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退婚女的逆袭 >章节目录第446章 水井
    “这样的人了还嫁个屁,把自己的老爹都给害死了,这样的女人谁敢要啊?到处偷汉子,换男人,这样的女人就该浸猪笼!还想和人家何音一样嫁给有钱人,简直是做梦。到处丢人现眼。”孙平竟然又绕到了我的身上了。
    “说她干啥?”刘志坚微微皱眉。
    孙平朝着我们的方向努努嘴:“人家现在可发达了,你不要得罪她。”
    刘志坚这才知道我们来了,瞪了我们的方向一眼,我对他冷笑,他在省城那些丢人的事也没人知道,要是敢说一句不好的,我就把事情都说了。
    刘志坚突然笑道:“郑思思这德行的,给何音舔脚人家都不用,她就是太自不量力了。又老又丑,还想要嫁给肖瑞呢,我当时心里就觉得真是疯了,不过因为她能给我带来好处,才没有说什么。她还觉得自己不错呢!”
    郑思思正在迷迷糊糊的跟着人往警车的方向走,听到这样的话,她突然愣住了,然后突然喊了一声,冲向了刘志坚的方向,抓着的胳膊往井台的方向用力的一甩。
    “你去死吧!枉费老娘还帮过你!”
    刘志坚毫无预料,加上腿还瘸了,井台周围都是冰,他的脚下一个踉跄,身子前倾,甚至一个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掉进井里面去了。
    众人全都愣住了,过了好几秒钟,才有人反应过来。
    孙平凄厉的尖叫起来:“儿子,快点来救救我们我的儿子啊!”她冲到了井口大声的喊着儿子的名字。
    我和肖瑞都没过去,基本上没得救了。
    武俊明带着人冲过去救人,可是无奈井口太深,太狭窄了,根本就不好下去,刘志坚在下面不断地扑腾着。
    “救命,来人啊!我不想死啊,救救我!”
    武俊明急道:“你不要在动了,浪费体力!”
    他让人去弄绳子,让刘志坚抓住,可是刘志坚显然是不行了,根本没办法抓住绳子,叫声也越来也含混不清。
    武俊明脱了外套,准备强行下去,这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一阵惊呼。
    原来是孙平扑过去掐住了郑思思的脖子:“你敢杀了我的儿子,我要你的命!”
    郑思思也疯了一样的抓她的脸:“你们一家子贱人!不是我,他能在省城赚钱吗,现在还敢笑话我?他死了也活该!”
    “不是你,我也儿子不会学坏!”孙平脸色狰狞不断的掐着她的脖子。
    “放开……你们家这样的,还想要娶媳妇?我要你们断子绝孙!”
    孙平一听骂的难听了,双眼瞳孔,使劲的捏她的脖子。郑思思的两条腿不断地踢腾着,眼看就不行了,武俊明的手下这才反应过来,冲过去要把俩人分开。
    可是两个女人力道很大,根本就分不开。
    眼看着孙平就要把郑思思给掐死了,有同志硬生生的掰开了孙平的手指头,而郑思思趁此机会,竟然用手扣住了孙平的眼睛,用力一抓,硬生生的抓出了一块皮肉来。
    “啊啊!”孙平发出了可怕的惨叫,倒在地上,郑思思染血的手指又反过来去掐孙平的脖子。
    郑思思的眼睛都红了,额头青筋暴起,孙平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被人强硬的分开。
    雪地上一片腥红的血。
    刚刚平静下来,刘志坚的父亲拿着家里的那把老猎枪冲了进来,对准了郑思思就要开枪。
    “老子打死你!”
    大家全都吓得拔腿狂奔,动枪了,可不是开玩笑的。
    武俊明掏出手枪对着天空开了一枪:“住手!”
    刘志坚的老爹吓了一跳,枪也掉在地上,他很快就被拿下了。
    孙平疼的不断地叫唤着:“儿子啊,救救我苦命的儿子啊!”
    郑思思已经彻底的晕过去了,偶尔抽搐一下身体。而耽误了这些时间,井下面的刘志坚早就没动静了。
    有人跑到了井口喊了一声:“完了!刘志坚不行了,沉下去了!”
    即便这样,武俊明还是冒着生命危险,重新下去,和上面的人一起合作,把刘志坚弄出来了。根本没有什么抢救的价值,刘志坚的身体外层包裹着一层冰凌子,身体已经僵硬了。
    孙平的脸的伤虽然严重,可是不致命,只是知道儿子救不活了,瞬间就晕死过去了。刘父因为私藏猎枪也被人抓走了,他不断地喊叫着。
    “抓我干啥,我要把郑思思枪毙了!”
    对此村民议论纷纷:“这事儿和他有啥关系啊?真是够傻的!”
