老爹在万般不情愿之下硬着头皮把嘴凑过去,结果还没张嘴,就吐了先帝一身……

    由此,刘德便宜老爹深深恨上了邓通,所以一登基就迫不及待的下令查办邓通……

    通过这个故事,就可以想见,所谓的明君,其实心眼也不比针眼大多少。

    当面对一个心眼不比针眼大多少的天子时,即使是父子,贸然上书,说些敏感的事情,也是很有风险的。

    而且,刘德要写的这个东西,确实是充满了风险,甚至有可能得罪便宜老爹。

    刘德记得很清楚,前世,他写了这个东西后,交给刘荣,希望刘荣拿来作为稳固太子地位的利器。

    可惜,刘荣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最终丧失掉了最后的生机。

    想着往事,刘德道:“皇弟先别急着答应或者拒绝,且待为兄写出来,你看看再决定是否副署!”

    这也是刘德给刘阏的一个改变他将来悲催命运的机会。

    实际上,前世十几年的经历与记忆,让刘德非常了解他那个便宜老爹的为人和对子女的态度。

    当今天子固然有着许多许多的缺点和毛病。

    但是,作为天子,作为政治家,作为这大汉江山的统治者,他是非常优秀和合格的。

    因此,只要不是踩了他的痛脚,那么就算再激进的东西,他也能看下去,并且还不会因此怪罪任何人,他若觉得合理,甚至能让上奏者平步青云,最典型的人就是当朝内史晁错和之后把晁错送上断头台的袁盎。

    晁错建议削藩。

    这非常激进,同时还会百分百引起内战,但便宜老爹觉得合理,于是就削了……

    袁盎说七国反叛都是晁错的错,杀了晁错,就能不战而屈人之兵,这等于是让便宜老爹自己打自己嘴巴,但是便宜老爹觉得可行,于是就砍了晁错……

    之后,七国叛军并未如袁盎说的那样退兵,但是,便宜老爹也没追究袁盎的责任。

    而刘德要写的东西,虽然表面上有很大的风险,还会得罪现在风头最劲的大臣晁错。

    但是,实际上这个东西完全无风险!

    刘德命人拿来帛书与笔墨,将之摊在案几上,提笔就写了起来。

    前世十几年的国君生涯,让刘德锻炼出了一笔不错的文字和相当不俗的古文功底。

    因此,写起来并不觉得困难。

    只是,用帛书写东西,总归有点别扭。

    此刻的刘德无比怀念他在前世发明和创造的白纸。

    “等此事忙完,我就该将白纸‘发明’了!”刘德心里想着。

    白纸,是他前世最得意的作品,在河间国,他动用军队与王室宫廷工匠,用了三年时间反复试验和推敲,终于得出了白纸的最佳配方与最简易制作流程,或许比之后世的宣纸、工业纸张差距很大,但最起码已经可以用来书写、装订和保存了。

    而对于这个最得意的作品,刘德自然将其工序与流程记得滚瓜烂熟。

    一边想一边写,一刻钟的功夫,刘德就已经在帛书洋洋洒洒写下了数百言。

    写完之后,刘德吹了吹墨迹,将帛书递到刘阏手中,道:“皇弟看看,愚兄这奏疏怎么样?”言语之中难免有些骄傲。

    这篇奏疏引经据典,又结合实际,更重要的是,刘德觉得,单单以文字而论,他的功底已经不亚于当代的一般文人墨客了。

    这对于一个穿越者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成就!

    ………………………………

    昨天复制的时候出错了,真悲剧把一些段落都错乱了,今天起来就很烦,笔记本主板进水拿去修,然后对方居然叫我换主板坑爹呢这是,还好有百度,不然要被坑死。

    恩今天照例还是两更,但要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