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从变形金刚开始 >章节目录第九十五章 神秘邀请函(下)
    霸天虎的机体可以长久不用休眠,许是因为在异世界的近两个月里从未如此安心地休息过一次,返回现实世界后的第一觉,孙诚睡得很香也很沉,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时才醒来。笔Δ趣 阁WwW.biqUwU.Cc

    揉着眼睛从床上爬了下来,也没急着拿起手机查看时间,孙诚径直走到了阳台处打开了窗户,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又舒展了一会腰背,感觉身上的困意消散的差不多了,他这才折身走回了屋里。

    “捍卫,报告一下情况……”

    拿过水杯,走到饮水机前,孙诚给自己倒了半杯水,边喝边问道。

    随着他的声音问出,原本安静摆放在他的电脑桌上的薄笔记本顿时一阵扭动,很快变成了一个面孔狰狞的合金昆虫。

    “主人,我入侵了南都市警察局的户籍管理中心,确定本地户籍并且姓名为肖弘,年龄在二十到三十岁之间的男性只有三位。进一步精准搜索后,其中一位目前于江镇船厂工作,车牌号为南L5234L,经查最近半个月内该车辆的行驶轨迹基本上都是在江镇市内,没有任何返回南都的迹象,这是他的照片……”

    它投射出一个男人的照片,孙诚走到桌子前坐了下来,瞄了两眼确定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肖弘后,看着捍卫点了点头表示满意,“继续说下去……”

    “好的,主人。第二个名叫肖弘的男人居住于淳高区的乡下,经营一家杂货店……”

    他话都没说完,就被孙诚打断了,“不是他,直接介绍最后一个吧……”

    “是!”

    被他打断了自己的介绍,捍卫的表现略显呆滞,却没有一丝抱怨的意思。

    它很快便继续介绍起了关于第三个肖弘的资料,“第三个肖弘现年27岁,为南都百通投资公司老板,于南都市警察局内留有不少案底,共计酒驾两次、毒驾一次、打架斗殴四次等等,这是他的照片……”

    听到介绍的时候,孙诚便已经有了预感,料想这个肖弘可能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位,待到捍卫将他的照片投射出来后,他立刻就确定了,正是此人。

    “终于给我找到了!”

    他冷笑着晃了晃手上的水杯,命令道:“捍卫,调出他更详细的资料来,我要他的家庭情况,包括现在的住址……”

    “肖弘出身单身家庭,父亲不详,母亲名叫肖妍,现年45岁,原籍宣州,目前常住安庆,在当地经营一家家具卖场……”

    “完了?”

    孙诚皱了皱眉,他最想要得到的肖弘家庭信息,却只得到了一份语焉不详的资料。

    “不,还有一条非常重要的信息我没来得及向您汇报……”捍卫像是没有听出他话里的不满,继续说道:“就在两小时前,肖弘被警方确定已经死亡,与他一同死亡的还有同属百通投资公司的另外几人,目前警方已经立案开始调查了……”

    “什么?”

    孙诚手上一抖,端着的水杯立刻跌落到了他的怀中溅湿了一片。

    “嘶……”

    他连忙站起身来,一边将那个一次性杯子扫落到地上去,一边抖着被茶水弄湿的身上衣服,往寝室门那走去,准备拿一条毛巾过来擦一擦。

    人才刚走到门口处,还没来记得伸手去拽毛巾呢,突然间,孙诚就给脚下的一件灰黄色的物品给吸引去了视线。

    “咦……”

    他轻咦了一声,却是现了门后不远处的地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了一个大号信封来。

    连忙弯腰将它捡起,孙诚拿在手上看了看,才现信封正背面都是干干净净的,没有贴上邮票更没有留下任何字迹,但是封口处却用胶水黏上了。

    “真是奇怪,寄信给我却没有留下任何信息。什么意思?”

    捏了捏信封,若非能感觉到里面鼓鼓的必然放了东西,他都感觉这可能是谁的恶作剧。

    因为一只手忙着摸索起了信封来,被溅湿的衣服少了一方拉扯后,很快又再一次的黏在了他的皮肤上。

    被那湿润的水汽一刺激,孙诚顿时打了个哆嗦回过了神来,忙从门口扯下一条毛巾,把那封无名信往腋下一夹,擦起了衣服上的水迹来。

    “捍卫,继续说肖弘的命案……”

    很快又回到了位子前坐了下来,随手把那封无名信往桌子上一扔,孙诚皱着眉再次问起了捍卫来。

    “是,目前我所查到的情报并不多,主要是警方那边也没有更多的进展,只是暂时将这件命案定义为仇杀,并往这个方向调查了起来……”

    “仇杀?”

    孙诚眉头更皱,问道:“你命案现场的照片吗?”

    捍卫没有说话,直接投射出了一组数十张照片在他面前,任由孙诚看了起来。

    也许是在异世界里见惯了死人,眼看着数十张尸体照片摆在他面前时,孙诚非但没有感觉到半点不适,反而凑上前去认真看了起来。

    这一看不要紧,他的眉头很快郁结成了一团。

    尽管那天晚上天色很黑,但他的眼睛还没瞎到被人凑到面前都还看不清楚对方长相的地步。

    所以孙诚只大致扫了几眼后,很快就确定了照片上的这些死者,悉数全都是那天晚上在小巷里围堵自己的人,而且一个不多,一个不少的,全都在这里。

    “好家伙,全都是死在刀下,而且都是一刀毙命,凶手可是真够狠的……”

    仔细对着照片分辨了一会,孙诚很快就明白了,为什么警方会认定这是一桩仇杀案了。

    刀刀贯穿喉咙、心口,行凶者明显是个狠角色。

    只不过,让他有些疑惑的是,这家伙似乎也跟肖弘有仇,不仅在心口刺下了致命的一刀,更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多达十数处刀痕,怎一个苦大仇深可以形容。

    若非那凶手没有对他的脸动手,恐怕连孙诚也要认不出这具尸体的主人乃是肖弘了。

    疑惑归疑惑,不管行凶者是谁,肖弘死了,而且还是死在了自己的家里,这无疑给他省去了不少事。

    当下,挥手让捍卫把投影收回,想了一会他才再次跟它命令道:“这桩命案你盯着点,有新的情况记得向我汇报。”

    “好的,主人!”

    捍卫得到了新的命令后,语气呆滞地回复了一句后,就重新变回了薄本形态,跟复仇一样,安静地躺在他面前的电脑桌上,保卫起了他的安全来。

    了却了一桩心事,孙诚心情骤然转好,忍不住地看向了桌子上的那份无名信,将它拿到手上又把玩了一会,嘶啦一声撕开了封口。

    下一刻,他便从信封中倒出了两张散着淡淡玫瑰香气的金色邀请函来。

    ps:

    感谢‘your_boom’大大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