    “可不是吗?非要多嘴多舌的,结果把自己的小命都给搭上了。”
    武俊明也冻得够呛,桂花嫂子赶紧让人去了自己家弄了姜汤,暖暖身子。
    至于其他的同志就先带着郑思思和廖强回去审问去了。
    武俊明换下了湿的衣服,靠在炕上,全身围着被子,哆哆嗦嗦的拿着茶缸子,一脸苦笑。
    “我没有救下他,是我的错。”
    “这怎么能怪你?谁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你就是当时下去了也没救。”我说道。
    我那个井,基本上下去就上不来了。
    肖瑞则说:“刘父的猎枪很容易走火,你这么做是对的。不然老百姓可能也被打死了。至于刘志坚……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一时间大家也不知道说什么,都没有从刚才的气氛当中缓过来。
    前世刘志坚,把我折磨的死在了井里面,谁知道这一辈子他竟然有这样的横祸,当真是报应不爽。
    武俊明下午回城里面去审问案子去了,我和廖强又留了一天。反正回来了,姥爷那边是要去看看的,以后回村的可能性也不大了,就多看看吧。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村里面一整天都是沸沸扬扬的,到处都在说这个。
    桂花嫂子到处跑和人家唠嗑,晚饭也没心思做,就炒了几个鸡蛋。把剩下来的包子热了热,我们吃了,早早就休息了。
    第二天我和肖瑞就告辞,去了临近村子,见姥爷。幸好来的时候带了一些礼物,也不算是短了礼数。
    桂花嫂子送了我们出去很远,有些不舍得:“妮子啊,有时间来看看我们!”
    “放心嫂子。我会回来的。”我给桂花嫂子塞了点钱,又留下来了两盒子的补品:“给大哥问声好吧。我们来得急也没买啥,这两天打扰了。”
    “这孩子……”她眼睛红红的收下来了,对我们挥挥手。
    一路上阳光很好,天也不太冷,我一边走,一边把小时候的事情说给肖瑞听。
    肖瑞听到我说吃不上饭,还被何发夫妇逼着干活,也没说话,只是用力的握住了我的手。
    我笑道:“都过去了。”
    “你现在心情很好?”
    “嗯。”我笑着说道:“老天还是很公平的。”
    姥爷家的院子翻修了成了小洋楼的设计,外面是特别宽敞的大铁门。我确认了好几次,知道没认错路,这才笑了。
    院子里面停放着一辆收割机,擦拭的很干净。
    舅舅正和一个女人一起在院子里面逗孩子玩呢。小孩子穿的跟个粉团一样,很可爱。
    见到我们,舅舅很高兴:“妮子回来了?这是你舅妈,小兰。”他又对着屋里面喊:“爸!妮子和她对象回来了!”
    “是吗?赶紧进来!”姥爷大声道。
    女人迎着我们进去,一看就是个忠厚的女人,不怎么会说场面的话,但是我很喜欢她的个性。
    我和肖瑞进屋去了。许久不见的姥爷精神了不少,还胖了。农闲的时候,也不用干活。他就在家里面搓苞米看电视呢。
    见到我们,他笑着把活放下来了:“咋回来了?我脚崴了一下,不方便接你们,不好意思了。”
    我和肖瑞赶紧去看他的脚:“不行去医院吧。”
    姥爷笑道:“不用啊,是逗小孙子的时候,不小心崴了的,一会就好了。看到我孙子了吧?是个聪明孩子!”一提到孙子,姥爷就很高兴。
    我笑嘻嘻的说:“一看就是随了姥爷了,将来学习一定好,有大出息。他要是上学就来省城吧,我供他。”
    姥爷更高兴了:“那敢情好!将来就靠你了!”
    肖瑞倒是看了我一眼,小声道:“挺会溜须拍马。”
    我们一家子在家里面吃了饭再走的,舅舅竟然也学了不少好菜,大家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饭,他们留我们都住几天,被肖瑞拒绝了。
    “公司的事要处理,已经落下不少了。”
    他们这才没有留着,临走前我给姥爷留了一点钱,他推脱了几次就收下来了。
    舅舅一家送了我们出来,姥爷笑着说:“家里面尽管放心。”
    “我放心呢姥爷。你要是呆着闷了,就来找我们吧。”
    “知道了。”姥爷笑着点头。
    舅舅临走前突然说:“妮子,你回去和你妈说,以前是我混账,以后一定好好日子。”
    我笑着答应了,知道他们过得富足安乐,我也总算放了心,幸好舅舅没有一条道走到黑啊。
    回到县城,我又和戴小寒,姜花,林佳他们聚会了一次,好好的吃了一顿饭。
    武俊明跳井救人感冒了,也没办法来,气的林佳一直埋怨他。
    “你说他,也不顾自己的身子,要是因为救一个人渣丢了命咋办?回家不理他了!”
    “这话不对。”戴小寒道:“那是执行公务呢,本来就该救助的!不过还是要谨慎啊,不要冲动才行,这让大家伙都跟着操心。”
    姜花的对象也是警员,也点头:“是的,小寒说得对,要是我的话,也会去的。”
    “那你可要小心点。”姜花心疼道。
    “放心,为了你和孩子,我也会小心。”俩人深情对望。
    林佳撇撇嘴:“对,你们都是恩爱的,就我可坏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
    一顿饭,大家吃的都很尽兴。
    和他们分开的时候,我看着姜花:“你…你千万想开点。”
    姜花一愣,然后啊了一声:“你说廖强?我早就和他没关系了,他不管咋样,都是他自己的事情,妮子不要担心我,我好着呢。至于我大儿子已经随了我现在丈夫的姓了,以后考学啥的应该不会有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