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平天策 >章节目录第四十七章 狠律
    “林意,这倪师姐真是好气概。”

    看着黑猿在夜色中穿入竹林离开,萧素心也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眼中全是敬佩:“像她这种人物,即便是有心招揽,这样的重器,也足以招揽修为和家世远胜我们的。”

    她这说话间,是很自然的将自己和林意看成了一体。

    “我自认不如。”

    林意点了点头。

    灵荒来袭,南朝危难,他感觉得出来倪云珊此种,并不是因为自己的私利想有心招揽他,而是惜才,而是觉得他将来会在这场风雨之中,有可能成长为对这王朝有用之才。

    就在这黑夜袭来,竹林里风声作响时,他莫名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林望北。

    当年他父亲率军在北境,萧衍起兵称帝成功时,他父亲不说率军反叛,但若是率军投北魏,那是轻松至极,断不会变成今日在边军养马。

    但恐怕有些事大义当前,与这国家王朝利益,无数百姓的安居乐业相比,个人得失,反倒是轻了。

    “林意,你是这黑猿见过了?”齐珠玑到此时才有些反应过来,想到一开始林意说自己大惊小怪,顿时又是恨得牙痒,“你现在得了大好处,还装什么深沉,倪师姐是不是和我有仇,特意送来这一对手镯。”

    林意一怔,旋即也反应过来,这一对天铁手镯简直就是乱红萤的克星,他忍不住笑出了声来:“估计你太没有女人缘,所以倪师姐特意送来这一对东西。”

    齐珠玑倒是不再和林意斗嘴,渐渐严肃起来,道:“家中传来消息,北魏已有动作,一些骑军已经越境,一些地方战事已起。”

    “北魏反而先动手?”

    林意和萧素心顿时震惊。

    现在林意和萧素心和外界消息不通,但齐珠玑家中是前朝皇族,即便被削了不少兵权,但和许多权贵的联系,反而在一般新兴掌权者之上。

    齐家的消息,应该比南天院绝大多数人都要灵通和精准。

    “现在都是一些突袭骚扰,北魏的一些军队甚至伪装成流民和马贼,只是在扰乱我们南朝一些粮草运送以及刺探一些兵力部署的军情,但按照我家中的消息,有些骑军比较深入,甚至不惜死伤,应该是勘探地形和沿途要塞,不断绘制详尽地图。”齐珠玑看着眉头渐渐深锁的林意,他知道林意出身将门,这些话已经足够说明,北魏恐怕将在很短的时间内发动大战。

    “这些年北魏和前朝征战,一直占优,他们有着充足的信心,北方边军一直处于守势,他们主动发难的可能性本来极大。”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些。

    他自幼听那些军中将领对话,对于军情方面自然懂得比一般人多。

    在他看来,若是北魏方面用兵保守,只是要将南朝耗死,那南朝反而会有更多胜算,毕竟南朝可以尽数完成布局,但是北魏反而直接发难,南朝却是反而陷于被动。

    “大战比预想的还要来得更快一些,但是按照军方推断,或者说按照我南朝用兵,前期大军主战场会在北益州平兴郡一带展开,但更多小股军队的绞杀,却恐怕会集中齐通郡一带。”齐珠玑语气缓慢,娓娓而谈,他不和林意斗嘴时,却很有一种沉稳气度。

    “齐通郡?”林意顿时有些不解,“齐通郡属于益州和戎州之间,而且并不在北魏边境,而是已经到党项边境。”

    “因为齐通郡眉山一带有不少灵气郁结之地,到处都是山林洼地,骑军根本不能进,之前即便对我南朝而言,进去采集灵药也代价太大,但近年我南朝在眉山一带多有发现,所以乘着先前人迹罕至的灵气郁结之地的灵气尚未消散,许多灵药未曾枯死时,进去涸泽而渔时的采集,在我朝看来自然极为必要。”齐珠玑倒是看林意顺眼了一些,在关于这些军情方面,他和林意明显聊得来。

    灵荒持续的时间越长,那些仅剩的灵药便自然越来越重要。

    抢救性采集也好,破坏性涸泽而渔式的采集也好,都是战略必须。

    “既然你这么说,显然北魏方面也已经有所针对?”林意看着齐珠玑说道。

    “按可靠军情,这数月之间,就有至少数万的北魏军队,已经向党项境内行进,而且那些北魏军队许多都是从边军抽调的斥候军,都是长期在山林作战的小股部队。”齐珠玑微讽的笑了笑,“这种军情,即便在我看来,都是觉得最终这些军队都会出现在眉山一带。”

    林意看着他直接问道:“目前这些军情,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是军方将会有可能抽调我们,还是其它?”

    “我们南天院的搬迁恐怕将会提前。”齐珠玑看了他和萧素心一眼,“按我家中的消息,近日来一些教习已经先行,天监三年的学生明日就走。除了这整体动作,最近这月余时间里,其实天监三年至于天监五年生,已经抽调走了三分之一。”

    “至于我们...林意,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战事一起,那些军队对于修行者的渴求程度。”齐珠玑冷笑了起来,“这最近数十日,各处边军将领的请调函已经雪片般飞来,堆积如山。别说是千人以上的军队,即便是百人、十人的游击军,都恨不得都配有修行者坐镇。”

    林意点了点头。

    对于各阶将领的请求,他自己倒是并无多大反感。

    毕竟越是战事剧烈,越是对于那些细枝末节般的小股军队而言,修行者就显得越是重要,有时都是小股数十人、近百人的军队陡然遭遇,一方但凡有一名修行者,便极有可能决定整个战局。

    “按照我家中判断,我们运气略好一些,便是随着南天院北迁,我们天监五年和天监六年生大部分,实修时都去眉山一带边缘地带,实修便是去相对安全的一些地方,抢夺一些灵药。”齐珠玑接着说道:“若是运气不好,便有可能被分配入这些小股游击军,彻底步入险境。”

    “你们和我一起,略微的好处是,恐怕我家中出力,我们不会被调到太过危险之地,但即便是我家中,也不可能盘算如意,因为谁也不可能料敌先机,未准明明安全之地,陡然杀来一支北魏精兵。”齐珠玑忍不住摇了摇头,“皇帝最近还下了圣谕,世家子弟都要去前线博取军功,否则不得世袭。尤其前线战时若是临阵脱逃,便是王室子弟也需处斩。”

    林意和萧素心互望了一眼,都觉得这一招狠,心中都甚至有些快意。

    往上倒追数朝,都没有这样的律例。

    如此一来,那些权贵想要保全自己子弟,不送上战场是不可能了。

    即便是派往军中闲职,哪怕是派了家中精兵和修行者护卫,但至少是将家中的力量都派到了前线,随着战事加剧,即便是要塞雄城都有可能变成危卵之地,尤其若是世家子弟陷于其中,那些权贵更加要出死力援救。

    虽说是王朝危难之时必有狠法,但不得不说这萧衍本身是大将出身,气魄也是非凡。

    “林意,说了这么多,你明白我的意思么?”齐珠玑看着暗自幸灾乐祸的林意,皱起了眉头。

    林意却是早就抱定了随遇而安的主意,道:“便是留在南天院的时日应该不多,应该加紧准备。”

    “南天院不只是教习厉害,能从南天院多带走一些东西便多带走一些。”齐珠玑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