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水墨田居小日子 >章节目录第41回
    梦境里,少女出事的时辰在傍晚。『Δ』笔趣』阁Ww『W.『biqUwU.Cc

    今晚是何玲丈夫的生日,原本邀请苏杏出去梅林村一起吃饭,被她找借口推了。结果周叔在家杀了两只鸡准备拿出去给儿子庆贺,让赵婶给她拿了半只过来。

    老人爱跟年轻人唠叨,见苏杏平时少出门便坐在门口说了她一顿。苏杏不好直言让她赶紧回去,便说别叫周叔在家等着急了,这才得以脱身。

    她进入画中已是六点多,终究晚了些。

    幸好那些人还没走远,若隐若现的打斗声让苏杏飞身赶过去。那名少女与母分散,并且受了伤,她的随行家丁、护卫和两个婢女均被歼灭,剩她一人苦苦支撑着。

    一切展皆如梦境里显示的那样。

    苏杏有想过提前警告少女,一来不知怎么解释古画的预警;二来,那渣王爷的人一直在暗中盯着如家,她若出现必定引起他人注意,万一对方计划有变,她岂不是百口莫辩?

    千思百虑,她始终认为在事现场救人最有说服力。

    不过……

    “婷玉,婷玉——”

    远远地,传来一位妇人焦急万分的揪心叫唤,少女的母亲摆脱杀手找来了。梦境里,如母来到悬崖边时,少女已受重伤坠崖,一直等在崖下的渣王将她抱回王府别苑。

    听闻呼唤,少女刚想出声应和,杀手们立刻同时出剑,来势汹汹地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少女不得不噤声凝聚精力抗衡。

    她手中无剑,娘俩以往只打过混混,碰见山贼都是用药迷翻了事。出生以来过惯了安逸的生活,以致娘俩的作战经验与准备不够充分。眼看前方就是城门口,进城就到家了。

    为了掩饰,剑被长久藏在马车的座位底下。

    这场袭击来得太猛太突然,她们来不及取兵器。

    悄然伏在树杈上,苏杏默默数了数,围攻的杀手有十二个,另有八个亦步亦趋地跟着,其余地方不知有没有。当妇人的声音渐近,那八名杀手回头拦截,暗处立刻又冒出八个来。

    天哪!苏杏看得头皮麻,赶紧暗中观察自己的周围是否有埋伏,生怕中了暗算。那些人用的是古武术,剑一招快似一招,看得她眼花缭乱,既兴奋又心生畏惧。

    她一介文人,非武学之才。

    高手过招,她这种逃跑专业户不敢插手,怕被削。

    古人的智慧不敢小觑。

    担心附近有人埋伏,苏杏大气不敢出,静静伏在树杈上小心翼翼地留意环境。换场地时也是轻手慢脚争当最后一个撤离,头一个到达目的地的人。

    心里七上八下死盯着打斗现场,瞅机会救人。

    人贵有自知之明,苏杏十分垂涎古画的能力,但更珍惜自己的小命。她本身就是潜能者,拥有双异能,即使无法拥有古画的能力,也会有新能力诞生,不必为此丢了自己性命。

    当然,能救的话她尽量救,毕竟古画给过她好处,同时希望父母能避过那场车祸。

    月黑风高,她穿着一身迷彩服伏在树上。

    救人这么重要的关头不敢追求形象,这身迷彩服是她从g市专卖店买的,万一来时是白天也便于藏匿山林。到了晚上更好,尽管不停地变换位置,这些古人没一个能现她的存在。

    对方轮番上阵,人数太多,她防身的药已经耗光。渐渐地,少女的体力跟不上开始有点慌乱。

    终于,在肩膀又被划了几剑之后,她意志消溃,摇摇欲坠。

    古时的女子将贞操看得比性命还重要,眼看自己不敌即将落入贼人之手,倒不如……尽管身上血淋淋的,着一身华贵衣裳的少女冷漠地看着贼人们,左手捂着腹部一个伤口缓缓后退。

    她细细倾听,母亲的急切叫唤已消失,不知是凶是吉。

    “尔等何人?为何追杀我们?”迫上绝路,背后不远就是悬崖了,少女心中绝望之际,犹冷静地问。

    这批人一来就是杀招,却又几次避开她的要害,人多势众却攻击配合默契,由此一眼看出他们绝非普通贼人。

    她跟母亲出访一向低调,且与人为善,不曾与人生口角或矛盾,何来的杀身之祸?

    莫非是出外经商的父亲招来了仇家?

    可惜,回答她的是数把寒光利剑迫近,她勉强避开,逐渐退到悬崖边。那些人乘胜追击不给她喘息的空闲,四剑齐刺向她,少女来不及伤感便向后纵身一跃,犹如一只断线的风筝翩然掉落。

    渣王爷亲率的人马正在仰头等待,等待一只美丽的“翠鸟”被剪掉羽翼落入他的怀抱……

    机会来了!一直潜伏的苏杏在树上几下跳跃,迅扑向悬崖。

    成功地将少女迫落悬崖,杀手们刚刚停止攻击,忽听夜空之中“咈咈”地轻微响了两下。

    唔?众人齐仰头一看,什么都没有。

    “你们几个留下。”

    警觉性强的领队迅率人攀着崖壁往下爬。

    他觉得,既然所有人都听见异响,证明不是幻听,事出有因,他必须下去看个究竟。一队人顺利到达崖底,马上遭到一个人的喝斥,“你们怎么下来了?人呢?”

    等了半天都没下。

    领队:“属下亲手将她逼下来,可是……”将刚才的异响与疑虑说了一遍。

    话音刚落,剑光一闪,正在垂眸聆听训示的领队脑袋掉了,鲜血迸射,染红他脚下的土地。

    一道英挺身影从暗处走出来,冷哼:“废物!”声音和缓,透出一丝狠厉来,“找不到人,你们全部喂狗。”

    “是!”一干人等心神颤抖,迅散开四处搜寻。

    丢了小的,那人望望崖上,目光阴鸷,“抓老的……”以策万全。

    ……

    画外,在苏宅,空荡荡的客厅忽然一阵轻微扭曲,半空之中蓦然出现一幅古画来。

    微光浮现,有两个人影倏地从画中窜出,然后翻滚在地。可能碰着伤口,穿着厚重而端庄古服的少女痛哼出声,弥漫着淡淡幽兰清香的客厅眨眼之间被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掩盖。

    “没事吧?”苏杏问,爬起来动一动筋骨。今晚太刺激太紧张,伏在树上太久害她全身僵硬不已。对了,这人身中数剑伤得不轻,“你等等,我去拿药。”

    救人成功,她的精神仍然亢奋中。