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仙界神尊 >章节目录第215章 这回可死透了
    “利害!”尧慕尘心神震颤,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难怪风剑宗这么强势,这只骨扇可不是一般的灵宝啊,他的眼里露出了强烈的热芒,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小畜生,敢来我风剑宗门前找事,活得不耐烦了吗?”那位黑衣长老立目向他扫来,身上敛出化灵界的阴寒杀气,只是这种威压在尧慕尘感觉下,并不怎么凌厉,“难道这老家伙也是凡级灵神丹突破的?”

    其他的的几个长老中,大多都是灵神境大圆满的样子,从个别人的身上也敛出这种相似的威压来。在他们身后还跟随着数十名弟子,之前的那些人都已经被李长老扫灭。

    “老鬼!这天地任我行,你问问再天问问地,看它们承认是你们风剑宗的不?这么大把年纪说话还这么不靠谱,太不自重了吧?”尧慕尘故意的胡搅蛮缠,既然这些人都不讲道理,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小畜生,竟敢在老夫面前信口雌黄,今天老夫就来开导开导你!”说着,他就要冲过来。

    “掌座这小子十分狡猾,大家都散开,不要叫他跑了,让我先来试试手。”人群里一个瘦高的长老大声的阻止,这熟悉的声音使尧慕尘微微一愣,不由抬眼仔细看了过去。

    那是个灰衣的瘦高长老,瘦长的脸上长着一双精明的小眼睛,这眼神立刻就让他记起来了此人,正是在火域追杀自己之一---那个叫黑雪山的瘦长老!

    “黑老头,别来无恙啊?想不到今天咱们又见面了?”他冷笑着盯住他的瘦脸,冰冷的口气里立刻杀气腾腾,想当初这老家伙追得他四下逃窜,此时相见恨不能立刻就把他碎尸万段!

    “这小子身上有重宝,上次被他逃脱,这回你休想再逃出我的手心。”黑雪山狞笑着猛地抬手向他抓来,这只干瘦的手掌在空中眨眼飞涨成磨盘大,带着凌厉的风声朝他的头顶轰然而来。

    “笑话,小爷岂能叫你个老废物欺辱第二回?”尧慕尘冷哼一声,阴沉沉的眼眸盯着呼啸而来的大手,左手蓦然向前一指,一道黑色的冰雾从他的指尖冲出,瞬间弥漫了整片天空,刺骨的冰霜刹那间冰封了这片空气,所有人的身体都被这阴寒的冰霜刹那间冻僵,黑雪山的身体也被冰封住,他拍落的手掌在空中的落下速度一下变缓。

    就在这一瞬间,尧慕尘的右手蓦然捏成拳头,同时施展出玄灭天功,身形闪动,举拳朝着黑雪山的头顶凶残的轰落。

    “噗嗤!”天空上暴起大片的血雾,速度之快,黑雪山都没来得及发出声音,这被他这狂霸的一拳,直接把干瘦的身体轰成了一团血雾,形神俱灭,魂飞魄散,消失在阴寒的空气里。

    这一拳凝聚了他对此人的全部仇恨,因此无比的凌厉和凶狠,周围人都被他这钢猛狠绝的轰击震惊,眼眸里露出了不可思异的惊恐神色,这可是灵神境大圆满的修士,居然叫他一拳给轰爆了!

    而感觉眼前之人的修为不过是灵神境初期的样子!但他那惊艳绝绝的一拳,却叫人感觉异常的恐怖,难不成这小子真有异宝加持法身不成?这想法顿时叫众人的眸色都火热起来。

    对这一拳的结果尧慕尘自己也有些吃惊,见自己的战力又有所增长,心底立刻就兴奋了起来。两只大眼乌溜溜的瞄过面色惊异的众人,嘴角轻挑:“还有哪个想早点去托生?赶快抓紧时间啦!”

    “大家不要上当,这小子的修为虽然不高,但他身上却实藏有灵宝,可使他的法力无限的加持,我们大家一起上,杀了他把那灵宝夺来,谁抢到就是谁的,杀!”

    风剑宗的黑衣掌座阴森地盯住他,开口的同时,一把掏出那寸高的黑色小骨扇,用灵力迅速催动膨胀起来,转眼这枚幽光闪烁的骨扇就化为数十丈大,如一道巨大的山峰屹立在地面上,向外敛出迫人的煞气。

    天地间顿时就变得无比的阴黑,一条灰色的巨蟒从骨扇中霎时凝聚出来,两只灯笼似的灰蒙蒙巨眼冷冰冰的瞪着他,布满鳞片的巨尾啪啪地抽打着空气。

    轰隆隆!粗大尾巴荡起的巨大风暴霎间的布满整片天地,铺天盖地的阴寒暴风,刹那间向尧慕尘所在的地方滚滚扑来。

    “仗势欺人的风剑宗,还真以为小爷爷怕你们吗?”尧慕尘大吼一声,一把扯出蓝色的小塔,狠狠的一晃荡,发出一片悦耳的清脆铃声,随即把这小塔狠命的向那片扑过来的风暴轰了过去。

