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漾影人 >章节目录127.时间,需要加快的时间
    陈敬成看到万消,一愣,有些不敢确定。直到万消朝他挥手,才笑眯眯半开玩笑地问:“怎么也要来这里找工作?”

    “非也,非也!”万消小范围地启动无线干扰,将陈敬成的所有智能设备屏蔽掉,说道,“听说你在这里,来看看,顺便送点吃的过来。怎么样?很好吧?!”左手拿着的袋子递了过去,那里有万消昨夜在S市超市购买的绿豆糕。

    陈敬成接手的瞬间,万消的右手揽过去,给了一个拥抱,嘴巴不动,却有声音清晰地传进他的耳朵:“那块红色的绿豆糕内,有一片MD无人机的控制芯片,你能分析出集成的10个频率吗?其中一个是322。”说完,脱身,看着一脸惊讶的陈敬成,张嘴接着说道:“不习惯吗?男人间的拥抱在瑞士很正常。”万消的表现欲成型后,他的举动,是非常自然的老友重逢场面。

    陈敬成反应过来,嗓音都有些激动:“谢、谢谢你的绿豆糕……”

    “TJ是个大城市,你推荐下,可以玩几天。”万消打断他的话,看他的嘴型,下一个字就要问出“芯”了。

    陈敬成低头看了眼手中的袋子,深呼吸一口气,“一周吧,我来也没多久,需要回头认真研究一下。”看着万消的眼睛,极快地眨了两下。万消放心了,看来他进入了这种密码模式。

    “我住张贵庄大酒店,你晚上联系我,请我吃一顿?”万消握住陈敬成的手,稍微用点力。

    “没问题。”陈敬成也手上用力,“晚上请客时,再推荐好玩的地方。”

    “我很忙的,能快尽量快呀。”“好。”

    陈敬成看着万消走远,脸上的激动神情就无法消退。如此绝密芯片,自己可以破坏性解密,那心情,就像赌徒拿到一笔巨款,还要求不输光不得回家一样。

    万消这次来TJ,没有消除任何痕迹,网上预订了张贵庄大酒店,此时直接打车过去。选择这个酒店,他有用意:这里有一个机场,其中有一家直升机公司,它的服务对象,主要是鸿鹄海上练兵的物资输送。

    在他的分析中,要想保住杜家公司不易手,法人落在已故人员程群龚上,只是增加权威人士的交易难度。如果再有鸿鹄的背景,HZ市的官员,估计就掂量不动了。

    此时在TJ市,正好可以混淆一下有关人员的视听。他的分析中,林少的表现,太不正常。有道是,事出反常必有妖,因此,在昨夜,他侵入王秘书的云盘,哦,对了,此时应该叫王副局,发现了林家敛财的新手段。整治医药回扣、倒手民营企业,双管齐下,捞钱捞得正嗨。

    再侵入林少的空间,他正忙着给即将转手的民企评估、包装,为即将到来的挣钱大业准备。在他的案卷上,杜家材料,是装在一个红色文件夹中。这是他第一次认真地赚钱,这种成就感,也非常迷人。只是,要加快时间了,王叔的回扣整治,已经准备行动了。

    中午时分,琉球MD驻军的外围,已经静坐着7万人左右,人员的增长终于缓了下来。大家安静地坐着,堵住了驻军的陆路进出。所有驻军的围墙外,是里三层外三层的自卫队。在这里,其实就是WK人之间的对峙。

    南风港码头,画风有些变化。人数依旧在2万左右,静坐的民众结构,似乎有了一些不同,年纪大的人士明显增多。他们捧着鲜花,将南风港营造成一个超大型的祭奠场。出口处的死伤民众,已经从海路运走了,那里现在点着一排排的蜡烛,在太阳下,有气无力地燃烧。

    整个拿酒市,因为戒严,生机缺乏,小孩都被约束在家中,出门的大多是男人和老人。大街上,与巡逻的自卫队经常怒目对视,但终究不敢做出进一步的举动。

    所有的这些情况,都通过GPS的出租层频道,汇集到执政党大佬们的闭门会议室。此时,他们的心情正愉悦着,有说有笑地喝着清酒。

    果不其然,自从其他城市的游行口号中,出现了“MD驻军滚出去”后,任凭在野党人士如何约束,都无法制止。游行的画面在全世界播放,在野党们大佬们如坐针毡,玩弄民意玩丢了。现在变成了WK全国反对MD驻军的一次行动,核心在琉球,声援在各地。

    在野党的大佬们盼望着时间快快过去,当时发动这些民众,安排的游行是三个小时。时间,需要加快的时间。

    随着时间到中午,一些城市的游行终于结束。WK人民非常有特色,他们的守时与工作一样严谨。哪怕心里还想支援,时间一到,组织者一声“解散”!大多数人像下班一样,各回各家。少数人原地稍作停留,看这架势,也只得蔫蔫回转。

    各地的情况汇报过来,执政党的大佬们老脸开花,尤其听到琉球的静坐人群,需要分出不少人手去运送食品和水时,感觉到了一种胜利就在眼前的轻松。他们相信,这代人本没吃过苦,随着时间的过去,单调的快餐、定量的冷水、温差大的天气,很快就会磨灭他们被鼓动起来的同情心。

    或许一周,或许更短,什么静坐、游行,都会泯灭在时间长河中。他们的心里默念着:时间,需要加快的时间。

    南风港人员结构的变化,就是万消的安排。年轻人都想到驻军门口去,他们还有一些传说中的血性。这是中山教三环内的核心人员的趋势,被万消重视,他马上做出了顺势而为的安排。

    莫老他们只在凌晨休息了三四个小时,就开始在大厅讨论下一步的可能趋势,等万消装模作样吃好早餐回到大厅,他们已经商议了大量的细节。此时,正由陆家的陆老汇报。

    万消坐下,莫老匆匆跑了出去。

    “神立大人。”陆老清清嗓子,他本是医生出生,保养得当。一上午的讨论,其他家主的嗓门需要休养,就他依旧中气十足:“我们上午讨论了应对清场的细节,从三个方面着手。”他看到万消正襟危坐,按照老年人的习惯,补充了原因:

    “WK自卫队,在驻军和南风港一线,三公里内断水断电,补给的难度大增,担心人员的斗志很快会消散,因此对清场做了多方面的准备。”

    莫老从厅外跑了回来,老脸愉悦得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