    小塔在冲出的刹那间涨成十丈高,摇动着浑身的银铃,带着尖厉的风哨破空而去。

    风剑宗的众人在这清冷的铃声里,心神顿时都一阵恍惚,眼眸里露出一片茫然的神情,空中巨蟒的尾巴随之一停顿,发出的啪啪声音被打断,空中疾速翻滚而来的风暴速度变得缓慢,甚至有些停顿下来,向尧慕尘压落下来的威力顿时骤然下降。

    轰!就在此时,山岭般的巨塔轰然撞了上去,那一片漆黑的风暴直接崩溃涣散,化成大团的黑芒退回了骨扇里,空中玄化出来的巨蟒身体也随之变淡,颤抖中险些涣散开来,那只庞大的骨扇发出一片嗡鸣声,上下强烈的抖动起来。

    同时,风剑宗的众长老身体剧颤,纷纷喷出鲜血,其中几个修为较弱的门人胸口处塌陷,从那里的骨头传来碎裂的闷响声,口鼻窜血,身体瘫软在地上。

    尧慕尘的胸口一痛,张嘴喷出一串血花, 蹬蹬蹬!身体向后倒出数十步,脸色青灰,他咬着牙稳住了身体,急忙掏出丹药吞下,九尾赤天狐立刻帮他催动融进去的那丝灵气,使他能快速的恢复身体。

    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九尾狐不错,今天如果不是它及时让自己清醒,只怕现在早已被那玉瓶摄去魂魄,不在这世间了。心底不免对它涌起一股感激之情,甚至还希望它暂时都不要离开自己,在目前看来两人共生一体只有好处,还没有什么坏处。

    “这小畜生身上果然有异宝!那灵宝能干扰人的神识,大家关闭灵识,杀了他!”风剑宗的掌座眸光闪烁,伸手抹了一下嘴角上的血丝,大喝一声,立刻运转修为全力催动骨扇。其他的几位长老在吞服丹药的同时,也都快速的向骨扇催出灵力。

    天地中的庞大骨扇立刻就重新发出了凌厉的威压,空中的那条巨蟒也重新变得凝实,身上巴掌大的灰色鳞片闪动着幽幽的阴芒,“轰隆隆!”巨尾拍出的狂霸暴风再次咆哮着卷向尧慕尘袭来!一个巨大的黑风眼刹那形成。

    “拼了!”尧慕尘大吼着拽出了黑炉子,迎风刹那化成小山般,掀开盖子就钻了进去,全力催动着黑炉子撞向那片漆黑的风眼。

    “轰!”白芒铺满整个天空,惊天动地的轰鸣荡开,虚空抖动扭曲,成片的黑雾被震碎冲向四面八方,那片阴寒的黑色的风暴眼也在抖动中向四周崩溃散开。

    大黑炉子被撞得倒卷而去,尧慕尘眼前金星狂迸,七窍喷血,身上的皮肉全部崩裂,连一些细小的骨头也都碎裂,涌出来的鲜血浸透了全身的衣服。

    同一时间里,风剑宗的掌座和那十几个长老也被震得口喷鲜血,惨叫着身体倒卷而去,噗通!噗通!摔了一地。

    “哈哈!这小混账这回可死透了吧!”其中一个长老狂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大手抹了把脸上的鲜血,不顾一切的抬脚就向远处滚落的黑炉子冲去,实在是那异宝太诱惑人。

    “小心!这小子人小心眼子可不小。”风剑宗的掌座也站起身来,出声提醒。

    “岳掌门,这小子再有本事,也不济我们十几个一起出手,更何况还有神骨扇的威力加持!”旁边的另一个长老也信心十足的开口,快速的起身向前冲去。这重宝可是谁抢到就是谁的啊,他的眼眸迸出了血芒。

    上一次他们失手是被这小子用灵宝给暗算,而这次绝对是灭了他,只是不知那异宝是否会被折损?眼见这只大黑炉子也很不凡,在骨扇的轰击下还能不受损,无异这也是一个罕见的灵宝啊!两只眸子里立刻就充满了贪婪的火热光芒。

    其他的人也都如此的心思,疾速的起身冲了过去,每个人对神秘灵宝的渴求都极为的迫切,你想这个灵神境初期的小修士,居然依仗着异宝能和他们十几个长老一战!尤其是这些长老最低的修为也是灵神境大圆满,而岳掌门和另外两个长老都已突破了化灵界!如果这灵宝被他们得到,那法力的增长绝对是令人无法想像的恐怖啊。

    岳掌门眼见众长老已冲至大黑炉跟前,也纵身一跃冲了过去。那只大黑炉静静地躺在地上,上面的粗大裂纹纵横交错,向外散出一片刺骨的幽芒。

    尧慕尘在赤天狐的帮助快速恢复了身体,冷眼的观望着炉子外面的动静,空中巨骨扇散出的阴芒把大黑炉子笼罩在内,那条巨蟒因缺少灵力的催动,此时正懒洋洋的盘卧在骨扇旁边,犹如一堆巨大的肉山发出冰寒的威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